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確定倒債!萬人上街頭反撙節:再窮也要捍衛自由與尊嚴

希臘確定倒債!萬人上街頭反撙節:再窮也要捍衛自由與尊嚴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抗議民眾表示,「如果我們退出歐洲,我們可能失去很多,但如果我們能因此恢復我們的尊嚴,這將是值得的。」

自由報導,希債危機急遽惡化,積欠國際貨幣基金(IMF)欠款16億歐元(約新台幣553億元)將於30日到期,路透報導引述一名希臘官員說,希臘不會償還這筆16億歐元的貸款,這顯示希臘確定將倒債。希臘若倒債將造成希臘瀕臨脫離歐元區危機,全球金融市場受衝擊。

29日在希臘首都雅典(Athens)和第2大城第撒隆尼基(Thessaloniki),有上萬人走上街頭,喊出「我們的生活不屬於債權人」的口號,痛斥國際債權人敲詐,強迫希臘人接受難以承受的撙節方案,堅持捍衛希臘人的自由與尊嚴,並準備在週日的公投中對紓困案投下反對票。

希臘若退出歐元區,希臘可能將會重新使用德拉克馬(Drachma, GRD)貨幣,生活可能更加艱困。但抗議民眾表示,「如果我們退出歐洲,我們可能失去很多,但如果我們能因此恢復我們的尊嚴,這將是值得的。我們之所以站出來,是因為我們被認為好像是不存在的人一樣,我受過良好教育,我們一直都在,但卻沒有獲得應有的重視。」

希臘7月5日將舉行「紓困案公投」,希臘左派總理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29日在希臘國營電視台的節目中說,「他們不會將我們踢出歐元區,他們只想消除有關歐洲可以有不同政策的希望。」呼籲希臘人民否決國際紓困協議中的條件,並嗆說歐洲領袖沒膽將希臘踢出歐元區。

齊普拉斯也說,將希臘逐出歐元區代價巨大,希臘人的生命並非債權人所有,呼籲民眾否決國際紓困協議中的條件。當被問到公投結果若接受債權人所提紓困方案,齊普拉斯承諾會尊重公投結果,不會不計任何代價,就為了保住總理職位,暗示他會下台。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希臘幾乎確定將會在30日的還款期限倒債,無法支付給IMF高達16億歐元的債款,其最後一線希望是在7月5日的公投,決定是否接受歐洲債權方所開出的紓困條件,但許多希臘人卻認為,齊普拉斯真正想問民眾的,是更悠關希臘命運的「是否退出歐元區」的問題。英國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和義大利總理倫齊(Matteo Renzi)也表示,希臘公投基本上就是要決定是否續留歐元區。

中時報導,希臘反對陣營國會議員質疑,紓困公投徵詢民眾支不支持更多撙節措施,「使人迷惑且具誤導性,民眾怎麼可能對增稅投贊成票?」不過,也有議員認為,紓困公投是立基於一項虛偽的托辭,它向人們暗示,即使希臘不接受紓困條件,仍可續留歐元區。

歐盟執委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29日呼籲希臘人民在公投時,贊成「以改革換取現金」、接受國際債權方的最新紓困條件。而假若公投拒絕債權方的條件,則意謂「希臘想要與歐元區和歐洲聯盟疏遠關係」,有媒體則解讀這其實是說「希臘不再參與歐盟」。容克說,希臘是歐盟大家庭的一分子,他和所有歐盟成員都希望希臘能繼續留在歐盟。他也再次強調,希臘脫歐從來就不是一個選項。

至於國際債權方的最新紓困提案,在希臘公投後是否仍有效?IMF總裁拉嘉德(Christine Lagarde)表明,假如希臘的公投「以響亮的贊成之聲」同意續留歐元區,IMF將會宏亮地發出「讓我們再試一試」的回響。

風傳媒報導,最近IMF承認了其對於希臘的經濟預測過於樂觀,經過長年撙節,希臘的經濟不但沒有成長,反而落入了戰後最嚴重的衰退中,國家總產出自2008至2012年,四年間下跌了22%。然而,IMF也有成功援助的例子,像是愛爾蘭和葡萄牙,都慢慢從IMF的援助中走出來,愛爾蘭走出衰退後,今年度經濟成長上看3.5%,而葡萄牙則因為經濟好轉開始提早償還貸款。

前IMF委員會成員蒙特里諾(Andrea Montanino)擔憂,「IMF因為制度性因素,它必須借款給一些陷入經濟危機的國家,但由於希臘倒債,可能會造成倒債的傳染效應,使其蒙受損失。」「我認為希臘問題會成為IMF寶貴的一課,在未來應付相似問題時必須更小心謹慎。」

Photo Credit: 中時電子報

中央社報導,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 Merkel)29日刻意淡化未來幾天與希臘談判獲得突破的可能性,但是表示她準備在預定7月5日舉行的公投後,與希臘政府重啟談判。梅克爾在與各黨領導人及國會黨鞭召開緊急會議,討論希臘危機後,也批評希臘政府在獲得「慷慨」的方案後,未能與其歐元區夥伴妥協。

梅克爾發言人塞柏特表示,即使上週末希臘債務協商破局,梅克爾仍預備與齊普拉斯會談。塞柏特表示,德國政府「確實盡其所能推動希臘與三巨頭(希臘三大國際債權人)達成協議」,「總理個人也努力達成這個目標,法國總統歐蘭德(Francois Hollande)也一樣」。德國財政部發言人在同場記者會上補充說,部長蕭伯樂(Wolfgang Schaeuble)也仍願意與希臘財長瓦魯費克斯(Yanis Varoufakis)會談。

梅克爾稍早強調,希臘國債危機當頭,歐洲聯盟需展現妥協的能力,她警告若「歐元衰敗,歐洲也會失敗」,但她堅稱歐盟也必須堅守原則。希臘與債權人談判破局後,馬上面臨對歐盟與IMF債務違約問題,恐陷入更大動盪局面。梅克爾表示,如果「失去達成妥協方案的能力,那麼歐洲也輸了。」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29日下午與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歐盟執委會主席容克會晤後,於聯合記者會上就希臘債務問題重點闡述中國政府立場,表示希臘留在歐元區關係到歐元的穩定以及世界金融穩定和經濟復甦,中方願意看到希臘留在歐元區。

李克強表示,中國作為歐盟的全面戰略夥伴和重要貿易夥伴,一貫支持歐洲一體化進程,希望看到一個繁榮的歐洲、團結的歐盟、強大的歐元。希臘債務問題是歐洲內部事務,但希臘能否留在歐元區,不僅關係到歐元的穩定,也事關世界金融穩定和經濟復甦。中國為希臘克服主權債務危機作出了自己的努力,也用實際行動回應了希臘克服危機的一些關切和請求。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中時報導,希臘與國際債權方的紓困談判破局,6月30日午夜過後就要出現債務違約,希臘政府為免民眾擠兌以及資本外逃,援引冰島、賽普勒斯等國家的前例實施資本管制,但專家認為,這個做法十之八九會失敗。賽普勒斯前央行總裁歐菲尼德斯(Athanasios Orphanides)說,希臘和當年的阿根廷一樣,已無現金可以動支,加上希臘是歐元區,無力自行印鈔救急,因而資本管制注定無用,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同為歐元區國家的賽普勒斯,2年前就曾實施資本管制。當年塞國的措施包括限制每天自銀行提領的金額(300歐元)、禁止將錢匯出海外、停止定存等等。塞國管制措施實施2年,期間進行了必要的改革。牛津經濟研究院全球研究部主管史登指出,希塞之間的關鍵差異在於,賽普勒斯配合嚴苛的撙節換紓困條件,但希臘卻拒絕配合合理的解決方式。他說:「希臘實施資本管制,實是紓困談判失敗的結果。」

希臘政府啟動資本管制,雖然外國人刷卡及提款不受限制,但希臘全國目前只有40%的自動提款機有現金,卻得面臨擠兌人潮,對遊客的不便利可想而知。歐洲各國紛紛提醒欲前往希臘觀光的旅客,帶夠足以負擔整趟旅程的現金,以因應緊急狀況。部分觀光客的遊興未受影響,據希臘旅遊業協會(SETE)指出,去年前往希臘旅遊的觀光客人數破紀錄,達到2150萬人次,今年可望增至2500萬人次。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Sid We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