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為什麼對香港有這麼大的影響?因為那是香港人把自己當成「中國人」的情感最高峰表現......

六四為什麼對香港有這麼大的影響?因為那是香港人把自己當成「中國人」的情感最高峰表現......
Photo Credit: EVANSVILLE EXPERT NAIL SPA YouTub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港漫在世界各地也形成自成一格的風格,在中港台也有不少的支持者,為什麼香港沒辦法把漫畫的成功轉變成動畫呢?

※引述《sdfsonic(S音)》之銘言:

:如題,港漫在世界各地也形成自成一格的風格,在中港台也有不少的支持者,為什麼
:香港沒辦法把漫畫的成功轉變成動畫呢?雖然不少電影跟真人戲劇來說是還蠻成功的,
:但說到香港動畫,比較為人所知的就是麥嘜
:香港動畫為什麼沒甚麼發展呢?
:大家閒聊一下吧

其實香港的動畫發展是非常早,但記著,臺灣當時的發展也很好的。那個時代港臺的動畫業是一個合作的蜜月期。事實上我自己公司的模式,也受到那個時代影響,就是結合香港和臺灣的資源。

當年的山T老夫子,老夫子系列動畫,就是由香港企劃,臺灣製造。

細心留意字幕的話,你會發覺字幕是以臺灣作為文化主體的,例如貨幣是用新臺幣。另外你觀察這些動畫,可見當年不論故事性,動畫的製作,水準都是十分高的。完全不會輸給當年的日本動畫,當年是1982年。

早期香港的動畫主要用在廣告上。比較出色的作品:

另外就是教育電視:

後來在八十年代末,香港的動畫發展到一個相當成熟的程度,當時出現了很受歡迎的「成語動畫廊」,今天還在重播。以下是粗口版(慎入):

成語動畫廊又派生出一堆香港生活的動畫系列,有「小悟空」等作品,可是現在已經失傳了。你想要在網上找也找不到。

很不幸的是,在那個時候,突然發生了六四事件,自從六四事件之後,香港動畫就開始衰落了。主要是因為樓價上升導致了紙醉金迷時期,而移民潮導致人才流失,這些動畫人才被歐美羅致了,這些人在迪士尼還是發展得很好,你可以在迪士尼的動畫工作人員名單裡,看到很多粵式拼音的名字,那些就是當年移民走了的香港動畫人才。而香港也開始由平衡經濟與產業轉型,走向了地產金融經濟。

而這些人也對歐美動畫和兒童節目的內容產生影響,例如天線寶寶裡有一個角色種族上是「廣東人」,或者你可以看到美國的動畫出現了一些影射香港的政治描述,這些都是他的副作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推Leeng:天線寶寶有廣東人?!真假04/2722:40

Po,
因為天線寶寶的聲優PuiFanLee是香港移民的第二代。
所以官方設定Po是「Cantonese」。
這也合乎天線寶寶的種族平衡原則。

→wxynod:六四為啥對香港也有這麼大的影響﹖04/2722:48

我會把六四至雨傘革命,視之為香港的一個時代。

他引致了很多副作用,第一是將一個世代的專業人才嚇走了,香港在八十年代的科技,創作人才在六四後幾乎都流失去到了歐美,總體人口差不多損失了10%,他的影響力跟一場戰爭是差不多了。說一下納粹德國,在二戰結束時,損失的人口比例跟這相差無幾。

另外六四也重繪了香港的政治圖譜,原本香港是「香港政府與權貴」對抗「左派與基層」,但在六四之後,就出現了大風吹。傳統共產黨支持的組織大量叛變,成為了「泛民主派」,而留下來還是支持中央政府的,則和被收編了的權貴結合成「建制派」,這也使香港的文娛創作界受到很大的衝擊。

而香港也失去了對北京變得開明的信心,因為過去一直宣傳解放軍是不會向人民開槍的,六四事件令這件事破產。香港也分裂成兩個主流思想,泛民主派相信這是北京衰落的第一步,中國最終會民主化,而建制派則認為,北京將會穩固成強勢的專制政府,香港應該認命,未來應該透過服從北京換取香港的特權(例如自由行)。無論如何,過去對北京的善意投射都消失了,剩下的只有兩個方向,一個是抗爭,一個是服從。理想主義消失,現實主義抬頭。

至於認為北京會維新成為自由國家的人,隨著時間差不多消失了,八十年代曾有對中國未來的樂觀主義消失,剩下的是尖銳的對立。六四對香港來說是很有影響力的事件,他幾乎決定了1990至2014年之間整個香港的所有變化。對於大陸和香港人而言,六四有不同的意義。

這個時代在上年雨傘革命後結束,未來是怎樣,我想我並不能輕上判斷。

推pd3mnd:完全沒想到六四居然對香港影響力這麼大。。。。(驚嚇)04/2723:01

其實你想想一個街上有一百五十萬人遊行過的事情,四分之一人參與過,所有歌星都參與過「民主歌聲獻中華」,六四是香港人把自己當成「中國人」的情感最高峰的表現,也是過去幾十年,對於北京的希望和善意的總和,而這被無情的擊碎了。左派組織一直主張外國勢力會暴力對待平民,而解放軍不會向人民開槍,這個說法在六四中也完全破了產。

左派長年經營的信任一次完全崩潰,留下在左派的,不再是過去那些理想主義的工人,他們大部份都被趕出去了。而是一群相信力量的力量主義者,過去香港的文化很多都是植根於左派的善意思想下,這些事情全都消失了。我很幼年的時候,我同時受到兩方面的影響,我六歲學普通話,音樂老師說中國的國花是梅花,我知道左派曾經的善良是怎樣的。

也記得六四怎樣否定了他們大部份的人生,你可以想像那種失落就好像在動畫裡,看到那動畫的最後一集,主角才知道原來自己站在壞人一方的那種感覺。他們一直以為自己是在幫助香港人對抗殖民者的暴力與謊言,但六四後,他們已無話可說了。

有一個很好的例子,他叫李怡,在七十年代的時代他編的書,充滿對於反帝反殖民,同情北京的熱情,但去到四十年後的今天,他的立場已完全相反了。

推ccufcc:動畫最後一集發現自己才是壞人也太慘04/2723:16

至於我那時候還少。

可是我沒覺得這該是故事的結局。

當年我只是個功課不好,操行也不好,特異獨行的學生。但是我感受到不少人的絕望和悲傷,日後也看到他們怎樣被抹黑。我在想,如果故事的結局是這樣,那是多爛的故事?如果角色們個個都只說要服從力量,那實在太不有趣了。

那時候我就對老年的他們說了,不要傷心,我長大後要為這個世界帶來光明與希望,善惡終有一天要有報的。看來我是吃錯藥,說得那麼大。又或者我是看得太多魔神英雄傳了。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ChengLap’s Blog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chenglap』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