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依林拒走紅地毯的省思:服裝綁架了我們對美的定義嗎?

蔡依林拒走紅地毯的省思:服裝綁架了我們對美的定義嗎?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服裝應是展現個人性格與感受的物品,而非被外界所給的評論所侷限,時尚圈一直都有身形迷思,這股熱潮席捲了人們對於美的定義,可不代表明星無法扭轉紅毯思維。

文:柚子健健

金曲獎前夕,蔡依林在自己的社群平台上宣布不走紅毯了。這句話嚇傻了多少廠商跟觀眾,她說:「走紅毯的意義是什麼??我知道我沒興趣,那為何沒興趣?沒有熱忱啊。」紅毯一直是重要典禮的前哨站,為何不走紅毯能引起如此軒然大波?

紅毯原是給予高權位的人最高禮遇的表示,至今已從高權位延伸成為特殊努力的人都能享有的紅毯待遇。因此不是只有政府官員能走紅毯。各大獎像也非常重視紅毯環節。早期對於紅毯的印象為亮相功能,至今大家已習慣紅毯作為一種流行指標,舉凡每次大型典禮完三美三醜已成為名嘴間「美感素養」的評論條件。各大報紙抖大的標題讓明星們不敢亂選擇衣服,深怕一個不小心從天堂掉入谷底。

關於美的美醜到底是由誰界定的至今還是沒個準則,不少哲學家在美的想像中大動思想觀點,可從來都沒有哲學家在醜的想像中大吐苦水啊。紅毯一直是給予人高貴、美麗、個性、魅力等展現的最佳場域。姑且不論誰美誰醜,這議題應該先從誰適合誰不適合作為出發點,而非簡單的一個字就否決了幕後辛苦的工作人員與笑到嘴酸的紅毯明星。

身形飽受外界打擊,服裝決定了美的定義?

幾年前Adele曾因身形而飽受時尚大老說嘴,過沒些日子只見Adele穿著高端時尚品牌走在各大紅毯,一點也不見棉花糖女孩因罵名而撐不起時尚這件事。每件出席紅毯衣服與妝容都很相當恰到好處,儼然每件衣服都成了她的高級訂製服, Burberry頓時成了那幾年的話題品牌之一。

服裝應是展現個人性格與感受的物品,而非被外界所給的評論所侷限,時尚圈一直都有身形迷思,這股熱潮席捲了人們對於美的定義,可不代表明星無法扭轉紅毯思維。

曾記得有幾屆金曲紅毯還即時連線名嘴造型師,現場評論穿搭以及時尚度等話題,還是學生的筆者記得當時的名嘴們總以太胖、太壯、太黑、不夠亮眼等字眼定義了美與服裝之間的關聯。短短的幾分鐘評論葬送了服裝本質上的美與幕後用心良苦的工作團隊,而弔詭的是這些造型師從不是學習正統服裝設計出生的,也沒有將服裝的結構、材質、想法等傳遞給觀眾,只憑個人心中美的判斷標準來斷定美與醜,可惜了這些名嘴們空有嘴沒有思想。

難道胖的人不能穿美麗的衣服嗎?難道膚色黑就不能穿膚色嗎?答案是只要搭配的得宜當然都可以。服裝不該定義美的定義,紅毯上的重點應該是擺在「人」而不是擺在名嘴說不出的服裝品牌或思想上面。這個人所搭配出來營造出的氛圍與個性,以及美的地方是妝容還是配件小巧思,是否有契合到他的作品,或者剛好呈現某種想法也是一項重點,絕非只是一件衣服就能蓋棺定論的。尤其當事後能有機會給予觀眾適當穿搭概念時,永遠都只用噱頭宣言「三美三醜」等字眼掩蓋紅毯給人的真正意涵。

不作怪遵從自己的內心性格——怪美的

「我們都是從別人的口中所找尋自己的美。」或多或少有許多人會跟筆者一樣的感受,時常在某些時刻懷疑自己,覺得自己是不是在哪些地方可以再瘦些、精實些,卻忘了我們是才是主宰服裝的人而非被服裝給綁架住。

蔡依林提出不走紅毯這件事,筆者認為後面有一項極大的抗議,就是對美的標準。大眾媒體乘載了或多或少的教育責任在裡頭,紅毯明星們一直以來都必須經由別人的嘴或眼才能知道美是什麼,更卑微地說自己的掌控全是微乎其微,都由別人所訂而自己所為,穿上覺得自己不合適的服裝卻必須洗自己的腦說要相信團隊,只因這個形象屬於這樣的名字這樣的品牌。每個人都有讓人覺得美的地方,而非一昧地追求不屬於自己的美。

美感是經由觀看與判斷學習而來的

美充斥在生活周遭,而美感素養是經由練習而養成的,絕非只有批評。在好的服裝放在不對的人身上依然無法顯現出華麗,再不顯眼得人只要搭配得宜依然能夠在紅毯上吸睛。服裝無法定義美,美是由人們所自行評斷的。名嘴評論的一句話對於內行是無知,外行是感知。短短的幾步路卻影響了大眾對於美的標準與觀看方式,然而來不及解釋的名嘴們似乎也從未擔憂「素養」這件事對於產業的衝擊有多大。

筆者在教書期間就從聽聞國中生討論紅毯明星的時尚穿搭,這件事情有多可怕,當名嘴們把露胸、開衩到大腿、白皙等重點成為美的必要條件,多少青少年觀眾認為那才叫美,認為那樣的美才值得被讚揚,那樣才是美的標準,因而忽略掉自己本身的特色該有的美。

美感是一種需要經由訓練才能得到技能,絕非只有一種形式的單一標準方才叫美,如此被教育出來的美是窄的、單一的、平庸的。現今新媒體世代的崛起,除了獲取資訊便利與快速外,更多的是該如何「揀選」適合自己的這項技能。

如今十二年國教即將開跑,美感教育是教育部提案的重頭戲之一,我們對於美的想像似乎還是有些薄弱。台灣的大眾媒體對於美的準則還是有調整的可能性,相比於國外的紅毯,事後會有節目找尋不同身形的人來做講解,會將差不多的服裝進行講解與比較,除了讓觀眾更能知道不同於紅毯上稍縱即逝的美,更能深入美感的核心,讓觀眾學習如何揀選與辨別。

西方有個Adele東洋有個渡邊直美,他們美得勇於做自己,勇於穿出屬於他們個性的服裝,不需要刻意擠胸、露大腿就能贏得一堆人的讚嘆。相信未來的社會能有更多這樣的美女,盼求大眾媒體的一臂之力。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