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爭遇上市民指罵,和理非請做嘢

抗爭遇上市民指罵,和理非請做嘢
Photo Credit: Kim Kyung-Hoon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在爭議已經超越「黃藍」,我們應該要想,大家是否同意「警黑合流」?大家是否覺得檢控「雙重標準搬龍門」無問題?大家是否樂見警察權力不受制衡,變成怪獸?用暴力解決問題,代價很大而且傷口難以痊癒,要想的,是什麼做成仇恨的螺旋,問題根源如何解決?

有無發現,林鄭每次記者會,都在挑選什麼時機?

是的,林鄭一路罷工,一路等待,等彈藥,等待民意反彈的機會,每見到有國旗國徽被塗污就撲出來,不合作運動影響到部分人飯碗,她又撲出來,因為時機到了,她仍然想翻盤,仍然想「考第一」。

效果就是,以行政長官之權,火上添油,加深撕裂;每日開記者會,就是想強調香港人生活受影響、經濟民生受影響,當然絕口不提政府不顧民意的極端行為背後之責任,想藉助部分市民的怨氣,重新掌控輿論戰。

面對責罵,要謙厚

連登討論區出現一篇〈除咗Be Water,我地都應該 Be Humble〉的文章,Be Water出自《道德經》,「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以水作喻,談的是以柔制剛;水遇石頭,會繞道而過;水向低流,不介意做別人所惡之事。當面對不理解的市民責罵時,不要狂傲,要謙厚,正是Be Water的時候。

(編按︰「Be Water」直接出處應為李小龍的名句「Be water, my friend」,這句實際上源自他在電視劇《Longstreet》中的台詞,後來在訪談中引述。)

罷工日,地鐵站內遇到有位阿叔同示威者對罵,幾個無戴口罩,看來是和理非的路人,同阿叔和顏悅色笑笑口講道理,談到元朗黑幫打人警察不理,阿叔即刻安靜下來無聲出,未幾離開月台,但上電梯前有示威者罵了兩句,阿叔又破口大罵。

RTX727ZH
Photo Credit: Kim Kyung-Hoon / Reuters / 達志影像
資料圖片,與文中提及事件無關。

有些角色,無戴口罩的和理非最適宜擔當,有幾句話,乃經驗之談,可以平心靜氣地同不理解的市民講:

  • 元朗黑幫在西鐵站亂打人,警察詐睇唔到,無人要負責,你唔會就咁算啩?
  • 無人想咁,如果林鄭月娥兩個月前肯講撤回,已經唔會搞成咁
  •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有幾難?警察若無做錯事,唔駛驚。
  • 林鄭月娥成個政府,兩個月來乜都無做過,每個月幾十萬人工……
不要再分黃藍絲

還有一件事要認清楚,不要再分「黃絲」「藍絲」了,現在已不是「黃藍」之別,不要用「撐警」「仇警」的思維,那些已經是舊時代的歷史名詞,都是權貴樂見的分化語言,一分黃藍,就分敵我,就沒有聆聽溝通的可能。

有沒有留意,佔中之後,直到今天仍然樂此不疲開口埋口都罵「黃屍」的,是建制網媒,權貴於黃藍之間煽動仇恨,分而治之,自己可以安坐高牆內笑看螻蟻惡鬥,然後以救世主姿態說風涼話。

現在爭議已經超越「黃藍」,我們應該要想,大家是否同意「警黑合流」?大家是否覺得檢控「雙重標準搬龍門」無問題?大家是否樂見警察權力不受制衡,變成怪獸?用暴力解決問題,代價很大而且傷口難以痊癒,要想的,是什麼做成仇恨的螺旋,問題根源如何解決?

這些問題,不分黃藍,大家都應想辦法,只是這個負資產政府,無視眼前嚴重的問題,以香港的未來作賭注,把香港推上不歸路。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網誌《潮池》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歐嘉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區家麟』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