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辜負了我們,讓地球處於生態浩劫的邊緣

政治辜負了我們,讓地球處於生態浩劫的邊緣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地球上的每一個人都需要符合社會正義的改革。惡質企業必須逐步淘汰,但改革不只是為了受困其中的員工,也是為了在前線面對貧瘠和生態破壞的每一個人。氣候和生態的毀滅是社會與世代正義的核心問題,我們不能只關注氣候變化的數學和科學面,而無視人與平等。

文:FarhanaYamin(國際環境法律師兼「反抗滅絶」〔Extinction Rebellion〕行動主義者。過去三十年,她參與了許多國際氣候變化條約的撰寫,例如《巴黎協定》〔Paris Agreement〕。她的文章收錄在This Is Not a Drill: An Extinction Rebellion Handbook當中。)
譯:李宓

人類歷史發展至此,我們有三個選擇:死亡、生存,或進步。

美國森林大火,熱帶地區珊瑚枯竭,強勁颶風重創小島,跡象再清楚不過:毀滅性氣候已然降臨。首當其衝的,是赤貧人口和原住民族。他們的林地、溼地和其他自然景觀被水泥城市、水庫和大豆田取代。第六次生物大滅絕朝著他們迎面而去。

我是社會運動「反抗滅絕」(Extinction Rebellion)的一員,對抗威脅著地球上所有生物的氣候和生態危機。此外,我擔任環境法律師已逾三十年,致力簽訂新的條約、歐盟協定和國家法,為的就是避免落入今日的處境。無奈的是,我知道政府和地表最大污染者簽訂的那些契約和自發性協定根本沒有用,無法消除危機。就算你試圖改變碳市場(已被化石燃料說客的野心破壞殆盡),也只是徒勞。政府體系需要大規模的改革,限制大型企業與府方交易。我們也需要各式公民集會,讓一般人也能依據中立的科學證據,自行決定改革的規模和速度。

常態政治辜負了我們,讓我們的星球瀕臨生態浩劫的邊緣。過去三十年,形同虛設的法律工具任憑危機發生,我們無法再依賴並求助於這樣的律法。我們需要所有人的團結——左派、右派、各種中間立場,尤其是年輕人。在過去,許多年輕人因為太過絕望,而不願意行使投票權,有些則因未滿十六歲而被排除在外。我們需要全世界所有的人一同參與這場公民不服從運動,開創政治新風貌。

然而,光靠派系和個人無法達到目標。我們需要透過「運動中的運動」來展現我們此刻亟需的團結和迫切性。這個新興的「運動中的運動」必須由年輕人,和那些一直以來看不過政府「一切如常」說詞的人來領導,尤其是非白人團體和在最前線遭受壓迫的人民。新的運動必須認清新的事實,並以此為本,而那個事實就是:殖民主義的痕跡,加上現行資本主義的予取予求,正一步步將人類推向死亡。事實是,在「全球南方」(Global South)每週有四位環境鬥士慘遭不測。身處「全球北方」(Global North)的我們,必須向他們的付出致敬,並加入他們的抗爭,一同投身前線。

地球上的每一個人都需要符合社會正義的改革。惡質企業必須逐步淘汰,但改革不只是為了受困其中的員工,也是為了在前線面對貧瘠和生態破壞的每一個人。氣候和生態的毀滅是社會與世代正義的核心問題,我們不能只關注氣候變化的數學和科學面,而無視人與公平性。

這些事實說明了,在我們共同的挑戰之前,團結和越趨激烈的手段有其正當性。唯有全球性的反抗運動,我們才有成功的可能。天然資源(尤其是淡水和可耕地)的取用越來越困難,這顆星球上已有大片土地因食物和水源匱乏而變得不適人居——這是對氣候變化抱持否認態度的人,所無法否定的事實。

1970年代至今,世界昆蟲數量減少了60%。歐洲許多地方看似綠意盎然,實際則是「生態多樣性沙漠」——鳥兒和蜜蜂正逐漸消失。目前的生物絕種速度是背景滅絕率(background extinction rate)的數十,甚至可能是數百倍。陸地和海洋生態系統,都受到了破壞。

氣候變化使得大氣升溫、海水酸化、大片冰圈(冰塊覆蓋的地區)融化。突發、非線性且無可挽回的改變發生在南北極區、格陵蘭和世界各地的冰河區,對食物、水源和農產造成極大的影響。

對人類來說,這些改變的後果包括經濟的不穩定、大規模非自願性遷移、衝突、饑荒和經濟及社會制度的崩解——非常普遍,而且每天都有人報導,但在主流政治和媒體界,這些現象一般不會和眼前的生態危機扯上關係。

2006至2011年間,敘利亞有60%的土地遭受建國以來最慘的旱季和作物歉收。兩、三百萬人陷入貧窮,更多人被迫遷離家園。政治局勢迫使敘利亞戰爭爆發,而社會的不穩定則讓政治問題更加嚴重。如今,原本住在敘利亞的1300萬人口,有超過一半選擇遷徙,或離開原本的住所。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葉門。儘管有上百萬人民試圖搬到更安全,且曾經豐沃的土地,仍有將近1000萬國民必須忍受饑荒。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TIM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