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於「收成期」的特首,無法理解示威者為自由民主的付出

處於「收成期」的特首,無法理解示威者為自由民主的付出
Photo Credit: Thomas Peter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家持外國護照、在香港一個物業都沒有的林鄭月娥,把我們的家弄得一塌糊塗後不會自食其果。但抗爭者中的年青人,就只有一個家,他們的將來就押注在今次的最後一戰。

特首在記招問答環節說前線示威者「they have no stakes in the society which so many people have helped to build」[註],一句說話激怒了一整代香港未來棟樑。

這句話再一次印證了我們的特首是如何地趾高氣揚、抱著「我食鹽多過你食米」的心態冷眼看一班賭上自己前途只為要她一句「撤回」、一聲「沒有暴動」、一個「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決定的前線抗爭者。

與其說示威者在社會沒有地位,不如說我們都在沒份影響她的仕途、和在她以前所有行政長官的上任。We have no say in who our chief executive will be. 所以在上位者才能妄顧民意,繼續在自己的高牀軟枕以為年青人都是遭擺佈、不懂策略、不懂自我思考的傀儡,卻沒發覺自己才是無知得可笑的脫節者。所以我們才要在五大訴求中加入對「雙普選」的訴求,因為我們比政府高官更心水清,我們知道對寂寂無名的普羅大眾、最容易被權貴者漠視的一羣,這才是確保政府聆聽民意的關鍵。

說得上前線示威者都是無份貢獻社會,就代表政府高官墮落到跟維園阿伯一樣,閉上眼就聲稱「搞事者都是廢青」。大概銀髮族、絕食者、香港媽媽等的汗水都白廢了,因為對不起,當權者根本不當你們是甚麼一回事。

sipaphotosnine760536
Photo Credit: Miguel Candela / Newscom / 達志影像

與其說抗爭者在社會上無份,不如說現在的當權者,才是無份於未來的香港。一家持外國護照、在香港一個物業都沒有的尊貴特首,把我們的家弄得一塌糊塗後不會自食其果。但抗爭者中的年青人,就只有一個家,他們的將來就押注在今次的最後一戰。如果政府繼續只向中央獻媚而犧牲民意,他們損害的,會是所有香港人的未來。而這個將來的損失,將由我們一整代被你稱為「no stakes」的年青人所承擔。

其實我理解特首的言辭。她這句說話無異於陳健波的「收成期」(編按:6月陳健波批評反送中抗爭破壞了自己的「收成期」安穩生活),她停留在香港過去的輝煌、還在沉醉於經濟大於一切的光輝歲月、以為自己以前作為政務官踏實好打得地完成上頭的政治命令就代表對香港好。而一場示威打亂了她的如意算盤,她不知道現在的香港人已經不是見錢開眼,而上前線的示威者能爲自由民主而豁出一切,也不是她這個既得利益者可以想像和理解的事。

執筆之際,我仍是個不太年輕卻又對經濟毫無貢獻的學生,一如很多比我走得更前的抗爭者。但我所知走到最前的朋友當中,很多都有一份不錯的職業,一份以fresh grad來算很不錯的薪金,他們是令香港繼續繁華的重要一員。在特首這樣狠狠地貶低我們過後,她還期望我們相信她的政權嗎?

我們如此賣力地工作(或者努力讀書以讓我們將來能賣力工作),換來的原來是一句「香港這個社會我們沒份」;就如我們在家,這個自稱母親的女人冷笑著說「這個家你沒份」。這是怎麼樣的「父母官 」?這樣一句說話我們的特首隨口說出來,由心而發,教我們一代年青人如何自處?

註︰政府新聞稿全文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專頁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歐嘉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一個平凡醫學生的日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