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5分鐘跟他聊聊對我有損失嗎?」日本女孩一轉念,我多了一個朋友,她多了一個老公

「花5分鐘跟他聊聊對我有損失嗎?」日本女孩一轉念,我多了一個朋友,她多了一個老公
Photo Credit: Aleister Kelman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回想我們的人生,是不是很多有趣的事都有一個微不足道的開始?

前幾天我汗流浹背地走出健身房時,接到一通來自日本的電話,電話那頭是很久沒聽見的聲音,他確認我是否可以去東京參加他的婚禮,掛掉電話後,我不禁想起了三年前有趣的那個晚上。

我拉著行李箱從池袋車站走出來,沿著Google Map的路線終於找到下榻的飯店,這是我第一次到日本,興奮地準備探索東京這個城市。我的日本朋友明天早上才會跟我見面,所以今晚我就先在池袋週邊晃晃,在車站附近的小巷吃了鹹到覺得要洗腎的拉麵之後,我走上街道尋找有趣的酒吧。對,我打算去酒吧認識一些日本上班族,期待他們會像電視劇一樣喝醉了把領帶給打在頭上。

晃了兩圈後我才知道,池袋是東京有名的風化區之一,車站週邊的酒吧幾乎都是有日本女生陪客人聊天的那種Talking Bar。我彎進一條小巷,一道門引起了我的注意,它是道很舊的木門,夾在兩間設計新穎的Talking Bar中間,舊到我站在街上彷彿可以聞到從門上傳過來的霉味。門上的紫色霓虹燈寫著1980s Rocks,打開門走了進去後幾張舊沙發跟木吧台就映入眼簾。

我坐上吧台後店員送上菜單到我面前,昏暗的燈光讓我幾乎看不清楚上面的字,我拿起手機一照,糟糕,上面滿滿都是我看不懂的日文。我招手請店員過來,並且嘗試著用英文跟他溝通,這時與我相隔兩個座位的一位日本上班族加入了我們的對話,他替我翻譯並且推薦我這間店的海鮮Pizza。

我們邊吃Pizza邊聊天,他在一間軟體公司當國際業務,年紀稍長我一些。我們開始辯論松坂大輔跟王建民誰比較厲害,他也問我林志玲是不是有整形?比較令我意外的是,他居然看過《痞子英雄》,對陳意涵非常的著迷。

過了不久,我注意到在角落的一位日本女生,她的桌上放著快空的酒杯,低頭正在玩手機。我對那位日本男生說,你們會在酒吧裡搭訕女生嗎?他說通常不會,可能是因為這是池袋,通常只有酒店經紀才會在街上或是酒吧搭訕女生,所以女生的防心都比較重。我激他說,如果你有辦法把那位女生帶過來跟我們聊天,我就請你喝下一杯啤酒。

他聳聳肩,露出一個「我試試看的表情」,然後走過去跟那個女生開始交談,過了一會,他招招手叫我過去,我很識相的請店員再送三杯生啤酒過來。那位男生就居中翻譯,我們三個就這樣聊了整晚。

Photo Credit: Hikosaemon @ Flickr CC By 2.0

在準備要走時,我問那位女生,聽說在池袋女生防衛心比較重,為什麼妳會接受男生的搭訕?她說,我今天工作不是很順利,本來想要下班後自己在這聽音樂度過一個晚上,他走過來時我心裡已經開始想要怎麼拒絕他;但我轉念一想,我花5分鐘跟他說上一些話對我有損失嗎?萬一話不投機,我可以隨時結賬離開;如果聊得愉快,我就交到一位好朋友。

三年後的現在,他們即將在8月舉行婚禮。

由於我出社會後一直待在業務部門,有很多的開發經驗,在開發的過程中會有某部分的人拒絕我,而有某部分的人則是願意花時間跟我聊聊。有一次我忍不住問一位不是很熟識的準客戶:「你已經見過很多業務員了,為何還願意花時間見我?」

他說:「我一直覺得花半小時與任何人聊聊並不會有損失,因為這半小時我或許可以透過你賣的產品來改善我現在無法解決的問題;如果沒有,我至少多知道了一件事。而且即使都是同產業的業務員,但你們的生活經驗一定也不同。既然我幾乎沒有損失,那我何必拒絕?」

回想我們的人生,是不是很多有趣的事都有一個微不足道的開始?不小心迷路發現了好吃的餐廳;沒選上自己想加入的社團但卻在社內交到一輩子的好友;或是跟我那位朋友一樣,跟本來不是很想講話的人說上幾句話,結果找到自己的另一半?

如果我們想要自己的生命有無限的可能,那我們首先要有顆開放的心,不是嗎?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Green』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