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社會動蕩後,飢餓性格已融入中國人血液

長期社會動蕩後,飢餓性格已融入中國人血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如今天中國房地產不僅綁架了經濟,也綁架了人們的理智。在很多人眼裡:房子不單單是用來住的,更是用來增值保值的理財產品。

中國有句俗語:「赤腳的不怕穿鞋的。」大意是一無所有的人,無所顧慮,什麽都敢去做,而有地位、身分和財富的人,他們大多不敢做冒險出格的事情,做事前瞻前顧後,往往害怕這些「光腳的」。

這句話固然有一些道理,食不果腹、衣不蔽體的人更容易鋌而走險、作奸犯科。歷史上發生的大飢荒,災民為了活命,賣兒鬻女、易子而食的慘劇都會上演。

但是,中國還有一句耳熟能詳的俗語:「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富人未必總能處處克制,尤其是在面對經濟利益時,他們可能像螞蝗遇到血一樣凶殘和貪婪。

瘋狂的房價

過去十年以來,中國最賺錢的行業無疑是房地產。中國房地產行業的野蠻成長,令人嘖嘖稱奇,幾乎所有投入其中的人都賺到盆滿缽滿。曾經有一個故事講,一個外國人2003年來到中國,帶了200萬人民幣存款,在上海花100萬買了一套房子,然後投資100萬開了酒吧創業。十年後,酒吧負債累累,被迫結業,離開中國的時候他將房子賣了,拿到了1000萬,最後還賺了,他非常感概地說:「中國真是一個神奇的國家」。

中國像上海這樣的大城市,房價十年間漲十倍並不是天方夜譚,而投資實業,十年裡,利潤下滑10%都不止。房地產市場如今已經成為中國經濟的支柱,雖然居高不下的房價,引發民怨沸騰,但是政府卻不敢讓房價大跌,因為房地產市場已經綁架了太多方面,牽一髮而動全身。

房價上漲,固然能讓已經購房的人滿心歡喜,但是房價下跌對他們來說卻有如剜心之痛,大幅下跌甚至引發群體性事件。2018年,中國上海、廈門等地發生了因房地產開發商下調房屋售價,引發老業主集體抗議的事件。平頂山的一家房地產開發商降價20%後,抗議者舉著一面橫幅,上面寫著:「業主泣血聲討,跪求政府為民做主。」中國最大的房地產公司之一萬科地產,因為下調房價,不得不向約100名現有業主支付了100萬元的賠償金。

這樣違反市場規律的現象,說明了今天的中國房地產不僅綁架了經濟,也綁架了人們的理智。在很多人眼裡:房子不單單是用來住的,更是用來增值保值的理財產品。

2017年4月1日,中國中共中央、國務院決定成立雄安國家新區後,各路資本像鯊魚聞到血腥味一樣蠢蠢欲動。許多與河北相關的股票一路暴漲甚至漲停,各路炒房團蜂擁而至,沒過幾天,當地房價從設立前的5000、6000漲到了兩、三萬,還一房難求。當地政府為了避免當年深圳、浦東成為國家級新區後,房價被炒到天價的教訓,一度停止所有房產交易。

目前中國已有19個國家級新區,它們不僅是未來區域經濟增長的龍頭,也是房價穩定上漲的定海神針。中國房價的高峰時期,一些地方的售樓中心是人山人海、大牌長龍的現象,為了控制人數,還需要搖號、交高額保證金,因為他們相信買到就是賺了。

中國有那麽多大中小的城市,數不清的大小產地產開放商,並不是所有房子都能像北、上、廣和國家級新區一樣成為香餑餑。近些年,東北地區人口外流嚴重,當地的房價跌成了白菜價,依然無人問津。前段時間,黑龍江鶴崗的房價在網上爆紅,因為根據房價圖折算下來,有的房子價格低至500、600元/平方公尺,甚至三百多塊/平方公尺。類似的地方還有很多,一些本來人口就很少的地方,為了發展經濟,盲目開發房地產,卻沒能吸引更多外來人口,結果變成一座座空城。

最近幾年,中國政府在房價增漲過快的地區實施調控,加上中國經濟下行的壓力,房市崩潰論不絕於耳,中國房地產市場前景暗淡,不少中國的投資者將目光放到了海外。

大部分歐美國家的人並沒有將房屋視作理財產品,當地的房價也一直在合理的供需範圍內。但是一些國家為了提振經濟,鼓勵外國投資者買房,沒想到大門一開,後悔莫及,他們也像中國一樣被高房價綁架。

美國、加拿大、澳洲這樣的移民國家,房價的快速增長造成的惡果,責任自然不能全部落在中國炒房團的頭上,但一定是主要推手。根據澳大利亞統計局統計,自2012年以來,各州首府的房價上漲了近44%。澳大利亞是僅次於美國受中國人青睐的購房之地,僅2017年第三季度中國對澳洲地產投資就達10.24億澳元(約7.75億美元)。

根據澳大利亞國民銀行2017年第三次季度調查顯示,在澳大利亞購買住宅的外國買家佔比約為8%,其中中國買家佔其中一半。

目前美國、加拿大、澳洲都出台政策限制外國人買房,紐西蘭甚至在2017年宣佈禁止外國人買房。加上中國政府嚴格限制資金外流,中國人在海外炒房更難了,但是人性的貪婪沒有阻擋資本獲利的腳步,它還會繼續尋找下一個藍海。

近些年,不少中國資金湧入了東南亞窮國柬埔寨,帶動了當地房地產市場的繁榮。中國炒房團帶著大筆資金和國內炒房的經驗,在這裡炒房炒地,房價三年翻了五倍。

但是柬埔寨的總體經濟規模和人均國民所得很低,支柱產業是製衣業、農業和旅遊業,產業結構並不合理,很難像深圳那樣實現跨越發展。當地人對房地產的需求不強,主要是外國賣家在推動,不少中國買家買下的房屋很難再賣出去,形成有價無市的窘境,泡沫的破滅不過是早晚的事。

與中國的資金潮和人潮一同來到柬埔寨的,還有中國獨特的商業文化。柬埔寨一直是軍政府掌權,貪腐問題嚴重,曾經連續五年被評為東南亞最貪腐國家。當金錢和權力有機結合,無疑給當地社會造成更多災難,建築工程事故頻發就是一個例子。

近日,當地西哈努克市的一處在建中的七層建築發生倒塌事故,截至6月24日晚,已造成至少28人死亡,24人受傷。這棟大樓為一家中國公司所有,三名中國籍人士被當地拘留。

RTX1N4I1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瘋狂的蘋果

曾經有中國網友起了諸如「蒜你狠」、「逗你玩」、「薑你軍」、「糖高宗」、「棉花掌」之類有趣的名字,很無奈地來形容一些大宗物資價格的高漲給他們帶來的困擾。這些物資在一段時期價格瘋漲,固然有產量減少引發的供需不平衡,更不能忽視背後的「金融黑手」。

今(2019)年6月,中國的蔬菜和水果價格高漲,以蘋果為例,價格與往常相比上漲了一倍,達到了10元以上。有賣蘋果的攤販表示「現在要吃蘋果的都是土豪」,連總理李克強考察一家水果店,得知蘋果的高價後,也驚訝地表示「漲這麽高了?」

中國當局將蔬菜水果價格的上漲歸結於極端天氣造成的減產,但是央視財經頻道在2019年6月7日的《經濟半小時》節目中調查了「誰在推高蘋果價格」,其中提到「金融炒作囤貨居奇,蘋果期貨推波助瀾」的因素。

蘋果期貨是以蘋果作為標的物的期貨交易品種,2017年12月22日,蘋果期貨在鄭州市商品交易所正式上市交易,成為全球首個上市的鮮果期貨品種。

節目最後總結道:「蘋果期貨的開辟初衷,是借助金融手段,實現好蘋果賣好價格。但眼下,好好的蘋果已經成了投機者的『搖錢樹』。一些大宗蘋果經銷商們橫跨兩界,一邊把蘋果低價收購進庫,屯著不賣;一邊在期貨市場上炒期貨掙錢,順帶還把手上的蘋果價格炒高。一手金融炒作,一手囤貨居奇,而消費市場上的蘋果價格連續攀升,投機者們並不關心。」

瘋狂的潮牌

潮牌在中國曾經像舊時王謝堂前燕,只有少部分人消受,但是近些年漸漸有飛入尋常百姓家的趨勢。在海外留學圈,off white、supreme、yeezy幾乎成為中國留學生的標配。而一些剛工作的學生,不管經濟能力如何,一定要穿上幾件潮牌,才覺得自己在工作場合中會受到尊重。有時走在中國大街上,路過的大爺大媽可能都穿著一件你夢寐以求的潮牌。

如今的潮牌,除了設計前衛、時尚,價格也不菲,很多時候還會限量,它們並不是一般人能消費得起。最近幾年,中國的中產階級不斷壯大,2016年7月,《經濟學人》雜誌指出:「中國目前2.25億中產階級以年均13%增速,五到七年內將達5億人。」文章將中國中產階級定義為:「家庭年收入在1萬1500到4萬3000美元之間的群體,即每年收入在人民幣8萬到30萬元之間的群體。」

中國的中產階級不僅是中國商品、服務消費的龍頭,也是世界商品、服務消費的主力軍。根據麥卡錫《中國奢侈品報告2019》調查顯示:「2018年,中國人在境內外的奢侈品消費額達到7700億元人民幣,佔到全球奢侈品消費總額的三分之一,平均每戶消費奢侈品的家庭支出近8萬元購買奢侈品。」中產階級消費對價格不是很敏感,更注重消費帶來的精神滿足和愉悅,奢侈品、潮牌無疑可以給予他們這些需要。

另外,中國的80後、90後大部分出生在物質豐富、集家庭寵愛一身的年代,他們在消費上出手比父輩更闊綽。很多時候沒有儲蓄觀念,有多少錢就花多少錢,加上受現代信貸消費觀念的影響,很多人習慣分期消費,一些購物網站也提供了分期的服務,有人甚至買一盒餅幹也會分若干期來還清。《中國奢侈品報告2019》還指出:以「80後」和「90後」為代表的年輕一代,分別佔到奢侈品買家總量的43%和28%,分別貢獻了中國奢侈品總消費的56%和23%。

中產階級的壯大和年輕人的闊綽,讓潮牌在中國越來越有市場,而潮牌的限量與中國龐大的消費人群之間無疑形成了供需矛盾。在此背景下,也催生了系列商機和職業,從早期拉人頭代購,到後來各路資本進來炒期貨,賺到盆滿缽滿,也滋生了很多亂象。

2019年6月3日,優衣庫(UNIQLO)和紐約當代藝術家「KAWS」聯名的T恤在中國開售,引發了中國人瘋狂哄搶,堪比「喪屍片」。有些門店剛開門,很多人就百米沖刺般沖進去,到了店裡,碼數都不看,只管瘋搶,有些人還扭打起來。當貨架上搶光後,有人連穿在模特身上的也扒下來。

6月23日,愛迪達發售了歐洲限定的新款椰子鞋,在西班牙馬德里市中心的一家鞋店門口,一群中國人疑似因為排隊糾紛,爆發激烈地肢體沖突。

幾乎每次愛迪達發售新款椰子鞋,都會讓中國人聞風而動,通宵排隊,打架鬥毆更是家常便飯。潮鞋無疑是所有潮牌中的寵兒,它也是很多年輕男性的掌上瑰寶。以前兩個男人會為了一個女人打起來,而今天如果兩個男人扭打在一起,十有八九是為了一雙潮鞋。

潮鞋之所以備受追捧,除了它的好看和稀缺性,更多是因為它背後的經濟利益。一雙原價1800元人民幣的椰子鞋,在中國轉賣的價格可以在4000元以上。受利益驅動,中國的鞋圈還有了期貨鞋。

一些中國的潮鞋賣家會雇傭在海外的留學生排隊買鞋,鞋子沒有寄回國內前,賣家就開始賣期貨鞋,有時還會找代理發展下線。還有一些無良賣家,根本沒有買手和貨源,僞造貨單賣期貨鞋,利用「龐氏騙局」來圈錢,讓不少人上當受騙。

RTXXWPA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唯利是圖還是飢餓性格?

中國人從炒房、炒蘋果到炒潮牌,一次次刷新了人的三觀。資本逐利的屬性也許不分國界,為何今天中國有錢人的吃相總是如此難看?

2018年,英國《金融時報》曾經刊登過《中國人的飢餓性格》一文,文章稱:「中國由於長時期的社會動蕩,從而使得飢餓的陰影揮之不去,這在中國人的心理烙下了極深的印記,並潛移默化地改變著中國人的行為方式。飢餓性格的消極表現為佔有,擁有這種性格的人會想要最可能多的佔有。飢餓性格的可怕之處表現在:它具有很強的破壞性,擁有這種性格的人會在無法佔有其想要的東西的時候對東西大肆破壞。」

今天的中國,絕大部分人已經擺脫了飢餓,過上了中共所說的「小康生活」,中產階級越來壯大,有錢人越來越多。

但是,當你看到一群中國人在國外超市為了搶一罐奶粉,前仆後繼,打成一片;當你看到一群中國人到國外旅行,吃頓自助餐,張牙舞爪,鋪張浪費……

這一系列的脫序行為,不單單能用唯利是圖來解釋,更深層次的原因恐怕是這個民族早已融進血液的飢餓性格。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李華』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