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廿年回看香港】香港年青一代:北京請leave me alone!

【移民廿年回看香港】香港年青一代:北京請leave me alone!
Photo Credit: Thomas Peter/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這輩人恐怕擺脫不了中國當代吉卜賽命運,我父母上世紀50年代初為避秦投奔香港,生下我和一群姐弟妹,現在輪到我遠走異邦,香港對我越來越陌生。

文:何良懋(加拿大前卑詩版《星島日報》總編輯,現為網上平台廣傳媒(Media Analytica Inc.)行政總裁)

這次返港一星期原意是辦點公務,以及約見行家開開會,碰巧6月16日早上抵達,那天下午港島馬上舉行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遊行。我回到新界老家安頓好行李,出到九龍與老朋友敘舊,對方劈頭問加拿大移民新政策,說他一家兩口子打算三數年內結束出版生意,移居彼邦優遊林下,不欲留在禮崩樂壞的社會,要忍受一眾染紅港官的頤指氣使。

這位老友是道地香港仔,精於本地通俗流行文化研究,對中下層社會了解甚深,親歷1997年後政治經濟變化,覺得「一國兩制」這場中共自編自導的把戲漸露原形,尤其特區政府為迎合北京旨意強推修訂《逃犯條例》,過去四個月來根本不把港人真正憂慮放在眼裏,因而對於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為首高官的傲慢與偏見,不以為然。我聽罷,就說回到加國將替他查找目前移民規例,蒐集資料讓他參考。這位朋友於20年前我準備移民多倫多時說過:「香港甚麼都有,又何須移民?」當我遠徙邊疆十年,有次回港探親見到他,卻對我說:「你走得合時,還真的早走早著啊……」

世事沒有「如果」,歷史更不可能從頭來過。今趟與一班老同學、舊同事還沒怎樣相聚,剛下飛機五小時即參與人數破紀錄的大遊行,下午1時開始,在銅鑼灣至金鐘一帶,站在路旁拍攝近十小時,看到大量青年學生在我眼前走過,一副副稚嫩臉孔彷彿電視熒屏般不斷刷過,倒真有「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之嘆,後生可畏,長江的後浪肯定要接下香港這一棒。我估計,香港青年此刻最希望的是,請北京掌權大人leave me alone吧。想著想著,好幾次眼眶幾乎淌下熱淚!

WhatsApp_Image_2019-07-06_at_08_30_07
圖片來源:何良懋攝

那個星期天香港約有200萬人上街,我離港多年,不經意恭逢其盛,現場目擊老中青幼空群出來遊行,企圖靠雙腳拯救我城,此情此景,雖說早看過六四港人義憤,都不及這次貼地埋身,畢生難忘。我是名副其實少小離家老大回的阿伯,幸好沒淪為「維園長者」專辱罵新青年,總想到港人尚未心死。

我們這一輩「戰後嬰兒潮」漸次進入歷史,如用香港潮語就是「老海鮮」(“old seafood”)了,勿再倚老賣老,最好「不要阻住地球轉」!近月「反送中」新聞天天新鮮,比照遊行現場所思所感,我對年青一代充滿期待,願上天保守帶領新世代能運用智慧與愛心,和平地、堅毅地爭取港人配得的民主、自由、人權、法治,加上最為關鍵的:免於恐懼的自由,今後續享安和樂利的生活。

6月21日晚上10時左右,我與文化界友人聚餐後,轉往港島灣仔人山人海的警察總部一帶街頭走一圈,這兒人數上萬,秩序不亂,氣氛熱烈,有極多義工不停巡邏及傳遞物資例如口罩、蒸餾水等,年輕人佔九成以上,靠的是自己管理自己,且防止有人搞事,幸而無風無浪過了一夜。

WhatsApp_Image_2019-07-06_at_08_30_06
圖片來源:何良懋攝

原來這幾天香港好像無政府,警察都放軟身段,卻是上街市民抖抖氣、自由表達意見的良機。高薪厚職的大官,看到6月中旬這些青年勇於做義工辦大事的承擔精神,能不慚愧嗎——有錢有勢的高級公僕像越來越無能,無權無力的卻學懂自我管理。若長此下去,香港公帑豈非不斷倒進鹹水海?

在留港的最後一天,與一位「回流親戚」在銅鑼灣午飯,他透露,他的大女兒目下在多倫多大學攻讀,待四年後連小女兒也升讀加國的大學,他們就舉家「再回流」遷返北美,永遠跟香港say goodbye。

臨上飛機前,與一位曾在香港中文大學教書的同事晚飯,我說,我們這輩人恐怕擺脫不了中國當代吉卜賽命運,我父母上世紀50年代初為避秦投奔香港,生下我和一群姐弟妹,現在輪到我遠走異邦,香港對我越來越陌生。離開生於斯長於斯的地方不過22年,再回頭竟萌生一股疏離感!香港,還再是我的家鄉嗎?


※本文獲作者何良懋同意授權刊登

伸延閱讀:

責任編輯:黎家樂
核稿編輯:歐嘉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