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與想輕生朋友對話時的5個小建議

【反送中】與想輕生朋友對話時的5個小建議
Photo credit: Newscom/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缺少了同伴的南方再多陽光也沒有一絲溫暖,相反即使是下大雪的北方,只要我們在一起,我們可以互撐直到身體變冷。

文:Peggy Chan 陳詩韻〔註冊藝術 (表達藝術) 治療師〕

快樂王子選擇死亡因為他透過藍寶石眼睛看見社會的不公義。他甘願付出他的所有──身上的每一塊寶石與金箔,獻給城鎮內被欺壓的一群,直至他一無所有而死去。小燕子被快樂王子的無私精神所感動,同時他認為自己無法歸隊跟同伴到南方過冬。與同伴的失散加上寒冬將至,使他感到無比絕望,他好像看不到生存下去的理由,所以決定選擇跟隨快樂王子,陪伴他一起死去。

我從小就覺得這個童話故事根本就兒童不宜,好人沒有好報,多麼的難過淒涼。可是香港的現實卻更為殘酷,多少位王子與小燕子現在正感到心情複雜,像是一口氣喝下絕望、恐懼、擔憂、憂鬱與不知名情緒調配成的雞尾酒,味道苦澀辛酸卻不盡相同,難以言喻但又找不到出口。

快樂王子與小燕子的自殺漣漪正在香港蔓延。 我們不用否定或迴避,因為迴避不能解決問題。沒有自殺傾向的人不會因為這篇文章而突然想自殺的,反之寫這篇文章的目的是不再讓多一位快樂王子或小燕子離我們而去。停止自殺漣漪的最佳方法就是靠身邊的每一位以接納的態度、同理心及放下批判去多關心、多了解身邊同路人。要讓王子與小燕子知道他們並不弧單,他們只是看不到一大群燕子正趕來營救。缺少了同伴的南方再多陽光也沒有一絲溫暖,相反即使是下大雪的北方,只要我們在一起,我們可以互撐直到身體變冷。以下是遇到自殺傾向的朋友時的對話小建議。

                                                                                                               
不要說試著說
(理性分析)政府是不會理會你的,不值得你犧牲生命。我相信你一定在經歷很大的痛苦,才會有結束生命這個想法。你或者覺得已經沒有其他解決方法了,但我希望我能用我的一切方法去幫助你。我不想你受到傷害,因為你對我很重要。我還見到有其他方法,我希望你能至少嘗試一下。
原因:不是每位自殺者都計劃以死威脅政權,有時他們只是想停止那不能承受的痛苦。我們可以嘗試同理其痛苦。不是不可以理性分析,而是下一步,因為當當事人正在陷入情緒漩渦時,理性分析通常也不太能聽入耳,反而說出他的感受再嘗試提醒他自殺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表達你對他的愛與關心,更為有效。
這很小事,人生總有波折。
我可能不能完全明白你的感受,但我願意聆聽,會嘗試去明白。如果你不想講,我願意在旁邊陪著你。
原因:不要小看他們面對的困難與正在經歷的事情。嘗試讓他知道你會永遠在他身邊,聆聽他的感受。
(正面模式)你要學會欣賞身邊值得感恩的事情呀你不是單獨面對的,我會在你身邊陪伴著你, 與你一起面對。
原因:叫當事人學會欣賞身邊的人和事不如以行動告訴他,你就是他身邊值得感恩的事情。
唔好諗咁多負面嘢,我地講啲其他嘢啦!你有沒有想過怎樣自殺? 何時? 何地? 這想法持續了多久? 是什麼東西讓你仍在這?,除了我以外,你還有什麼可信的家人朋友嗎?
原因:直接查問一個人有否自殺意向絕不會增加自殺風險。用關心的語調與他討論可了解他的風險。自殺計劃越清晰,自殺風險也越高。如有需要,請立即報警求助或尋求專業人士支援,刻不容緩。幫他找出令他仍然留下來的人或事,更能扶持當事人。
不要這麼輕易就放棄生命, 這是個懦弱自私的決定。我相信你已經撐了很久,才作出這個困難的決定。你一定很累了。我很高興你願意將這份痛苦與我分擔。
原因:不要批評他的想法與行為。他向你尋求幫助是他最堅強勇敢的行為。他對自己的批評可能已經夠多、夠難受了。他此刻最需要的是接納與支持。

自殺的成因及風險因素有很多,心理學家Lyn Abramson與他的團隊研究出無望感(hopelessness)與自殺之關係。研究指出一個人如果期待將來有負向事件發生並且認為自己沒有能力去改變將來,將會產生無望感型憂鬱。不難想像當事人見到自己已經很努力抗爭,抗爭得身心俱疲,但預計結果並不能扭轉,他會感到無比絕望。我們常常說「即使失望,不能絕望」,說來容易,堅持卻可以很困難,因為希望像是信仰般存在,你相信有就有,相信沒有就怎樣找也找不到。沒有人能確切告訴你將來會是怎樣,會不會變好,還是會變得更壞。

「正向心理學之父」Martin Seligman及Lyn Abramson發展出歸因理論解釋無望感的想法與行為。若果當事人將單次的抗爭失敗歸因為內部 (把失敗歸因於自己的過錯,如自己沒有能力、不夠盡力、不夠勇敢等等,確實原因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當事人覺得自己要為事件的失敗而負上責住)、穩定 (如以後的抗爭也不會成功)及普遍 (如未來的所有事都不會成功,我的人生註定失敗),他可能會經歷習得無助感(learned helplessness) 。習得無助感的意思是因為接連不斷地受到挫折,繼而感到自己對於一切都無能為力,喪失信心,陷入一種無助絕望的心理狀態。我相信這個心理學詞彙正正就是近年香港人常掛在口邊的的無力感。

而解決習得無助感的方法正正就是改變歸因,即是個人對於事件結果的解釋。將歸因由內部改為外部 (失敗是因為政府不聆聽市民,而不是當時人的錯)、由穩定改為不穩定 (今日政府不回應訴求不代表他日政府仍然會繼續無視市民訴求,而事實是如果沒有年青人的努力爭取,逃犯條例早已通過,所以政府不可能永遠漠視市民)及由普遍改為特定 (今天的失敗只是這次暫時未成功,而不等如任何事均不能成功)。慶祝階段性勝利亦是保持希望的好方法。

請每一位王子及小燕子保重,冬天很冷,但還是會過,讓我們一起互相用體溫守著每一位。因為,一個都不能再少!

參考資料:

  1. 從「習得性無助」談如何幫助孩子不放棄
  2. The Hopelessness Theory of Suicidality
  3. What to Say to a Suicidal Teen

作者介紹:陳詩韻(Peggy)是註冊藝術 (表達藝術) 治療師、香港表達藝術治療協會聯合主席、「藝述行」表達藝術治療中心創辦人之一及日本和諧粉彩準指導師。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士 (主修心理學)及表達藝術治療碩士畢業生(優異)。現隨美國發展性轉化學院與自由空間修習「發展性轉化戲劇治療」。熱愛創作與心理治療,相信藝術與即興的力量。過往工作包括思覺失調計劃之個案經理及研究員,一直致力於社區工作,推廣社區精神及心理健康。

你可能會想看: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黎家樂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