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網」恢恢、信賞必罰:「中國社會信用體系」將全面上路

「天網」恢恢、信賞必罰:「中國社會信用體系」將全面上路
Photo Credit: 劇集《Black Mirror: Nosedive》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共宣布在2020年,中國社會信用體系將全面上路,換句話說,科幻小說裡的天網在真實世界上演,而我們該怎麼看待這個問題呢?

想像一個世界,你生活裡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監測科技與大數據網絡的「法眼」。你的一言一行,都成為國家把你評分的依據,而且國家會用這個分數,來決定你的生活方式:分數好,買東西可以打折、看病可以賒賬、政府還會發給你免費的生活雜物;分數不好,政府不准你搭大眾運輸、不准你旅行住飯店、不准你裝修房屋,甚至連小孩都不許上學……

這樣的「天網恢恢、信賞必罰」的社會,您,喜歡嗎?而正是中共政權現在極力推動的「社會信用體系」。

社會信用體系是怎麼一回事?

預定2020年在中國全面上路的「社會信用體系」,它的出發點,反而是來自於民企的阿里巴巴。

2015年,阿里巴巴推出「芝麻信用」個人信用評估服務,利用它在中國網路購物、電子支付等壟斷性市場取得的個人資料,來考評信用,作為阿里旗下「螞蟻金服」個人金融服務的貸款依據。

但是阿里巴巴此舉,其實是更大政治動作的起手式。阿里巴巴與一班中國網路巨擘企業,所研發出來的大數據蒐集挖掘,以及社群網路監控、人臉辨識、聲音辨識等科技,很快就被中共政權看中,拿來作為「社會信用體系」的原型技術。

技術面有民企打前鋒,但是政治面上怎麼運用,就是共產黨的事了。很快地,各級政府就開始推出「社會信用體系」的雛型。例如說,前些日子,安徽省界首市有位大媽走路闖紅燈,才過到一半,對面大樓的電視牆赫然打出這位胡大媽的名字、身份證字號,連住家地址也全都露!

安徽這起事件,未必高科技到哪裡去,但是很簡單明瞭地說明了「社會信用體系」的套路:

  1. 監控個人的日常行為(真實生活裡和社群網路上)
  2. 將行為和個資資料庫做匯整
  3. 根據匯整的資料,來對個人做出賞罰
RTR36LN4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台灣人對「社會信用體系」的風向,可能超乎你想像

我試著深入挖掘了一下台灣真實的網路風向。出人意料的是,「社會信用體系」在台灣竟然還受到了不少的好評。有些人覺得,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利用大數據的力量,讓小奸小惡無所遁形,促使人人循規蹈矩。這豈不是好事一樁?

也有人從科技的角度切入。我有位朋友,聽完李開復的演講回來,跟我說,中國現在的大數據、人工智慧技術,都有超越美國的趨勢。大數據業界有句行話,所謂「有好的演算法,不如有好的資料」;如果「社會信用體系」應用所蒐集的大量資料,能夠AI科技有長足的進步,那,說不定科技的力量能夠讓中國成為更美好的國家呢!

但,這件事有大家想像的這麼美好嗎?

再舉一個著名的例子。

號稱「中國版館長」、「格鬥狂人」的徐曉冬,疑似因為屢次在公開場合與社群網路發言批評「中國功夫都是假的」,傷害了民族自尊心,致使他的社會信用被評為「D級」。這讓他的生活有多悲慘呢?不准搭飛機、搭高鐵、買房、裝修房屋,甚至連出錢讓子女註冊私立學校都不獲准。

當然政府不會告訴你徐曉冬是為什麼被降等。但如果上述為真,在民主國家生長的我們,真的很難想像,說錯話會衝擊一個人的生活,到這種程度。

這正是「社會信用體系」黑暗的一面。

又例如中國的維權記者劉虎,因為曝光官員的腐敗現象,不但被司法迫害,也在社會信用體系裡面被拉黑。不但不能乘坐飛機與高鐵,社交網路帳號也被吊銷,更無法找到工作。劉虎不無自嘲地說道:「我現在是成了政府的公敵」。

RTS1IZHI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歐美不是沒有技術,而是不這樣使用技術

徐曉冬與劉虎的例子,側面說明了,當中共這樣的極權政體手中握有高端技術時,會怎麼樣使用它來鞏固自己的權力。處罰徐曉冬,讓民族自信心能夠維持;處罰劉虎,讓官員狗屁倒灶的破事不致曝光。

回頭來看,西方國家有這樣的技術嗎?他們會這樣運用技術嗎?

從學術面來看,即使是立場較親中國的李開復本人,也承認歐美國高在人工智慧科技上,還是領先中國若干距離。但歐美對於人工智慧技術的應用,卻不如中國「社會信用體系」這麼徹底。也因此,常給人一種「歐美在人工智慧技術上落後中國」的感覺。

但這是非不能也,實不為也。

這種類似電影《未來戰士》(The Terminator)裡面的「天網(Skynet)」的高科技,早已不是新觀念,在歐美的文學、影視作品中更是經常被點名討論的議題。在喬治.歐威爾的《1984》裡面,監控黨員家裡的「電幕(Telescreen)」,就是作者對於這種高科技概念的摹想。

然而,這些作品對於「天網」的概念,往往抱持著批判的角度。

因為,歐美國家對於權力,是深具戒心的。

中共政權的本質,就是「控制狂」,以恐懼來促使人民自肅。「社會信用體系」的技術來到中共手裡,很快就成了政治監控的工具。網路上有一篇講到「新疆成了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安全到令人害怕」,一旦犯事,你的生活會變得寸步難行。

新疆的監控科技佈建之密、規模之大、種類之多,在人類歷史上也真是空前的了。但,整件事情背後只曝露一個事實就是,中共政權容不下任何對政權不利的因素,而且願意用最新最好的科技來執行「清除」的工作。科技愈進步,中共對人民的控制也愈強,寧可錯殺一百,不願放過一人。

這是赤裸裸的科技促成的權力濫用,您,同意嗎?

RTR29THI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值得我們反思的地方

歐美國家不是沒有類似「社會信用體系」這種,根本個人記錄來做決定的場合。你申請信用卡、辦房貸需要做信用調查(credit check),求職需要做背景調查(background check)。

但是歐美國家對於這種個資調查,是非常謹慎的,嚴格限制這些調查可以應用的範圍,而且必須徵得當事人的同意。有些國家、州郡甚至明令禁止個資調查被運用在一些事務上,例如租房,怕的是造成歧視的狀況。

這也使得民主國家,在把個資、監控科技應用在社會治安這檔子事上面,十分牛步化。

但,比起中國式的全面監控,歐美國家持保留態度。因為他們知道,社會的安全不是倚賴於國家赤裸裸的監視與暴力,而是來自於人民的富足、德性與認同感。

子曰:「導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導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用政治權術來引導人民、用刑罰來約束其行為,人民雖然會自肅,但是不會培養出羞恥心;用德性來引導人民、用禮儀來約束其行為,人民不但會自我檢點,而且會主動守護榮譽。

法國哲學家孟德斯鳩也說過:共和國家,以人民的德性來維繫;專制國家,以人民的恐懼來維繫。

中共這種無孔不入的監控體系,其實只是讓人民恐懼,而不是培養人民的德性。一旦因為政治、經濟、文化上的因素,政府對於人民的約束力減弱了,人民很快就會把恐懼丟在一邊,把劣根性找回來,一下子把中國社會打回原形。

以科技為手段的極權統治,並不能讓社會真正地進步。

這是我們需要深刻反思的地方。

延伸閱讀

本文經蕪菁雜誌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蕪菁雜誌』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