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流寄生族》:比貧富差距更可悲的,是自我否定與欺瞞的人生

《上流寄生族》:比貧富差距更可悲的,是自我否定與欺瞞的人生
Photo credit: 安樂影片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奉俊昊導演其人性刻畫的細膩度與對社會觀察的廣度,故事當中並非只有描述單純的貧富差距,而是更往內部深層討論著人性與其內心矛盾的一面。

文:Kate. A(畢業於中國文化大學政治學系輔系韓國語文,榮獲教育部獎學金赴首爾誠信女大交換就讀心理與哲學,並於倫敦電影學院研修電影製作課程。曾任職於韓國媒體企業及電影幕後拍攝工作,現為專職作家。)

(以下有大量電影劇情,請自行斟酌是否繼續閱讀)

寄生上流劇照
Photo Credit: CatchPlay

韓國大導奉俊昊近期電影《上流寄生族》自上映以來,好評不斷,上映3周,香港票房將要破千萬。

榮獲康城影展最高殊榮「金棕櫚獎」並耗時六年打造的《上流寄生族》,其故事為講述金家一家四口皆處於無業狀態,因逢突如其來的機會,長子金基宇(崔宇植飾)受託成為了上流社會——朴家的英語家教。原本失業的司機金基澤(宋康昊飾)、妻子忠淑(張慧珍飾)以及長女金基婷(樸素淡飾)皆因一人得勢而雞犬升天,各自紛紛扮演不同角色、掩蓋同為家人的事實,共同在朴家底下工作,然而一場非在計劃之中的意外,造成了朴家與金家共同遭遇慘案的悲慘故事。

導演奉俊昊畢業於延世大學社會學系,社會學系正是有著能以宏觀角度以分析人性與社會的能力,奉導演在此劇當中,可說是完全運用了細膩的角度、宏觀的態度刻畫了上流與貧窮族群的人性與互動,在觀影後更是驚嘆著奉導演對於社會與人性的分析以及其文化底蘊有著非常大的厚度,使人想一再挖掘與回味。

人為什麼「善良」?

劇中有這麼一段劇情,金家人趁著朴家遠遊露營,於豪宅偷偷喝著小酒享受天倫之樂的夜晚,忠淑與金基澤有了這麼一段對話,金基澤對於朴太太的善良這麼說道:「朴太太有錢又善良」,忠淑反駁道:「不,朴太太是有錢所以善良」。

此句的含義道出了導演對於貧富兩方的觀點,說的正是「有錢人才有本錢善良」。倘若如在電影當中的一家四口那般貧窮,是連善良的本錢都不可擁有的,每日只能忙著思考如何賺錢、如何往上爬,若貧窮人家還繼續善良,那也只能繼續地延續貧窮了。

然而,善良還是不能當飯吃,在女主人的善良與單純之下,也為自家人招來了慘案。導演用這樣的表現手法,對於「善良」所引發後續一連串的慘案,想必除了想表達對善良的看法,也藉此警惕世人:過於善良是單純也是置自己於危險之中吧。

真正的「寄生蟲」另有其人

在直覺性觀影當下,自然的會認為所謂的「寄生」指的是金家四口人,然而仔細檢視原韓文劇名,其原劇名為《寄生蟲》,若從片名的角度思考,「寄生蟲」可不是飛來一陣,拍拍翅膀飛走就可以得到此稱的,寄生蟲其實並非金家四口,而是另有其人。

電影一開始原本搭著輕鬆的節奏,講述一家人為了環繞在上流社會如何巧騙的過程。然而故事發展到了中段,一場暴雨當中,原本被革職的管家雯光冒著風雨回到豪宅,金家人因而發現了藏在地窖底下的雯光丈夫,此角色的設計與出現,並非只為了建造懸疑或是更加表現貧富差距而設計,最為主要的其實雯光丈夫才是名符其實的第一代寄生蟲,「吃」、「住」都仰賴著朴家,甚至內心還非常崇拜朴社長,心裡充滿了感激,感謝朴社長給予的一切。

PST_STI-MKT-06
Photo credit: 安樂影片

兩方曾在雙方皆東窗事發後,發生了一陣扭打,金基澤在一陣打鬥過後問了雯光丈夫:「你就這樣一直待在這裡嗎」、「你沒有計畫吧」,雯光丈夫對於這些疑問,並沒有感到羞愧或是反駁,反而認為待在這兒才是他最好的選擇,而這樣的特性——吃、住、生活甚至是精神,都依附著寄主,不正是符合了「寄生蟲」的特性嗎?寄主便是提供了寄生蟲生存環境的生物——朴社長。

回到現實面,韓國貧富差距的存在眾所皆知,韓國大學的學子,各個莫不希望能夠擠進大財閥公司,就如同金家人想進入上流社會一般,以為自此能夠一帆風順。

然而進到了大財閥公司工作,或是依附著上流社會,雖然欺瞞了自己的外在意識,且能讓自己看起來光鮮亮麗,但這一切還是欺瞞不過自己的心,金家四口人所做的只是「依附」而非「成為」,金家四人並非自內在轉化,成為真正的上流社會,其本質還是那原本的自己,或許是一個連自我都否定的自己。

自我否定與欺瞞的人生

「氣味」是《上流寄生族》一直環繞的主軸。奉導演將一個人所散發出的氣息(或習性),使其具體形象化,轉化成為了由感官可以輕易感受到的「味道」,上流社會對於貧窮族群一直有著區隔,無法習慣與忍受貧窮階層的「氣味」。這樣的氣味,其實是在金基澤與朴家接觸後才發現到自己與上流社會還有這麼一個「隔閡」,原來這就是差別,這樣的心理因素也開始慢慢影響了自己,成為了金基澤心中最為耿耿於懷的一部分。

劇末,第一代寄生蟲雯光丈夫因妻子過世充滿怒火,從地窖中衝了出來,見金家成員一個就殺一個,金基婷因此在意外當中不幸喪命。在混亂的狀態當中,金基澤也由於心理早已否定了自己,被朴社長區區一個簡單的掩鼻動作給激怒了,這個怒火是參雜了自身的自卑與否定,怒火中燒的他,舉起了刀刺殺了朴社長,朴社長因此當場斃命。

然而若不是在自我的深層意識當中,同樣認為這樣的氣味是一種「負面」形象,甚至連自己都開始厭惡自己,難道會因為一個簡單的動作而起殺機嗎?

就算是因為前一天晚上的大雨造成家中淹水、以及朴家小兒子在庭院中嬉戲,形成貧富的強烈對比,淹水過後在體育館過夜的金基澤卻是依舊平靜,難道會因為突然想到貧富差距而引發出來的這個表面原因而殺人嗎?會舉刀殺人,不管是衝動或是謀劃,都需要非常強大的心理因素才能做出這般激烈的行為。

PST_STI-MKT-10
Photo credit: 安樂影片

故事尾端,金家長子金基宇與母親忠淑皆接受了刑罰,而一家之主金基澤則是不知去向。因緣際會下,長子發現了自己的父親其實是為了逃避殺人罪責、回到了那豪宅底下的地窖,無法在外在世界獨立生存的金基澤,化身成為新一代的寄生蟲,繼續依附在其他富人階級之下生活。

相信在奉俊昊導演其人性刻畫的細膩度與對社會觀察的廣度,故事當中並非只有描述單純的貧富差距,而是更往內部深層討論著人性與其內心矛盾的一面。

《上流寄生族》絕對是一部悲劇,一部描述貧窮階層身處在一個於社會與心裡都只能不斷否定並欺瞞自己的悲劇。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秉芳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