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國」強勢崛起 「落伍前輩」基地組織被逼上絕路

「伊斯蘭國」強勢崛起 「落伍前輩」基地組織被逼上絕路
Photo Credit: thierry ehrmann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卡塔達形容IS是「聖戰運動的癌症」,但不能不承認IS針對「基地」的宣傳戰和地面戰都在打勝仗。

此消彼長 伊斯蘭國取代基地組織

蘋果報導,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近年極速冒起,昔日聖戰和恐怖主義組織龍頭「基地」(al-Qaeda)卻逼上窮途末路。多名「基地」份子指在IS搶地盤、資金和新血下,「基地」已從內部被撕成碎片,領袖扎瓦希里(Ayman al-Zawahiri)又跟指揮官隔絕,組織運作架構早已崩潰。

IS原是「基地」伊拉克分支,但因屢次不聽扎瓦希里指示,去年被逐出組織。IS便在敍利亞大舉攻打往日同道,現在又把這場「聖戰內戰」擴大至歐亞大陸和地中海地區,年輕一代的IS分子佔盡上風,所到之處對「前輩」極盡羞辱之能事。

巴勒斯坦裔激進伊斯蘭學者邁格迪西(Abu Muhammad al-Maqdisi)和約旦教士卡塔達(Abu Qatada),被視為「基地」兩大精神領袖。兩人接受英國《衞報》訪問時,齊聲指責IS拿了他們的思想著作去吸納新血,回頭打擊「基地」及其分支。卡塔達形容IS是「聖戰運動的癌症」,但不能不承認IS針對「基地」的宣傳戰和地面戰都在打勝仗。

邁格迪西指「基地」前領袖賓拉登 (Osama bin Laden)在世時,是不會容許IS的不敬行為,但扎瓦希里欠缺賓拉登的魅力和權威,對組織的控制亦薄弱得多,當聖戰運動重心轉到伊拉克和敍利亞,扎瓦希里仍藏身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山區,跟前線隔絕。他點破「基地」的組織架構早已崩潰,扎瓦希里「只能靠效忠者運作組織,沒有組織架構,只有溝通渠道和忠誠」。

伊斯蘭學者邁格迪西(左)、約旦教士卡塔達(中)|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IS現在除了攻佔伊拉克和敍利亞大片土地,更從阿富汗至西非都有效忠分支,又霸氣聲言在其地盤不容其他聖戰組織活動,「不加入就得死」,上周在阿富汗將10名神學士斬首,前天又將「基地」利比亞分支的頭目殺死。

「德爾納聖戰士勸諭團」(Shura Council of Darna’s Jihadis)其領導人之一、55歲的阿卡爾(Nasser Akr)在利比亞東部的城市德爾納(Darnah)遭到IS分子伏擊,與同行者一同喪命。該組織聲明,IS暴虐犯罪,聲言要「發動聖戰,直到把他們全部除掉」。還呼籲當地人一同起義對抗IS。10日雙方激烈交火,至少11人喪命。

約旦「基地」老將薩邁拉(Munif Samara)認為,IS正在「基地內部發動政變」。他經營診所免費醫治受傷的敍利亞戰士和平民,目睹「基地」往日數十萬美元的捐款虧空,捐款人不是轉向IS捐錢,就是為免雙方再流血而兩方都不捐。有消息更指「基地」在巴基斯坦部族地區的總部,去年一度缺錢到要賣筆電和汽車,套現買食物和交租。

《衞報》指IS雖勢取代「基地」,但從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國務卿凱瑞(John Kerry)到情報機構高層,都仍將兩者混為一談。有前情報分析員指出,美國情報機構有一大班人緊盯「基地」十多年,或因此忽視組織以外的變化,追不上形勢發展。

This is the story of how Isis brought the world’s most feared terrorist network to the brink of collapse. “The finances…

Posted by The Guardian on 2015年6月11日

歐巴馬增派450名美軍赴伊拉克

鉅亨網報導,10日美國落實增派450名士兵到伊拉克西部安巴爾省(Al Anbar)與IS對峙,令美國朝伊拉克地面作戰更靠近一步,被指開始走向「新伊戰」泥沼。歐巴馬不將美國捲入另一場伊拉克戰爭的競選承諾,面臨愈來愈大的壓力。

白宮說,這些部隊將加入原有的3000名駐伊拉克美軍,任務是改進伊拉克軍隊,包括提供訓練、軍備和空襲。新派遣的部隊將在安巴爾省東部的泰加杜姆軍事基地駐守,成為美軍在伊拉克第五個訓練基地,對遜尼派部落戰士給予特訓和戰術建議。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鄧普西(Martin Dempsey)11日說,美國正考慮為伊拉克軍隊建立更多訓練基地和諮詢中心。

IS現控制敍利亞一半領土,並推進至距離伊拉克首都巴格達(Baghdad)80公里以內,巴格達已成為IS視線所及之處。最近IS在伊拉克拉馬迪(Ramadi)和敍利亞帕米拉(Palmyra)的勝利,使歐巴馬僅依賴空中力量但不使用地面部隊去「擊敗和削弱」伊斯蘭國的策略受到打擊。歐巴馬今次調整策略,是希望藉增派美軍到當地加強訓練伊拉克部隊,提升他們的戰鬥力,從而光復拉馬迪。

國際日報報導,伊拉克軍事專家侯賽因.希馬利表示,安巴爾省是目前IS極端分子兵力最集中的地區之一,他們已經控制了該省包括幾乎所有重要城市在內的80%以上的土地。為了進一步向巴格達進發,全面佔領安巴爾省是IS當前的首要目標。安巴爾省擁有廣袤的荒漠,處於與沙烏地阿拉伯、敘利亞和約旦等多個國家交界的邊界地帶,其地理位置的重要性和複雜性凸顯,也使得徹底剿滅盤踞在該地區的IS武裝分子難上加難。

美軍從去年8月決定對IS所佔領的地點進行定點轟炸,截至今年5月底為止,以美軍為主的多國聯軍已進行了逾1900次的空襲行動,不過,對於解決伊拉克分裂愈深的教派衝突,以及數百萬人流離失所的悲劇,看來毫無效用。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IS佔領摩蘇爾一週年

星島日報報導,去年6月10日,IS攻佔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蘇爾(Mosul),並奪取伊北部和西部大片土地。一年後初步統計,摩蘇爾市貧困率達到70%左右,迫使一些當地青少年為賺取薪酬加入IS。伊拉克政府發佈的資料顯示,在180萬名摩蘇爾居民中,至少有60萬人在IS佔領後流離失所。

摩蘇爾所在的尼尼微省(Neynewa)議會安全委員會主席穆罕默德.巴亞提說:「摩蘇爾當前面臨着包括缺少燃油、藥品、飲用水、電力供應和醫療設備等嚴重問題,IS在這一年間還陸續殺害了約3000名當地居民,其中包括被指控向伊拉克軍隊通風報信的奸細、不同信仰的人、海珊時期的軍官以及被認為工作性質違背教義的各行各業人士。」

風傳媒報導,國際油價從去年至今狂跌43%,對於國家收入近九成仰賴油品出口的伊拉克來說,經濟不啻雪上加霜,失業人口不斷增加,伊拉克政府根本無法提供基本的民生開銷,遑論支付高昂的軍費。

目前,伊拉克的失業率高達25%,40%的工作人口(約500萬人)受雇於伊拉克政府,伊拉克政府為了籌措每個月的大筆薪資已感吃力,更甚者,在IS佔領範圍內的伊拉克公僕,竟也照常領取政府薪水,但卻必須「繳稅」給實際管轄他們的IS。伊拉克前副總理查拉比(Ahmed Chalabi)指出,伊拉克政府知道這樣做很荒謬,但如果伊拉克政府停止支付這些在IS控制下的公僕薪水,「要這些人何以維生?」

根據聯合國的統計,目前有820萬伊拉克人口需要人道救援,這數目佔了伊拉克總人口數的四分之一。伊拉克政府也坦承,由於房舍與基礎建設遭到嚴重破壞,這些難民恐怕永遠也回不去原來的家。這一年內,IS所控制的摩蘇爾地區除了低油價拖累經濟、美軍仍不願介入地面戰事,以及伊拉克人民持續受苦受難之外,似乎沒有多大的改變。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澳洲總理:IS威脅全球安全

11日在雪梨召開的區域安全峰會上,澳洲總理艾伯特(Tony Abbott)敦促亞太地區各國共同打擊恐怖組織,並稱IS已經成為一個遍佈全球的邪惡組織,威脅各國安全。這次峰會的焦點是,如何抗衡恐怖主義宣傳,阻止年輕人加入極端組織。艾伯特強調,各國應加強合作,防止IS利用社交媒體徵募新兵。

澳洲已經推出了一系列新的國家安全措施,並且正在推動立法,取消擁有雙重國籍而支持極端組織者的澳洲國籍。澳洲外交部長茱莉.畢夏普(Julie Bishop)表示,有115名澳洲人的澳洲護照被取消,還有9人的護照被暫停,14人的護照申請被拒。畢夏普還呼籲女性幫助抵制極端主義,並警告說,前往加入IS的人群中有五分之一是女性。

與會代表包括美國和英國與亞太國家共25國政府部長,包括馬來西亞、新加坡、日本、寮國、越南和紐西蘭。全球網路科技巨頭如谷歌、臉書、推特和其他主要社交媒體網站的代表,也參加了這次高規格會議。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Sid We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