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的巨人》:屍骸的道路 犧牲的意義

《進擊的巨人》:屍骸的道路 犧牲的意義
《進擊的巨人》動畫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既然我們終將會死,是否代表做什麼也毫無意義?為他人犧牲是否也沒有意義?《進擊的巨人》第三季其中一段,可以幫助我們思考這個問題。

作者︰L

《進擊的巨人》剛播出了第三季part 2,第53、54、55集簡直是動漫史上的最高傑作(尤其是第55集)!在第 53 集《完全試合》中出現了一段十分值得細嚼的一段說話,小毒想在此跟各位巨人迷分享一下我的想法:

(嚴重劇透注意)

2
《進擊的巨人》動畫截圖

話說牆外的調查兵團被野獸巨人的投石攻擊打得接近全滅,調查兵團團長艾爾文決定對野獸巨人發動最後的作戰,帶領剩餘的新兵從正面突擊,引開野獸巨人的注意,讓里維偷偷地在旁邊突襲,但作為誘餌的艾爾文和新兵則會死在野獸巨人的投石攻擊底下。

弗洛克:「我們這是要去送死嗎⋯⋯?」
艾爾文:「是的。」
弗洛克:「反正都是一死,還不如在戰鬥中死掉是嗎⋯⋯?」
艾爾文:「是的。」
弗洛克:「可是,反正都是死,不論是戰死,還是違背命令而死,都毫無意義吧⋯⋯?」
艾爾文:「你說得沒錯。全都毫無意義。不論有怎樣的夢想和希望,不論過着怎樣幸福的人生,都和被岩石打碎身體沒有區別,結局都是死。」
艾爾文:「那麼人生是否沒有意義呢?或者說,難道我們的出生就是毫無意義的嗎?那些死去的同伴也是嗎?那些犧牲的士兵們也毫無意義嗎?」
艾爾文:「不,不對!那些士兵的意義,將由我們賦予!『那些勇敢的死者』、『那些可悲的死者』,我們之所以能這樣想,是因為我們是生者!我們會在死在這裡,將意義託付給下一個生者!這就是與這個殘酷世界抗爭的唯一手段!」
每人都會死,我們做什麼也毫無意義?

每當我們問自己所做的事情有沒有意義,很多時我們是在問做某件事情究竟有沒有價值。哲學家討論價值時,會區分兩種價值,即工具價值(instrumental value)和內在價值(intrinsic value)。當我們說一樣東西有工具價值,即是說它的價值是在於它能令你獲得其他東西。例如金錢的價值是在於能令你買到其他東西,所以錢有的就只是工具價值;反之,如果你手上的錢是什麼也不能買到,則你手上的只是廢紙,毫無價值可言。另一方面,當我們說一樣東西有內在價值,則其價值不在於令你獲得其他東西,而是它本身就是一樣值得追求的東西,不為其他。

套用這個區分,有意義的事情也可分為兩種:一件幫助你達到其他目標的事情,和不為其他而本身就值得去做的事情。我們日常問事情的意義,通常都是指第一種意義,在問做某件事會帶來什麼的後果。但似乎如果我們只談事情的工具價值,而不談內在價值,則一切只會變得虛無。試想,我想做A只是為了達成B,達成B只是為了達成C,達成C只是為了達成D ⋯⋯這樣無窮後退沒有終點的話,則整串事情似乎毫無意義。例如,你賺錢只是為了賺更多錢,賺更多錢只是為了再賺更多錢,而不去使用到有內在價值的東西,你一連串的努力,無論你賺了多少的錢,也是毫無意義。

所以,一件事情如果有工具價值,似乎必須要其最終能讓你達至有內在價值的事情。

3
《進擊的巨人》動畫截圖

說回調查兵團,艾爾文為何會認同弗洛克,無論是跟隨命令戰死還是違背命令逃走而死都毫無意義呢?那是因為,跟隨命令突擊也好,違背命令逃走也好,都不能令他們活命離開,對他們的存活而言並沒有工具價值,而且兩者本身就不是什麼有內在價值的事情。艾爾文認定的,就是無論那一種選擇調查兵團成員都會死,對其本人自身而言毫無意義。

可是,艾爾文立刻否認他們的犧牲毫無任何意義,因為對自身毫無意義,不代表對他人毫無意義。例如我說一支筆能書寫所以有工具價值的時候,它是對使用者而言有意義,而對那支筆本身來說是沒有任何意義。說回人類,當我們說一個人做的一件事情有工具價值,付出了A以達成B,很多時候付出A的人和達成B的是同一個人,但這不是必然。一件事情有沒有工具價值上的意義,在於能否達成其目的(和其目的本身有沒有內在價值),付出的人和達成的人並不需要是同一人。

艾爾文說的,就是就算他們的犧牲對他們自己本身毫無意義,也可以對其他人有意義。就算他們將死去,他們死前所做的事情也可以對活着的人有價值。

意義的延續 後人的努力

那麼,只要是為了他人所付出,自己所付出的犧牲也會變得有意義嗎?這也不一定。艾爾文之後說,之前同伴之死的意義,是由他們賦予;他們將會犧牲這件事情的意義,是要託付給生存的人。這表示着,無論是前人或是他們自己的犧牲,他們的行動是否有意義,還要看後人的行為。

當我們說做一件事情A有意義,而其意義在於達成B這個目的,當付出了A但卻達成不了B的時候,做A這事情便會變得毫無意義,因為其達成不了其工具價值。所以,付出了A是否有意義,將取決於是否能達成其目的B。也即是說,當付出A和達成B並不是同一個人的時候,付出A的人的行為是否有意義將視乎其他人能否達成B這目的。換句說話講,一件事情發生時,其工具價值的意義並未決定,要視乎之後能否達至其目的。所以艾爾文才會說,究竟之前所犧牲的士兵究竟是勇敢還是可悲,還要取決於還在生的士兵們。

不過,這也不是說人所付出的意義完全取決於之後達成的人(無論是他本人或其他人)的行為。一件事情是否有工具價值的意義,在於其是否能達成目的,所以並不是所有的付出也能有意義,卻是必須能夠幫助達成目標的才能有意義。付出者作出了犧牲,卻無助達成目的,也是毫無意義。

所以,如果行為付出者和達成者並不是同一人,則這事情的意義由付出者和達成者兩方共同賦予。前人付出了,後人不想前人的犧牲變得毫無意義的話,則必須將其目的達成,未能達成的話也要維持達成的可能,再託付給之後其他人的人去達成。後人努力完成前人的目標,使得前人的犧牲變得有意義,後人的努力也會隨之變得有意義。後人的努力,使得前人的犧牲變得有意義;前人的犧牲,也使得後人的努力變得有意義。犧牲的意義,就可以這樣延續下去。

甚至,為了使他人犧牲得有意義,要像一隻惡魔般,利用他人之犧牲以達成目標,就像艾爾文利用他自己和其他新兵的屍骸,成功為里維鋪下了戰勝的道路。或許,利用他人之犧牲會令你覺得是一種罪孽,但這也會使得他人之犧牲更有意義。

艾爾文在對着新兵們發表最後作戰計劃之前,曾經和里維有以下情節:艾爾文表示,他的畢生夢想就是想證實自己的某個關於世界的假設,而證據就在當時不遠的地方,他甚至有想過遺下調查兵團自己一個前往該處,但⋯⋯

5
《進擊的巨人》動畫截圖
艾爾文:「但是,里維,你能看得見我們(已死掉)的同伴嗎?同伴們在看着我們,他們想知道自己獻出的心臟現在怎麼樣了。戰鬥還沒有結束。」
⋯⋯
里維:「放棄夢想去死吧。把新兵帶到地獄去吧。我會收拾野獸巨人。」

艾爾文聽畢先露出了一個錯愕的表情,然後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說了一句多謝。艾爾文知道,如果里維能夠擊敗野獸巨人,那麼他的犧牲,包括他的性命及夢想,以及其他調查兵團團員獻出的生命,也變得有意義。

6

最後,我想用我近日狂 loop 的今季主題曲《憧憬と屍の道》歌詞中的其中一段作結。艾爾迪亞人加油,不要令調查兵團犧牲得毫無意義。

あの日人類は思い出した
那天人類回想起了
薄闇の中進む影は 誰も心許なく
在薄暮中行進的身影 個個深感不安
不確かな未来はいつだって 薄氷の上に咲
捉摸不定的未來總是 如履薄冰
夜は訪れる度に幾度も 冷たい手で俺たちの首筋を 優しく撫でた
每當黑夜降臨 那冰冷的手溫柔地撫摸我們的脖頸

黄昏を裏切って 灯る希望の背に縋り
背離黃昏 背負起點亮的希望
追い駆けた地獄へと 向かっていると知っても
即使知曉正朝向地獄 也依舊不懈追逐

夢の続きが見たいなら お前は何を差し出せる
若想目睹夢想的後續 你會獻出什麼呢
悪魔は甘く囁いた 屍で道を作れ
惡魔喃喃自語着 以屍骸鋪路吧

罪の重さを背負う程 踏み出す足に意味がある
背負越沉重的罪孽 踏出的腳步便越有意義
悪魔は低く呟いた 屍の道を進め
惡魔低語道 在這條屍骸之路前進吧
この闇の向こうに何が在る 幼き日々に呪われた
這片黑暗的前方有什麼呢 年幼時被詛咒的
現実はいつ報われる 屍の道の先で
現實何時才能有所回報 就在那屍骸之路的前方
7
《進擊的巨人》動畫截圖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黎家樂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