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五大訴求」、「光復口號」都重要?

為何「五大訴求」、「光復口號」都重要?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運動在過去兩個月的發展,不是「變質」,而是理所當然的「深化」。香港人一步步地掌握到,送中條例是表皮、警黑勾結是肉、腐壞不堪的專制才是內核。

中港政權自周一(8月5日)起對反送中運動炮聲隆隆,特別執著「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這句口號做文章,說運動已變質為顏色革命,挑戰主權和一國兩制云云。之後有輿論指要避免八字口號,不要讓中共抓住把柄。我認為,「五大訴求 + 光復口號」得到運動參與者高度肯定,同時反映了運動的務實目標和激進精神,沒理由因為中共任畫的紅線而變。

首先我們可以回溯「五大訴求」和「光復口號」先後出現的過程。反送中運動在6.12衝突之前,只有「撤回惡法」和「林鄭下台」兩個目標和口號,6.12警察暴力鎮壓示威和大圍捕後,再加上了「獨立調查」、「釋放示威者」、「取消暴動定性」等目標。不同版本的五大訴求開始在網上和示威場合流傳,直至7月1日示威者佔領立法會,以三份宣言統一了五大目標,當中的關鍵是加入了最後一點:「立即解散立法會 實行雙普選」。

我不知宣言的起草人是誰,估計應為政治思想較激進的年輕人,但三份宣言不約而同地將制度改革目標定於「實行雙普選」而不是「香港獨立」,當時就令我非常意外和欣賞。起草人似乎是為團結運動大多數,刻意不去踩中共的港獨紅線。結果五大目標得到香港市民支持,成為政權揮之不去的惡夢。

RTX70F58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關於五大目標,還想多寫幾句。五大目標包含了香港人的抗爭經驗和集體智慧。林鄭亂說運動「變質」,其實運動在過去兩個月的發展,不是「變質」,而是理所當然的「深化」。香港人一步步地掌握到,送中條例是表皮、警黑勾結是肉、腐壞不堪的專制才是內核。

五大訴求就是從表皮開始撥亂反正,也邁向核心的徹底改革:不透過獨立調查委員會了解導致警隊濫權和警黑勾結的制度根源,並重建警隊和監警制度,就算一時有所收斂,必會故態復萌;同樣道理,再不在香港建立民主制度,還政於民,我們很快又要面對中共下一波惡法攻勢,永劫沉淪。示威者放下「林鄭下台」作為目標,改為要求「雙普選」,道理在此。

「五大目標」打好了運動繼續前進的基礎(即是有配得上動員規模的政治目標),但自7月起,抗爭現場明顯缺乏一句反映運動精神和提升士氣的口號。「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外人唔明,「撤回惡法」講到口都臭,同一時間,漸漸多年輕人在現場嗌「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7.21第一次遊行到中聯辦的路上,八字口號已叫得震天響。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源自本土派代表人物梁天琦2016年初參加立法會新東補選的競選口號,再上溯就是2013至2015年的地區光復行動。由於梁天琦所屬的本土民主前線主張香港獨立,因此反對派其他陣營一直對這句口號甚為抗拒,到今天仍然有人會認為喊這句口號等於將整個運動轉變成香港獨立運動。

然而,如果大家有留意近日媒體做的現場訪問(例如最新一集《鏗鏘集》),以及掌握上文所述的運動發展歷程,應該也會明白,「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這句口號之所以得到大部分抗爭者的共鳴,不是因為大家將政治目標由「五大目標」改變為「香港獨立」,而是因為口號說中了他們心目中的運動精神。在前線衝鋒陷陣的年輕人,自覺正參與一場要從根本改變香港的革命,雖然革命前路未明,重點在於改變。

RTX728WM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從另一個角度看,「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這八個字對溫和民主派的影響,更值得了解。自主權移交以來,民主派一直視雙普選為北京履行《基本法》承諾的過程,即普選是中共已經預留給香港人的權力,香港人不需要跟中共爭奪,不需要挑戰北京或一國兩制,也可得到。2014年的「人大8.31決定」圖窮匕現,原來北京認為沒有篩選的雙普選,已經等於奪權。簡單說,和理非過去以為落實雙普選不需要革命,實情是香港人不革命的話連基本自由也保不住,想唔激進都唔得。這才是香港人在這場運動的關鍵覺悟。

這篇短文希望說明「五大目標 + 光復口號」如何各司其職(前者是目標,後者是精神),貿貿然呼籲割捨任何一部分都不合適。但面對中港政府新一輪的「止暴制亂」論述戰,我們似乎有需要進一步為運動提煉出更簡潔的論述和概念,讓市民大眾更容易掌握,以免陷於被動。

文章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鄭家榆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朱凱迪』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