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是沒有「標準答案」的,但為什麼我們在學校裡面不教這件事?

人生是沒有「標準答案」的,但為什麼我們在學校裡面不教這件事?
Photo Credit:Karl BaronCC BY 2.0

文:王立楨(航太工程師 、航空作家、《飛行員的故事》作者)

三十多年以前,我回台灣住在一位朋友家時,看到他就讀小學的女兒在寫實驗報告,那個實驗是要學生了解蠟燭的粗細與蠟燭所產生的亮度無關。因為那個小女孩長得很可愛,所以我就坐在她的書桌旁,看著她寫那份報告。

那個實驗報告是以問答題的方式來進行,第一題是問學生是用哪兩種蠟燭來做實驗,那個女孩回答是用了一支一公分直徑與一支五公分直徑的蠟燭來做的實驗,當時我看了就覺得奇怪,哪裡去找直徑五公分的蠟燭?不過我想大概是為了實驗,學校特別提供的蠟燭,所以我就沒說什麼。

第二題是問這兩根蠟燭是那一個比較亮,那個女孩寫著「一樣亮」。我看之後,就問那女孩,那兩根蠟燭的燈蕊有多長?結果那個女孩的回答讓我大吃一驚,她說:「不知道。」

做了實驗怎麼會不知道蠟燭的燈蕊有多長?我繼續問那女孩。

沒想到那女孩告訴我,他們根本沒有做實驗,那些答案都是老師給的標準答案,讓他們寫在作業簿上的。原來這種科目在學校裡是不被重視的,所以老師就將標準答案告訴學生,讓學生寫在作業簿上交差了事。

我當時天真的想著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教育時機,於是我去找一根普通的白蠟燭及一根細小的生日蛋糕上的蠟燭,將那兩根蠟燭的燈蕊先弄的一樣長,然後在她前面將那兩根蠟燭點燃,讓她親自去觀察哪根蠟燭較亮,因為那兩隻燈蕊不一樣粗,所以很自然的可以看出白蠟燭比較亮。我又將細小蠟燭的燈蕊拉長,再點燃之後就可以看出小蠟燭比較亮了。做完這簡短的實驗後,她似乎很興奮,因為她沒有想到同樣的蠟燭竟可以有不同的亮度。

我讓她將她所看到現象寫到實驗報告裡去,她有些遲疑,我問她為什麼不願意將所觀察到的現象寫在作業簿上?

「老師會生氣,因為那不是標準答案。」她說。

我當時聽了之後,楞了好一陣子才回過神來,原來那裏不是美國,考試及習題都是有「標準答案」的。

但是,不管是在台灣或美國,人生所遭遇的挑戰裡,都有個標準答案嗎?

我很瞭解這種每個考題都有標準答案的背景,因為我也是在這種環境下長大的,而且我也受過沒有按照「標準答案」作答而被老師羞辱的痛苦。那是在國文課上,讀完了一篇「核舟記」的古文之後,老師要我們寫一篇「讀『核舟記』後感」的作文,當時全班大概都寫的是由那篇文章可以了解到我國古代的精緻手藝等等歌功頌德似的文章,但是我的觀點卻是如果我們一直注重在那些「雕蟲小技」,我國的科技永遠無法再上一層樓,這個觀點顯然與老師心目中的「標準」有些差距,那篇文章我拿個零分,老師還當眾問我,既然是我不齒的「雕蟲小技」,我可有更高的本領?

所以一直到我在美國唸大學,我都是很循規蹈矩的在考試時寫下「標準答案」,而我在大學裡念的是理工科,所以所有的考試題也真是只有一個「標準答案」,這種行為一直維持到我修的那門「美國政府」。

那門課是我的選修課之一,當初選這門課也是有著取巧的心理,因為在那些深奧必修課的壓力之下,我想選一些比較「簡單」一點的課,來維持每學期自我設下的「最少15個學分」標準。

教那門課的老師是一位嬉皮型的教授,滿頭長髮,深度近視眼鏡,說起美國政府的各個部門時,會先按照課本說那個設立部門的主旨,及它的功用,然後他會用當前的案件來批評那些部門的官僚,當時正是美國被越戰拖的焦頭爛額的時候,社會上一片反戰、反政府的風氣,所以那門課在那位教授的講授下,很得學生們的讚賞,那時我雖然對整個美國政府及社會風氣不太瞭解,但是也很欣賞他那種以正反兩面來看一件事的方法。

期考之前,他沒有給我們所謂的考前提要,只是宣布那將是一個「Open Book」的考試,而且考試將在圖書館舉行,我們除了教科書外,也可以參考圖書館裡的任一本書。

在那之前我沒有經歷過任何一場可以看書的考試,同時我覺得這門課所能問的問題該就是美國有哪些部門,各個部門的作用及相關的管制是什麼,這些資料在書上都可以很容易就找到,所以我覺得該是一場很輕鬆的考試。

直到我看到考卷……

考卷上只有一個題目,「如果獨立宣言在當今的美國社會上發表,會對美國政府的哪一個部門衝擊最大?為什麼?」

天哪!這哪是考試?這是要我們寫一本書哪!這除了要了解獨立宣言之外,還要瞭解美國政府的每個部門,我看著那個題目直流冷汗,真是不知道我該如何作答,美國政府的每個部門不都是按照憲法而設立的嗎?而憲法不是以獨立宣言為藍圖的嗎?這種情形下怎麼會有什麼樣的衝擊?

我開始想,教授出這個題目時,他心中的「標準答案」是什麼?然後我想到他上課時所用的方法,任何事都有正反兩面,一百多年前的獨立宣言在當今的社會環境下,當然會有所不適用的狀況,只是,是哪些不適用的狀況呢?

那時我的心態還是台灣傳統的考試心態,總是琢磨著什麼是「標準答案」。所以我一直在想著教授在上課時所特別提到的一些「失常」的部門,想著那些部門該就是所謂被衝擊最大的部門。

於是我根據他上課時所說的論點,將稅務局提出來,表示那該是受到衝擊最大的部門,因為獨立宣言中曾表示「未經人們同意就徵收稅金」。當時寫完之後我還很滿意的認為還好我的記性好,記得他在課堂上說過些什麼,要不然還真要交白卷了。

結果那次期考我拿了個B-,那是勉強及格的分數。考卷發回來之後,我發現老師的評語比我寫的答案還要多,基本上他同意我的看法(其實是他的看法),但是他也提出了許多我沒有想到的狀況,最後他的評語是:欠缺對全局的考量。

我參考了一位拿A的同學的考卷,發現他所寫的與我完全不同,他認為衝擊最大的該是國務院,然後他列出了洋洋灑灑十多個理由,我看了之後第一個想法是:到底該是哪個部門所受的衝擊最大?國務院還是稅務局?如果是國務院?那麼教授為什麼會同意我的看法?後來又看了幾位其他同學的考卷,我才發現這是個沒有「標準答案」的考試,是要我們根據我們對整個課程的了解,來寫出我們的感想。教授再經由我們的論述來看每個學生對政府的了解。

從那之後,我才了解到,在學校裡最重要的是學如何思考,而不是背誦。人生所遇到的難題,並不是全有「標準答案」,成功的人與平凡的人所遇到問題大致相同,所差的是解決問題的方法,而那些方法,正是因為對事情的考慮不同,而造成的結果。

人生是沒有「標準答案」的。

本文獲授權刊登,來源於作者部落格:想飛的故事

相關文章:

Photo Credit:Karl BaronCC BY 2.0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搞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元亨立楨』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