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京阿尼大火之夜:我們悲傷,並「#prayforkyoani」

寫在京阿尼大火之夜:我們悲傷,並「#prayforkyoani」
《CLANNAD》劇照,普威爾國際發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不想京阿尼以「那間被人縱火的動畫公司」的形式被記住,而是因為「那間拍了這麼多好看又感動人心的動畫的動畫公司」。

那一場大火

7月18日上午約10時半,位於伏見區的京都動畫一號工作室(第1スタジオ)發生嚴重火災,釀成嚴重死傷。執筆之際,已有33人確認在事件中喪生。這次的縱火案,是日本自平成時代以來死傷最嚴重的一次。目前已有一名41歲男子被拘捕,疑為縱火的犯人。當地警方正進行調查,但尚未能確認疑犯縱火的真正原因(也就是說,網上流傳的縱火原因皆尚未被確認,請謹慎傳閱)。

發生事故的京都動畫工作室,是鄰近京阪鐵道宇治線六地藏站的一號工作室。遊客較常會造訪,並於鄰近大廈設有「Kyoani & Do Shop」(京アニ&Doショップ!)的京都動畫本社,則位於六地藏站的下一站木幡站。木幡一帶除了是京都動畫本社的所在地外,附近亦同時設有其二號工作室(第2スタジオ)及五號工作室(第5スタジオ)。是次事故,並非發生於位於木幡的本社及工作室。

儘管如此,一號工作室在這場火災中被全毀,對京都動畫來說已肯定是重大損失。而更令人痛心的是,已經有33位在京都動畫工作的人們,在這場事故中永遠離開了我們。

京阿尼的人們

熟悉京都動畫,以及日本動畫的人都會知道,京阿尼一向是日本動畫界的異數。而它一手一腳用心培訓的人才,則是其作品能夠一直維持高水準的最大原因。這場火災奪走了33條生命,令人心痛,並分外惋惜。

在日本的動畫業界,一套動畫被一間動畫公司承包製作以後,其實大部份時候都不會由該公司獨力製作-或許應該說,其實一間動畫公司獨力製作一套動畫,才反而是異例。大部份動畫公司都會將製作過程中各樣大大小小的工序,外判予其他公司處理。像原畫的部份,也會有公司選擇以外包的方式,交由其他公司或是自由契約的原畫師負責製作。

而京阿尼最著名的特點之一,就是它絕無僅有地,將整部動畫的大部份創作工序,都交由自家的人員負責創作。像導演、作畫監督以及人設等主要創作人員,就當然是自家人擔任了。而負責原畫的每一位原畫師,則全部都是京阿尼旗下的員工,均是它親手培訓的人才。甚至連背景、攝影,以至中間畫這些相對次要的工序,京阿尼都會盡量交由自己人處理,而非假手於其他公司。

1_w9ZV27ofNzf7hL-_0IIhxg
《K-ON!輕音部》劇照,普威爾國際發行

雖然京阿尼也做不到一部動畫100%由自己的員工全盤創作,但正因為它每部動畫都能夠做到主要的創作崗位都由自己人負責,所以其作品的質素才能如此穩定,每一部作品至少在作畫上都能維持超高水準。而京阿尼亦深深明白人才是其良好出品的重要基石,所以亦很早開始成立了自家的培訓學校-你現在點進京阿尼的官網,還能夠看到它正在為第28期的培訓計劃招生。

培育好自己的人才以後,京阿尼亦相當愛惜自家的創作人。日本動畫業界的待遇一向不太好,而京阿尼就這一層面上它亦是異數:提供業界內相對良好的薪酬福利、甚至為員工提供宿舍,這些都是其他動畫公司及不上,或者正努力跟上的超良好待遇。

而京阿尼亦為旗下創作人提供晉升機會,他們從中間畫開始做起,慢慢升至原畫、負責一集的演出,幫忙畫分鏡,擔任主創,甚至最後成為導演⋯⋯我們已經見證過不少京阿尼的創作人,是如何這樣一步步走上來。上年播映的《紫羅蘭永恆花園》,主創職位全由新人擔當,就是個好例子。

執筆之際,根據業界內人士在網上發放的消息,我們至少知道山田尚子、石原立也以及石立太一這三位導演均平安無事,無疑令人舒一口氣。但想到已經有33位人才離世,而這會對京阿尼這間小公司造成多嚴重的打擊,心情就仍舊沉重了。

網上有人將這場火災,比作二次元界的聖母院大火。這個說法也是對的,畢竟肯定有很多貴重的原畫跟設定資料,都會在這場大火裡被消滅。但更令人痛心的,是這33條生命的離去。

京阿尼是我們的青春

為什麼一間動畫公司的工作室的火災,會令世界上這麼多人感到心痛、難過呢?我們一方面為逝去的生命而哀悼,同時亦為替我們拍過這麼多膾炙人口的動畫,構成了我們的青春這間動畫公司,在此刻有如此的遭遇,而感到悲傷。

「京阿尼是我們的青春」——這句話我是改寫自聲優桑原由氣的推文,她的原句大意是這樣的:「SOS永遠是我的青春,亦是我所景仰的」。這句話寫在今年6月23日,當日五位聲演《涼宮春日的憂鬱》的聲優,再度以「SOS團」的名義在舞台上重聚表演。

其中小野大輔的台上發言,令當日同樣有份演出的桑原由氣大受感動,於是就在Twitter上寫下如此感言。《涼宮春日的憂鬱》是京阿尼的動畫,也是我的青春。而桑原由氣,則為京阿尼的另一部作品《小林家的龍女僕》的主角配音。

我在Twitter上看到這則推文,一來為當中小小的傳承故事而感動,同時亦為桑原由氣所說的話而共鳴——對,SOS是我的青春,京阿尼的動畫就是我的青春,或許對你來說也一樣。

00年代初期入宅的話,你喜歡的京阿尼動畫可能是《驚爆危機》系列跟《AIR》;00年代中期的話,則可能是《涼宮春日的憂鬱》、《CLANNAD》或是《K-ON!》。一零年代以後,可能是《冰菓》、《中二病也想談戀愛!》或者《Free!》;近年的話,則可能是《吹響吧!上低音號》、《聲之形》或是《紫羅蘭永恆花園》⋯⋯無論是那個年代,京阿尼總能在動畫迷的心目中佔一席位。

看吧,網絡上有多少人在訴說,他們是多麼喜愛京阿尼的動畫,甚至受其影響。Twitter上已經有超過29萬則 #prayforkyoani 的推文,世界各地的人都在京阿尼的YouTube頻道上留言,表示關心和慰問。

在這一刻,面對令人如此哀傷的事情,除了親自到京阿尼的網上商店購物,作為實質支持外。我想,我只能寫了這一段文字,表達對這間動畫公司的喜愛。正如我在網上看到有人這麼說:我不想京阿尼以「那間被人縱火的動畫公司」的形式被記住,而是「那間拍了這麼多好看又感動人心的動畫的動畫公司」被記住。

最後,附上一張京阿尼動畫的圖片。不想再貼那張被燒毀的工作室的照片,還不如留下一張保存了美好記憶的圖片。

1_iV9yls9RtsLzwM0WjOcH2g
《K-ON!輕音部》劇照,普威爾國際發行

本文經新‧鏡花水月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鏡花先生』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