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和時代來臨,日本媒體眼中的皇室女性形象會改變嗎?

令和時代來臨,日本媒體眼中的皇室女性形象會改變嗎?
Photo Credit: Kim Kyung-Hoon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依據《皇室典範》,日本皇室只有男性皇族才具有皇位繼承資格。在德仁天皇登基後,日本皇室的繼承人選僅剩三人。考慮到其餘兩人的年紀,要說繼承人僅剩悠仁親王也不為過,因此該如何確保日本皇室能穩定傳承下去,便成為極為重要的課題。

文:張郁婕

今年5月1日,日本第126代天皇德仁天皇正式即位,各家電視台紛紛以特別節目或現場轉播的形式,記錄下歷史性的一刻。

其中,日本六大電視台(NHK、ANN朝日電視台、TBS、東京電視台、NNN日本電視台和FNN富士電視台)當中,除了日本電視台和富士電視台之外,其餘四家都在天皇即位的特別節目中,特別討論到未來皇室的繼承順位。

令和時代有沒有可能出現女性天皇?

依據《皇室典範》,日本皇室只有男性皇族才具有皇位繼承資格。在德仁天皇登基後,日本皇室的繼承人選僅剩——德仁天皇的弟弟秋篠宮文仁親王、文仁親王的兒子悠仁親王,以及明仁上皇的弟弟、德仁天皇的叔叔常陸宮正仁親王——三人。考慮到秋篠宮文仁親王和常陸宮正仁親王的年紀,要說皇室繼承人僅剩悠仁親王也不為過,因此該如何確保日本皇室能穩定傳承下去,便成為極為重要的課題。

20190601_日本皇室
Photo Credit: 作者截自Wikipedia(CC BY-SA 2.0)
日本皇室繼承人選:常陸宮正仁親王(左)、秋篠宮文仁親王(中)、悠仁親王(右)

回顧日本歷代天皇的歷史,雖然早在奈良時代或江戶時代曾出現過女性天皇,但這些女性天皇都是以天皇之女的身份,從父方繼承皇室的資格,而非從母方繼承皇室資格登基為女性天皇。另一方面,現行的《皇室典範》規定,女性皇族如果和皇室以外的人結婚,就必須脫離皇室。

目前日本皇室共有13名女性皇族(6名未婚),如果未來要開放讓女性皇族也有皇位的繼承資格,並且能延續皇室血脈,勢必就要修改《皇室典範》,讓女性皇族在婚後還能維持皇籍,成為「女性宮家」。

Empress_Suiko_2
Photo Credit: 土佐光芳 @ public domain
第33代日本天皇——推古天皇是日本第一位女性天皇,立聖德太子總攝朝政大力改革,4次派遣使節團訪問時值隋朝的中國

但有反對者質疑,新設「女性宮家」雖能解決皇室繼承問題,卻同時產生更多麻煩,例如:和女性皇室結婚的男性平民,是否會因娶了皇族而取得皇籍?如果真是如此,戰後因為駐日盟軍總司令(GHQ)脫離皇籍的前男性宮家及其後代卻無法回歸皇籍,對於這些被降為平民的前皇室成員並不公平。

日本四大電視台對「女性天皇」的討論

在德仁天皇登基當天,除了日本電視台和富士電視台之外,NHK、ANN朝日電視台、TBS、東京電視台都在天皇即位的特別節目中,特別討論到未來皇室的繼承順位。

東京電視台先由資深記者池上彰在個人節目上提到,如果未來承認女性天皇,那麼德仁天皇的女兒愛子內親王,以及文仁親王的兩個女兒真子內親王和佳子內親王都是皇室繼承人選。接著在天皇即位特別節目上請到皇室研究者高森明勅接續「女性宮家」的討論,強調不論要採取什麼樣的方法來解決皇室繼承問題,要基於全體國民的意見。

至於朝日電視台則在《報道station》節目上強調,如果再不作為,天皇的血脈就會斷了。如果今天日本要承認女性天皇,未來不論是愛子、真子還是佳子繼承皇位,女性天皇的孩子一定是從母方繼承皇籍,如此以來就會變成天皇就會變成「母系」。

記者後藤謙次在節目上批評道,安倍政權現在才要討論「母系天皇」的問題已經太晚了。事實上早在2005年的小泉內閣時代,政府內部就已經達成共識:不管皇嗣是男生還是女生,只要是「長子」就是繼承皇室的第一順位。然而,秋篠宮紀子妃在隔年(2006)生下悠仁親王後一改風向,再加上安倍晉三積極主張天皇制就該是由男性繼承的父系社會,而讓事情演變至今。

TBS的脈絡和觀點和朝日新聞台相差不遠,從比對昭和天皇駕崩、明仁天皇即位的情況和現狀作對比,TBS以旁白配音的方式搭配過去的影像,介紹從小泉政權以來政府的立場,強調皇室只剩悠仁親王是年輕男子,這個問題沒有暫緩的空間以及安倍政權的怠慢。

根據《產經新聞》和FNN富士電視台的電話民調結果,有78.3%的民眾支持、13.1%反對女性天皇的出現。另有64.4%的民眾支持、16.3%反對設置「女性宮家」,讓女性皇族婚後還能維持皇籍,以皇族的身份參與活動。當被問到是否支持戰後脫離皇籍的前宮家恢復皇籍,來維持男性皇族的人數,則有42.3%支持、39.6%反對。然而,只有10.6%的民眾表示自己完全了解「母系天皇」和「女性宮家」的異同,有過半數的民眾並不清楚兩者間的差異。

AP_970904074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曾為外交官的雅子皇后
日本媒體眼中的皇室女性形象

日本媒體對於皇室女性的描述,在德仁天皇即位後不到一個月內有了新的轉變:美國總統特朗普和第一夫人梅蘭妮亞拜訪日本皇室,被譽為德仁天皇和雅子皇后的「皇室外交」初登場。其中,曾為外交官的雅子皇后以「不需要口譯、英文能力絕佳」,被媒體塑造成令和時代的新・日本皇室形象。

《朝日新聞》寫到,德仁天皇只有在正式會談期間需要透過口譯,其他時候都能直接以英文對話,而雅子皇后則是從頭到尾都以英文對答。《讀賣新聞》則寫到:「會談時,天皇陛下以日文和英文,皇后以英文對話。」

《產經新聞》則提到,天皇的英語能力一時成為德仁天皇和特朗普話題,當被特朗普問到是在哪裡學英文的,德仁天皇告訴特朗普他曾在英國牛津大學留學、也曾拜訪過在牛津認識的美國友人的家,以及雅子皇后是哈佛畢業、明仁上皇也曾造訪美國等經歷。與此同時的皇后和梅蘭妮亞則聊到子女教養、運動與青少年培育活動,而且「皇后沒有透過口譯」進行對話。

ANN朝日電視台則強調首次以皇后身份接待外賓的雅子皇后很細心,當特朗普在晚餐會的舉杯時間不知所措時,雅子皇后轉身和特朗普說了幾句話,而讓晚餐會得以順利進行。此外,朝日電視台還剪輯了雅子皇后在外務官時期總是默默地從旁救援的身影。令和時代日本皇室國際親善的序幕,就從雅子皇后不需要口譯,能用英語和外賓談笑風生開始。

RTX6WTNR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令和時代的家族該是怎樣的風貌?

在各家電視台都在討論皇室繼承問題的另一方面,NHK的《News Watch 9》在令和第一集的節目當中,以「家族的形式」為題製作了20分鐘左右的專題。在節目當中,主播桑子真帆先談到自己的家裡是一父一母再加一個姊姊的典型日本小家庭,但近年像是枝裕和導演的《我的意外爸爸》、《小偷家族》或荻上直子導演的《當他們認真編織時》,這些作品探討沒有血緣關係的家族型態,平成時代的家族型態越來越多樣化,那令和時代的家族又該是怎麼樣的樣貌?

畫面接著轉到兩個媽媽和一個兩歲男童組成的小家庭,但整段沒有提到「女同志」或「LGBT」等關鍵字,只有當事人說了一句「戀愛對象只能是女生」,而這名男童是其中一人和男性友人借精生下來的孩子。節目接著介紹了寄養家庭(里親)和特別收養家庭(特別養子緣組),近年日本虐兒事件頻傳,因為經濟或虐待問題得和親生父母分離的孩子們進到寄養家庭或收養家庭的例子越來越多。

在節目的最後主播桑子真帆總結道,家族和性別、血緣無關,最重要的是愛情,以及和家人間彼此照顧的責任。從現在開始進入令和時代,或許還有更多的家族型態也說不定,但最重要的是讓這個時代成為一個能接納、包容各種家族型態的時代。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更多卓越電子報文章

本文經卓越新聞電子報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卓越新聞電子報》』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