這孩子到底鼓足多大勇氣,才毅然走上跨越國境的離家之路?緬甸青年Nay的故事

這孩子到底鼓足多大勇氣,才毅然走上跨越國境的離家之路?緬甸青年Nay的故事
正在踢足球的Nay。這是很受學生(特別是男學生)歡迎的週六活動。Photo Credit: W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就是他的人生嗎?在Nay的心底,他知道讀書才是真正的出路。他覺得,不讀書的話,他的價值就是零,話可能說得有些偏激,但聽得出他多麼渴望讀書求學。

一個星期六的下午,我去了看學生們踢足球。在球場揮灑汗水後,Nay與我在觀眾席上閒聊 ,訴說自己的故事。

不讀書的話就是零

現在20歲Nay來自緬甸西邊的若開邦(Rakhine State),父母務農為生。他的兩個哥哥都是農夫,已經成家立室,有各自的負擔。於是,16歲的Nay便擔起養家重責,到仰光當學徒,學習製作首飾的技藝。

這就是他的人生嗎?在Nay的心底,他知道讀書才是真正的出路。「In today’s world, no education means nothing, you are zero.」他覺得不讀書的話,他的價值就是零,話可能說得有些偏激,但聽得出他多麼渴望讀書求學。

Minmahaw School的外牆,學校會掛起其他東南亞國家的國旗。Photo Credit: Win
逃出仰光

不久,一個從泰國回來的朋友到仰光探望他,問他:「你想讀書嗎?你可以到泰國讀書,我明天就回泰國,你可以一起去。」Nay當然想去,但他來不及回家見爸媽,只好在仰光打電話給他們,希望他們批准。

「媽,我想去泰國做生意,明天就去。」接電話的是媽媽。Nay當時在仰光的生活費都是家人辛苦賺回來的,而媽媽希望兒子早日學成手藝,賺錢養家,所以Nay不太敢告訴她自己是去讀書。但母親仍然大力反對,覺得他年紀太小,又沒有錢,去泰國做生意很危險。

母親阻撓不了去意已決的Nay,他更立刻跟老闆請辭。為免老闆擔心,他只說要回若開邦。但當時Nay只來了十五天,還沒學成,老闆當然不肯讓他離去。朋友安慰他:「不要緊,其實你不用明天走,下次我回來的時候,再帶你去泰國。」

但Nay滿腦子都是讀書、上學。今次不走,下次會是什麼時候?他執意要走,於是便辭掉工作,連十五天的薪水都不要了,用自己省下的錢買了隔天的巴士票,離開緬甸。

正在踢足球的Nay。這是很受學生(特別是男學生)歡迎的週六活動。Photo Credit: Win
十五天的距離

來到泰國美索(Mae Sot)後,他才打電話回家報平安。他的家人都很生氣,命令他立刻回家,不然就以後都不要回去若開邦。

然而,Nay都沒有動搖,更找到一間收留他的NGO,在那住下和接受電腦培訓。之後,他成為該機構的電腦班導師,教其他新來的難民用電腦。接著他轉到Minmahaw School讀書。這所學校是專為緬甸來的學生而設的,大部分學生都可以免費就讀,有經濟能力者便交付小額學費。

來了四年,他只曾回家一次。去年,他有十五天的假期。若開邦位於緬甸西面,從美索坐巴士去耗掉了五天,回來又要五天。換言之,他真正待在家的日子,也只有短短的五天。連續五天的巴士,沒有旅店落腳,中間在巴士休息站停下,披星戴月地把多少像Nay一樣的歸人送回若開邦。

遙遙家鄉,這個孩子到底要鼓足了多大的勇氣,才毅然走上離家之路?

學生在上媒體工作坊的情形。Photo Credit: Win
休息時間,媒體工作坊的導師們。學生Pi攝
閃爍發亮的挪威

去年,他在美索完成了十年級(Grade 10)後,申請到美索的community school升學,但不成功。他現在在讀後十年級(Post grade 10),並計劃一年後再申請。可以看出,他是個意志堅毅的學生,或者說,這裡的學生都如他一般。

教育帶給他夢想。他說,想把這裡學到的帶回家鄉,在那裡辦媒體工作坊(media training)、辦NGO。他又說,想有天到挪威去住,因為他知道那裡有很好的經濟和教育制度。無論是哪一個夢想,我都絕對支持,因為那是經過千錘百煉後,仍然在他眼中閃爍發亮的、堅定的夢想。

*關於作者:泰緬邊境美索是緬甸難民的集中地,這些難民都背負著沉重的緬甸故事。作者來到美索當地的NGO「Burma Link」做志工,透過翻譯、整理訪問稿,以及親身採訪,呈現真實的難民面貌。希望令更多人知道,緬甸除了翁山蘇姬,還有許多默默無聞的鬥士。

✍ 如果你對東南亞特別關注或長期居於當地,並想與我們一同探索東南亞,歡迎投稿加入作者之列:yuan317@thenewslens.com

相關評論和新聞: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闕士淵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win』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