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的出埃及記

香港人的出埃及記
照片由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香港人的出埃及記,兩個月來,每天每晚在試練,一步一腳印;他們期待成功的一天,可以除下面罩相見,痛哭一場。香港人尋回了一早深種的自由魂,縱或朝花夕拾,一切已經回不去。

(編按︰本文寫於8月12日。)

是日,癱瘓機場,我目睹一幕,呆住,良久。

當所有離境航班取消,傳聞警方清場[註],黑衣人潮開始徒步離開,行路去東涌。

成千上萬人,默默地,走向荒蕪而酷熱的曠野,我想起《出埃及記》那些要擺脫奴隸命運的猶太人;只是,今天香港曠野,沒有摩西,沒有大台,沒有領袖,沒有什麼人的榮光,甚至不知道那美好寬闊流奶與蜜之地在何方,而法老王的爪牙,正步步進逼。

兩個月來,黑衣人的步伐,踏出了節奏。陰暗的長街角落、口罩上方堅定而溫柔的眼神,扣連了彼此;催淚的煙霧中,陌生人互相照顧;響亮呼喊聲中,凝聚了新的命運共同體。

「香港人,加油」!「香港人,加油」!這是最響亮的呼聲,人們踏遍了十幾區長街,重新認識我們的土地。林鄭月娥發夢也想不到,也許亦無人能預計,政府兩個月來視民意如曱甴,培育了一種嶄新的抗爭意識兼濃洌的本土認同。

老一輩的人終必老去,眼前的黑衣青年,縱使權貴們千萬個不喜歡,他們才是香港的未來,他們已無畏無懼地走出曠野。

RTS2M9932
Photo Credit: Tyrone Siu / Reuters / 達志影像

荒野路上,遇上一位阿伯,頭髮花白了,腳步一拐一拐,走得很慢,我問他,你也要走路出去嗎,很遠吧,恐怕要四十分鐘。阿伯笑著說,無所謂,很少有這樣機會,走一走吧。旁邊,有一青年,一路伴著他。

車龍中,《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歌聲響起,有一位司機開大窗戶在播放,群眾拍掌和應,司機點頭致意。這首歌很動聽,但我不喜歡在示威場合聽到。音樂劇《孤星淚》中,這首歌唱完後不久的一幕,年輕人對酒當歌,與戀人道別,以雜物築起路障,最後屍橫遍野。

行路出東涌之際,讀到新聞,港澳辦開記者會用了新的詞語指控示威者:出現了「恐怖主義苗頭」,香港人與中國人,按理應是同種族同語文同宗教,用上「恐怖主義」字眼,即是同新疆齊名,集中營快要來,嫉妒的神的恐怖懲罰將要降臨,國家其實只是需要香港,從來不需要香港人。為何香港從昇平盛世急速演變至出現「恐怖主義苗頭」,說得出這些話的港澳辦及中聯辦一眾智者,無法辯解自己的徹底失敗,維穩費白花二十年,只能歸罪外國勢力。

香港人的出埃及記,兩個月來,每天每晚在試練,一步一腳印;他們期待成功的一天,可以除下面罩相見,痛哭一場。香港人尋回了一早深種的自由魂,縱或朝花夕拾,一切已經回不去。

暮色四合,成千上萬黑衣人,融入了東涌的燈影;他們不是示威者、不是暴徒,他們都沒有臉龐,他們只是簡簡單單一個香港人。

略談有關是日機場︰

  • 談一談癱瘓機場這一天,有人問,為何要走路,巴士機鐵還通車啊!是的,但機場公路大塞車,巴士疏落;機鐵嗎,價錢很貴,年輕人付不起,兩個月來抗爭,他們的錢花光了。
  • 下午的機場,傳來很多謠言,未及止謠,乃因為機場人太多,網絡長時間不暢。
  • 其實在現場很明顯感覺到,警察不可能清場,因為有很多準備離境的旅客仍然滯留機場,亦有近百班飛機在天空中正向香港飛來,即是還有很多入境旅客,警方不大可能來一次機場大屠殺。
  • 就算要清場,那就走吧,到機場吃飯不是犯法的,約了朋友來機場談天也不是犯法的。
  • 機場是和理非聚腳的好地方,機管局宣布取消今日航班後眾人離開亦非壞事。
  • 今天所見,機場島的路很容易塞死。
  • 機場是孤島,有事要離開確實不容易,只有一條路兼一條鐵路線,要小心。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網誌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歐嘉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區家麟』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