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警察記者會被問足3小時,除了承認派臥底混入示威還有什麼?

【整理】警察記者會被問足3小時,除了承認派臥底混入示威還有什麼?
Photo credit: RTHK直播影片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8.11反送中示威,警察鎮壓手法激起社會大眾譴責,警務處副處長(行動)鄧炳強與警隊高層今日現身交代。

8.11反送中示威,警察鎮壓手法激起社會大眾譴責,警務處副處長(行動)鄧炳強與警隊高層今日現身交代,以下是幾個重點整理:

有關警察喬裝示威者在人群中挑起打鬥再拘捕示威者?
鄧炳強:有警務人員喬裝唔同身份去進行呢個行動

記者:包唔包括示威者呀?

鄧炳強:我哋係喬裝成「唔同人物」⋯⋯(記者們打斷:係咪示威者呀?)⋯⋯er,喬裝成「唔同人物」啦

記者們(打斷鄧炳強):咩嘢「唔同人物」呀!有無包括示威者呀?有定無呀?有幾多個人?yes or no呀?

記者:有無警員扮示威者?唔好答我「唔同人物」!

鄧炳強:你可唔可以畀我答先?

(記者安靜)

鄧炳強:嗱,我哋係喬裝成「唔同人物」⋯⋯包括切合當時環境有咩人就扮嗰啲人。

鄧炳強承認有安排警員在示威現場喬裝「不同人物」,但即使在記者連番追問下,仍拒絕直接承認是「扮示威者」。他說派臥底混入示威現場,是要針對兩個月以來示威活動中的一些「核心極端暴力示威者」,作出拘捕,又指相關人物「好難拘捕」。但被問到有現場的受訪者指這些臥底在現場挑起打鬥、指揮其他示威者,鄧炳強強調臥底沒有做非法行為。

而被問到警方何時開始派臥底去示威現場,鄧炳強則指這牽涉行動細則,不便透露。隨即有記者問,警方如何證明早前衝擊立法會、掉磚、掉燃燒彈的激進行為不是由警方派出的「臥底示威者」執行,警方是否有借這些行為抹黑示威者?鄧炳強重申警員不會參與非法行為,又指自己不能證明沒有做過的事,「我要如何證明今早沒有喝過可樂?」

而被問到為何不派臥底介入北角、荃灣的白衣人、紅色人的黑幫組織。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江永祥則指自己也做過偵查工作,他指臥底部署需時,示威運動持續兩個月,有足夠時間;白衣人紅衣人事件,警方也有做工作,因為來不及派臥底混入黑幫,所以昨日選擇派人在北角「高姿態巡邏」。

另外,昨夜喬裝的黑衣警員用武力拘捕示威者時,並未有表明警員身份,只是將示威者制伏後,就呼喚防暴警過來接手,而當記者問喬裝警員是否警察時,警員初時說不用出示委任證、「問PPRB(警察公共關係科)」,但後來又拒絕承認自己的警員身份。記者問喬裝的警員是否作出非法拘捕?鄧炳強指所有作出拘捕的人都是警察,但並非每個警員都可以於拘捕時同時出示委任證,辯解要看實際情況。

對於喬裝手法是否涉及道德問題、製造白色恐佈,鄧炳強指不同意,形容被捕人是核心暴力示威者,用致命武器進行襲撃,有需要調查。

警察是否用海棉彈射爆尖沙嘴一名少女的眼睛?

警務處助理處長麥展豪表示,留意到該名女子受傷的消息,但翻看當時的電視直播片段、警員覆述的情況,以及在社交媒體的不同相片,未能確定該名女子究竟因為甚麼眼部受傷。

而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則說,有相片顯示在受傷女子的眼罩旁有狀似布袋彈的物品,但亦有片段顯示沒有,警方需時理解相片的真實性,暫未能掌握足夠資料,又指警方會繼續搜集相關資料。

警方將竹支放入被捕示威者背包插贓嫁禍?

NOW新聞片段拍攝到,昨晚銅鑼灣有示威者被捕期間,懷疑被背後的警員放置竹支在背囊。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高級警司李桂華表示,有關插贓嫁禍的指控是涉嫌妨礙司法公正,即使事主作出相關指控,要視乎其他獨立證據,會再深入審視事件。

李桂華又指,根據他自己的了解,沒有警員這樣做,但他的說法隨即引來記者質疑,為什麼未經調查就可以這麼肯定?李桂華解釋「是據自己了解沒有」。

對於警員標準的搜查過程,鄧炳強指一般情況警員在事主面前進行搜袋,但並非每個情況均切實可行。而李桂華則補充,銅鑼灣事主當時位置當時可能看不到被搜查,但警員當時在事主附近進行搜查。

有關在太古站一米內行刑式射胡椒球?

警務處助理處長麥展豪、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均解釋胡椒球彈,其實與噴胡椒水無分別,只是攻擊示威者的方式一個是水劑,一個是球狀體,強調胡椒球彈並非大殺傷力武器,即使近距離發射亦不會有致命威脅。不過,就連鄧炳強也指不清楚胡椒球彈的距離指引(會稍後補充)。麥展豪承諾會檢視昨日發射胡椒球的距離。

而對於太古站示威者當時正在撤退、沒有衝擊行為,但警方仍在自動電梯推撞人群、射胡椒球彈,釀成人踩人風險。麥展豪指情況混亂,要由當時在場警員決定使用哪種最低武力。

為何在葵芳港鐵站室內發射催淚彈?

按使用指引,催淚彈不應在室內發射。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江永祥表示,當時葵芳港鐵站內有大批示威者,個別暴力示威者用丫叉、鋼珠射向警員及燃燒煙冒餅,因為有關行為危險,經過評估,發射了一枚催淚彈。記者追問過程中,江永祥不停強調只是發射了一枚。

江永祥指警方評估過葵芳港鐵站與一般在地底的港鐵站不一樣,是「半開放式」的港鐵站,於是發射了一枚催淚彈,「我們只是發了一枚,當確定情況受控,他們(示威者)沒有再向我們攻擊,就沒有發第二枚。」

警方承諾不在機場室內使用催淚彈?

鄧炳強拒絕作出承諾,更說要交由現場同事決定。而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江永祥甚至表示,使用催淚彈有指引,但不能保證只在室外使用。

為何可以一直使用過期催淚彈?

警務處助理處長麥展豪解釋,根據供應商資料,催淚彈過了「最佳效能期限」,只會影響發射機率,不會對公眾造成危險。麥展豪多次拒絕承諾警隊會停止使用過期催淚彈,指警隊正檢視有關做法,但未能確實指出檢視到什麼時候。

其後,記者多次追問,指手上持證據使用過期催淚彈,會釋放有毒氣體,鄧炳強最後承諾不會在檢視完成前使用過期催淚彈,又承諾若繼續使用前,一定會先向公眾交代。

有關鄧炳強與原居民關係熟悉、曾與黑幫人物共餐?

當記者問到鄧炳強與黑幫的關係、警黑合作時,鄧炳強指「好開心」終於有機會為自己澄清,他先強調警隊與黑幫勢不兩立。

在回應被指是原居民時,鄧炳強指父母50年代從東莞到香港,自小住在西區,是後來結婚才搬屋;對於2013年時任元朗警區指揮官的鄧炳強,出席在流浮山小桃園飯局,當時出席人士包括鄉紳,他指當時是他的歡送宴,有區議會、滅罪會、少年警訊3個組織的人士在場,也有公務員首長,現場有3至5圍,他與各組織的主席、副主席坐在主家席,但不記得有沒有黑幫人士在場,「印象中無,但怕記錯,但無傾過計」。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Alvin』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