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察已經失控 爭取成立「監警公署」刻不容緩

香港警察已經失控 爭取成立「監警公署」刻不容緩
Photo Credit: Tyrone Siu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一個月來,屢次有警察被拍下使用過分武力、情緒失控、誣告市民及拒絕出示委任證等違規行為。現有監警機制無法阻止警員濫權,民間正爭取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事件,長遠而言,必須有獨立於警隊、擁有實際權力的機構監察警方,阻止警察濫權「風土病」。

6月12日警方在驅散金鐘一帶立法會外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示威者時,使用明顯不成比例的武力,例如對中信大廈一帶和平集會的民眾包圍發射催淚彈、瞄準示威者頭部射橡膠子彈及布袋彈、用胡椒噴霧噴在場拍攝的記者、向市民不斷噴射胡椒水劑、多名防暴警察亂棍毆打及制服一位只拿着一箱水的市民等等[1],備受外界批評。

此外,當日外號「速龍小隊」的特別戰術小隊深藍色制服上沒有展示警員編號,亦有警司帶領一隊疑似便衣探員拒絕按《警隊通例》規定出示委任證,同樣受到質疑。[2]

特首林鄭月娥及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回應有關質疑時,往往只說可循現有機制投訴。但正如我在〈向警方投訴警察使用暴力?——現有監警機制之不足〉所指出,現行的監警機制漏洞太多,極難追究警員濫權,而且警隊及政府理應主動徹查,而非被動等投訴。[3]

正因為警隊的行徑引起強烈不滿,「追究警隊濫權」迅速成為「反送中」運動主要訴求之一,而且因為現行監警機制依賴投訴警察課調查,中立性成疑,監警會本身缺乏調查權、定案權及懲處權,民間於是提出「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事件。

可惜警隊不但未有聽到批評,更變本加厲。

警隊一錯再錯

7月7日晚上,警隊在旺角一邊驅散示威者,另一邊阻止示威者離開,期間不少警員明顯情緒失控,不斷喝罵甚至推撞市民,就連議員甚至路過的途人亦未能倖免。例如《蘋果日報》的影片顯示,一名疑似經過旺角的男子本來背着警員走,沒有罵警察,卻突然被一批警察推撞,有警員叫他走,同時有警員叫他拿出身份證。[4]

同一段影片可見到警察以盾牌陣阻止記者拍攝,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峰指見到有市民被打,要求讓記者進入了解,此時一名見習督察突然大叫︰「許智峰先生我而家警告你,唔好再衝擊警方防線!許智峰先生我第二次警告你,唔好再衝擊警方防線!第三次警告你!」在對方沒任何動作下連發出三次警告,這位警察似乎情緒失控至毫無理性可言。另一段廣傳的影片亦可見到有警員推撞示威者期間大叫︰「認撚住我呀!隻揪吖!」[5]

基督教媒體《時代論壇》的攝影記者鄭樂天當晚在警方防線前拍攝,被警員推跌後,另一名警員(編號18459)卻指控他「襲警」,大叫「你打我?你自己唔好唔認喎!」,但又沒按其他記者要求拘捕任何人,反問「關咩事呀而家?」而這一切都在鏡頭下拍得一清二楚︰

香港攝影記者協會及香港記者協會當晚發表聯合聲明,指出「記者多次表明身份仍然遭警方多次惡意推撞」。[6]

除了粗暴對待市民外,警隊另一飽受批評的行為,是執勤時隱藏警員編號及拒絕出示委任證,這明顯違反《警察通例》第20章要求[7],亦令市民難以投訴警員任何不當行為,必須紀律處分。可是在7月7日晚仍然有警員隱藏編號,甚至有相信是便衣警察的人大聲說︰「警察執行職務係唔需要展示委任證!」

以上例子可見,警隊已經失控——這個「失控」不是指政府無法要求警隊執法,而是警察的濫權行為不受限制,以致他們能肆無忌憚的一再違規,別的不說,如果警隊高層真的重視法律,豈容下屬行使警權時刻意隱藏身份?此外警隊對示威者、記者以至民主派議員的敵視,也使不少前線警察情緒失控,肆意挑釁。

《警察通例》第1章第4條寫明︰「《警察通例》屬強制規定。不遵從者可能須被紀律處分。」[8] 6月12日在譚文豪議員質問下仍拒絕出示委任證的警察處分了嗎?[9] 恐怕沒有,反正連保安局局長也為「速龍小隊」服裝不展示編號解釋,謊稱無位置展示[10],警員怎可能不有恃無恐?

警隊未有反省

也許有人會以「前線警員壓力大」作為藉口,例如《明報》引述的某匿名警隊高層[11]及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12],便把前線警員犯錯歸咎於示威者辱罵警員,或是有警員及其家人被「起底」公開個人資料。

這裏有幾個問題需要處理。

一,的確有示威者用非常侮辱的言辭去罵前線警員,而且相信會越來越多,但警隊是否應該先反省一下,為何會有越來越多示威者仇視警察?其中一大原因,是警隊多次濫權而鮮有後果,即使如朱經緯及七警案般在鏡頭下「斷正」,經過漫長程序後犯罪警員終於判刑,警隊有出來道歉、表達任何反省嗎?沒有。更何況這兩宗案件是罕有拍下警員犯案過程的冰山一角。

二,警察受過專業訓練,掌握極大公權力,更可以合法持槍,比起任何市民都必須冷靜處事,即使有情緒,也不可以被情緒蓋過專業判斷。那些叫人「隻揪」、隨便冤枉記者襲警、誣捏議員擊警方防線的警員,無論如何也是濫權,不能以情緒壓力為由開脫,否則令人極度懷疑警隊到底有多專業。

三,警隊作為紀律部隊,理應維持自身標準,不是其他人做甚麼他們就可以做甚麼——更何況警察濫權遠比示威者辱罵過份——見到同袍犯錯而不承認,反而指責其他人有錯在先,並不合理。就算有示威者犯法,警察要做的是制服及拘捕疑犯,而非行私刑報復,否則才是破壞法治。

四,關於「起底」一事,必須再三強調,我反對公開警員及家人的個人私隱(特別是網絡上很多人不查證,容易誤傳其他人的資料),與此同時,應認清網民以此手段作為報復的源頭︰警隊縱容警員執勤時隱藏身份、拒絕出示委任證,加上現有監警機制無法阻止警察濫權,「正途」失效自然會有人走歪路。這並說「起底」的做法正確,但警隊要解決問題,須向公眾展示公正懲處犯事警員的決心。

可惜的是前線警員一再違規,警隊上下一再護短,可見警隊根本不會反省。

應成立「監警公署」制衡警權過大

「反送中」運動發展至今,其中一大訴求為「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警察濫用武力、拒絕展示委任證等違規行為。

這個訴求絕不激進,亦不是甚麼「仇警示威者」的一廂情願,就連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也在《南華早報》撰文支持,指出監警會受到若干限制,不及獨立調查委員會有效尋找真相,他更認為長遠而言可提升警隊聲望。[13]但目前林鄭月娥仍然未有回應此訴求,僅在7月9日表示監警會已主動審視警方行動,呼籲主動提供資料。[14][15]

sipaphotosnine659282
Photo Credit: Ivan Abreu / Newscom / 達志影像
7月7日尖沙咀遊行期間,有參與者舉牌爭取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近一個月警隊的表現,已向公眾充分揭示這支紀律部隊極需要有效監察。短期而言,爭取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固然非常重要,然而這是比較被動的做法,主要針對已發生的問題,而且即使能查出若干警員的濫權行為並作懲處,仍難以說服公眾相信警隊整體會有任何改善——畢竟我們可以看到,警隊在朱經緯案及七警案後未有反省,在6月12日受到大量批評及指責後亦沒有反省。

因此,爭取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只是第一步,要在制度上確保能有效監察警隊、防止警察濫權問題,必須進一步爭取成立如廉政公署般具調查權的監察機構,在此姑且名為「監警公署」。[16]監警會正式成為法定機構之初,已被批評沒有調查權、定案權及懲處權,「只能做一隻『法定的無牙老虎』,甚至淪落為一隻『紙老虎』」[17],故這個「監警公署」必須擁有上述權力,獨立於警隊系統外,直接向行政長官負責。

誠然,成立「監警公署」不能解決所有問題,例如行政長官本身缺乏認受性的話,即使「監警公署」獨立於警方、直接向特首負責仍未能完全令人信服。這就牽涉到整個政治體制的問題,跟五大訴求的「實行雙普選」有關。但至少,制度上多一重監察,便對市民多一重保障,減少所有人受警察濫權傷害的機會。

相關文章︰

註︰

  1. 有關記錄詳見〈警員的處境只會越來越危險〉一文。
  2. 同上。
  3. 詳見〈向警方投訴警察使用暴力?——現有監警機制之不足〉一文。
  4. 【逆權運動】警員衝入麥當勞拉人? 事前一刻片段曝光(蘋果日報)
  5. 【逆權運動】警方唔克制驅散示威者:認X住我呀!隻揪呀!(蘋果日報)
  6. 聲明全文見香港攝影記者協會Facebook專頁
  7. 《警察通例》第20章14(2)條規定︰「便衣人員不論是否當值,在與巿民接觸和行使警察權力時,必須表明身分及出示委任證。」
  8. 《警察通例》第1章
  9. 詳見〈警員的處境只會越來越危險〉一文。
  10. 【6.12 佔領】李家超:速龍小隊工作制服 無位置展示警員編號(立場新聞)
  11. 警民破裂 警協會:政府應處理事件 高層:前線情緒起伏難免 有講錯做錯(明報)
  12. 警隊員佐級協會指某些警員情緒稍為躁動但並非不守紀律(香港電台)
  13. Andrew Li: A commission of inquiry into police conduct can help Hong Kong’s healing process – an amnesty for protesters cannot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4. 特首:首要找出問題所在 希望能對症下藥(香港電台)
  15. 林鄭月娥:修例草案「壽終正寢」 拒特赦拒設獨立調查委員會(立場新聞)
  16. 我搜尋得到最早提出這名字的是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
  17. 監警會「三無」「兩缺」難成大器 應落實全程監督平行取證(香港人權監察)

核稿編輯︰黎家樂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Kayu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