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的一隻眼睛,能否迎來光明?

剩下的一隻眼睛,能否迎來光明?
Photo Credit: Tyrone Siu / Reuters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機場裡響徹黑警還眼的口號,女兒一遍一遍問我牆上的字句和圖畫是什麼意思,姐姐的眼睛怎麼樣了,我不曉得如何告訴她失去光明的意義,那彷彿是我城未來的寓言。

經歷了811意圖奪命的警暴,headshot、行刑式掃射、室內射催淚彈、插贓嫁禍⋯⋯種種惡行罄竹難書,掙扎了一輪決定全家一起入機場,小年說擔心我一個人去機場有危險,怎樣也要一起去,我們家的印尼姨姨也一樣憤慨,說怎麼可以這樣做,話印尼都唔容許警察亂來,立馬說我們一起去。

中午出發時去坐機場巴士,在總站上車司機說八達通機壞了,拍不到卡就下次再算,車廂裡第一個上車的女孩告訴我打從一開車門就壞了八達通,全車人都明白司機心意。後來巴士改道不停T1,司機不發一言去到T1就停車,開咪叫大家下車不然去T2要塞很久,結語說:「大家要小心。」全家沉默淚奔,下車時紛紛說多謝司機。

我懷著悲傷與憤怒去到機場,一見到Candy姐我們就抱頭痛哭,想起早幾天女友P說或者到小年長大後,2019於她而言就是我們的8964,大人們莫名其妙悲憤痛哭,她在一堆黑衣人當中記住了「香港人加油」五個字,在她還未曉得什麼是身分認同的時候她就牢牢記住這五個字。

我在想我母30年前是否也同樣痛心,並且把血染的紀錄收到床下底,等待有一天她覺得我能夠理解時便從塵封的櫃裡拿出來交給我,讓我也成為記憶的守護者和傳承者。

RTS2MB11
Photo Credit: Issei Kato / Reuters / 達志影像
8月11日一名女子在尖沙咀右眼中槍後,接受救護員包紮。

機場裡響徹黑警還眼的口號,女兒一遍一遍問我牆上的字句和圖畫是什麼意思,姐姐的眼睛怎麼樣了,我不曉得如何告訴她失去光明的意義,那彷彿是我城未來的寓言,我們已經失去了一隻眼睛,被當權者狠狠粉碎的頭顱,剩下的一隻眼睛,是否能夠迎來光明。

我們孩子的未來。

在接機處大家在嗌"Stand with Hong Kong, Fight for Freedom",我眼淚又滾下來,那彷彿是滅燈前向世界的呼喚和求喚。中共定性為極端恐怖主義苗頭,集中營在未來等待著我們,我們為這個地方拼死一戰。

比喻實現成地上的鮮血。有人粉身有人碎骨,但當權者不打算收手,暴政想要毀掉我們全部。

回家後女兒自己在廳裡高喊著「香港人加油!」叫了幾十遍,有時候知道這句話的廉價,但有時候我也同樣知道,They can't kill us all。

本文獲授權轉載。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黎家樂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洪曉嫻』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