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越黑,星越亮

天越黑,星越亮
Photo Credit: Tyrone Siu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場運動,讓香港人的善良彰顯出來,純粹的援手,不問究竟。一刻的溫暖,不吝送上。在如此無力而悲憤的黑夜,我感謝陌生人送上那一點點燭光般的微暖,讓我們知道,香港還有愛。

昨晚(編按︰7月21日)11時在中上環,吃了異常濃稠的催淚彈,避過了橡膠指彈,滑一滑手機,現場記者才猛然知道,真正的「戰場」竟在老遠的元朗。平民百姓和記者,被白衣人士無差別毆打,久久沒有警察到場,頭破血流的照片流出,女記者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主觀鏡倒地,令人從心底裡寒出來。

那種荒誕是,中上環的真槍實彈,相比元朗竟然令我感覺到某種詭異的「安全」。是一個如何扭曲的社會,讓我們的底線被無限推進?

催淚彈嗆喉和皮膚燙熱刺痛,也不及心痛。我和幾個年輕記者們在滿目瘡痍的中環走着,感到心裡哀傷到不行,我們在一間便利店遇到另外幾個記者,他們說要去快餐店吃東西。我身體不餓,但需要圍爐取暖。

吃着吃着,過了地鐵最後的一班車,我不知道如何可以回到九龍的家,也不想一個人落單。大夥兒滑着手機,拉雜談着香港的未來,年輕記者每一個都只有廿幾歲,未來是屬於他們的。

一位女士走進快餐店,走近我們輕輕問:「要過九龍嗎?」我們四目交投,她眼神裡是溫柔和暖意。原來她白天遊行之後回家休息,晚上聽到元朗浴血事件後,開車來上環「執仔」,給有需要的人士「接放學」(送他們回家)。

我掙扎過要不要上車,但我心情實在低落,受到她那種溫暖的氣場所吸引,跟着她離開。凌晨兩點了,她朋友把私家車泊在路邊,她逐一向路邊閒坐的人查問:「要不要過九龍?」就這樣撈多了兩個乘客。

忽然,她看到遠遠的人影,這位女士說:「我好像看到前面有兩個」然後她向前快跑,跑了足足一百米。在凌晨中環的街頭,我看着這位女士的背景,她的善良,稍微安撫了我心靈的創傷。

最終我們上車,車上還有空位。她問:「可以繼續在路上兜嗎?」大夥兒都同意。說到陌生人之間的互助,女士說,她曾經在查問有沒有人要接送時,有人告訴她,已在附近訂了酒店房休息,更說有多一間空房,反問有沒有人需要。

我想知道這個關於酒店房的故事多一點,女士淡淡然說:「英雄莫問出處。」這場運動,讓香港人的善良彰顯出來,純粹的援手,不問究竟。一刻的溫暖,不吝送上。

車子在深夜的街上徘徊了近一個小時。車上,大家交換最新訊息,元朗有白衣人欄截並亂棍破壞義載車輛,類似訊息滿天飛。這個小小的車廂,成為了一個安全的空間。街上好像已經不再安全,至少有一種心理陰影感覺是這樣。能夠相信甚麼?只有陌生人之間的互相倚靠。

後來才知道,在元朗被打得血流披面的柳俊江,原來是義載車隊的一員。他們是真正的義人,只想安安全全送陌生人歸家,卻被狂徒打到頭破血流。

在如此無力而悲憤的黑夜,我感謝陌生人送上那一點點燭光般的微暖,讓我們知道,香港還有愛。在最漆黑的地方,星星顯得最閃亮。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專頁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歐嘉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譚蕙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