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指《逃犯條例》修訂「壽終正寢」,可以當成「撤回」嗎?

林鄭指《逃犯條例》修訂「壽終正寢」,可以當成「撤回」嗎?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逃犯條例》修訂工作已經壽終正寢,the bill is dead,希望大家不要再因為大家用了不同的字眼有不同理解。」

「反送中」運動持續,特首林鄭月娥今日見記者,指明白市民希望從政府聽到對修例「斬釘截鐵」的答案,於是她指修例「壽終正寢」,還用英文補充“the bill is dead”。然而,在Facebook各大媒體觀看直播的網民對政府這個說法仍然是「不收貨」,質疑港府為何不將「撤回」說出口?

林鄭月娥指修例工作完全失敗,指自己亦已為此致歉,失敗原因是政府工作不足、社會脈動掌握不足、政治敏感度偏差,強調修例工作已全面停止下來,「但由於今日部份市民對於政府信任很脆弱,我仍然聽到一些擔心,甚至兩日前示威的一些海報上,都仍然懷疑政府會否在今屆立法會重提條例草案,我明白有人擔心,所以我今日清晰講明,《逃犯條例》修訂工作已經壽終正寢,the bill is dead,希望大家不要再因為大家用了不同的字眼有不同理解。」

其實,林鄭早在6月15日——200萬人上街反送中前一日——已經宣佈暫緩修例,以林鄭今日的說法她亦只是重申當日的決定。6月15日,林鄭指保安局長李家超當日會去信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收回修例草案恢復二讀辯論的預告,換言之立法會大會的修例工作會暫停。

然而,林鄭當時也說修例工作會暫停「直至我們完成溝通解說及聆聽意見為止」,令人感覺條例有「翻生」的可能,儘管她當日強調未就向公眾重新解說修例的工作設時限。

從今日各大直播記者會的媒體Facebook上看來,網民對林鄭此說法仍未收貨,不少人都質疑政府若同意就此撤回修例,何不直接了當,說出「撤回」二字,而要迴避一個百萬港人要求的簡單說法?

專欄「法夢」早前也解釋了「撤回」與「暫緩」的分別,指「政府所謂的『暫緩』,其實不過是收回李家超恢復二讀辯論《條例草案》的預告」,⋯⋯一旦民情稍息,政府隨時可以推進《條例草案》的立法進程。」

「法夢」強調撤回法案其實是「簡單的一步」:

在《議事規則》第64(2)條下,負責法案的議員或官員只要在恢復二讀辯論的預告中述明,恢復二讀的目的是為了撤回法案,便可以在在進行恢復二讀辯論的程序時,宣布撤回該法案。換句話說,只要李家超致函立法會主席,預告恢復二讀,並在信中清楚述明恢復二讀的目的是為了撤回《條例草案》,便可在之後的立法會會議中,宣告撤回《條例草案》。

一旦政府採取了這一步,若然政府希望重新就此立法,便需要完全由頭重新展開立法程序。

——《「撤回」與「暫緩」修訂,不僅是字眼上的分別》

而除了拒絕完全撤回修例,林鄭今日記者會也拒絕特赦被捕示威者。對於有人提出,對今次示威行動中涉嫌干犯罪行人士不作追究或特赦,林鄭月娥說,有關要求違反法治精神,重申檢控工作由律政司作出,不受干涉,包括她本人在內,不應在現階段干涉警務處調查工作、律政司檢控工作及日後法庭的裁決工作,政府需要依法辦事。

亦因為林鄭拒絕不追究被捕示威者,即使林鄭宣布願意與學生作公開對話,但展開對話的可能也不見樂觀。

林鄭月娥早前分別透過科技大學及中文大學的管理層,邀約兩家大學的學生會代表閉門會晤,但被學生拒絕。林鄭月娥今天見傳媒時表示,願意和大學生代表公開會面,但希望會面是沒有前設下進行。

然而,學生代表重申要滿足早前提出的兩大條件,才會與林鄭月娥公開對話。兩大條件包括:一、承諾永不追究六月九日至七月一日之反修例運動抗爭者;二、會面必須公開透明。除全體學界代表外,亦須包含其他界別之代表,並且必須有市民大眾以及傳媒在場。

林鄭承認,兩家大學學生會對她提議的模式不贊成,亦都有公開會面的想法,她表示願意和學生代表公開對話,「但我希望呢個公開對話是在沒有前設情況下進行」。

《立場新聞》報導,教育大學學生會就林鄭月娥表示能夠公開與大專學界回應指,教大學生會一直以來並未收到任何來自政府希望與他們對話的邀請,並重申只有林鄭滿足大專早前聲明所指的兩大條件才會考慮會面。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Alvin』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