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失效時,單單說「不要用私刑」並不足夠

制度失效時,單單說「不要用私刑」並不足夠
Photo Credit: Vincent Yu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關於私刑,所有人都要答一個問題:當制度對作惡的暴徒起不了任何一丁點的制衡作用時,是否可以容忍「就咁就算」、不需要他們負上任何代價?是否要容忍「咁就算」先叫做係「公義」?

以武力對待他人,在一個合理的制度下,從來都是一般人不能也不應該擁有的權力。

在制度有效、制度跟「公義」兩字沒有太大距離的情況下,運用私刑,我當然絕不同意。即使制度未必永遠交出啱你心水的答案。

但是,這個制度,已經是徹徹底底的不公,相信很難有正常人會有異議。

關於私刑,所有人都要答一個問題:當制度對作惡的暴徒(濫用暴力、企圖謀殺的警察、黑社會、《環球時報》「記者」、指爆眼少女被「鋼珠射傷」的央視「記者」)起不了任何一丁點的制衡作用時,是否可以容忍「就咁就算」、不需要他們負上任何代價?是否要容忍「咁就算」先叫做係「公義」?

沒有甚麼很確切的的答案。但暫時傾向的想法是不認為依仗著制度、擁有公權力去作惡的人不需要付出代價是符合任何「公義」原則。

如果制度不能對他們起到任何制裁的效果,沒有公權力的人民又不能夠、不可以去做些甚麼的話,這是縱容不公義,容易讓社會認為,作不公、不義、嚴重違反人性、嚴重違反道德的事情,是不需要負上任何代價的。

當制度失效、當制度跟「公義」兩字完全是背道而馳時,這是很真實要答的問題。

單單說「不要用私刑」,其實跟建設一個公義、公平和正直的社會這個目標,很有距離。

做很錯很錯的事,怎可能不需要負上代價?

但私刑的界線在哪?對象的設限在哪?沒有很確切的答案,需要大家一起討論。

本文獲授權轉載。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歐嘉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岑敖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