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的同時,格魯吉亞爆發了類似的議會衝擊

反送中的同時,格魯吉亞爆發了類似的議會衝擊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今天香港正值「反送中運動」,不知有多少朋友注意到差不多在同一時間,格魯吉亞首都第比利斯也爆發甚為相似的示威和議會衝擊?我們的視野會關顧得及、有所反思嗎?

文:王家豪(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研究助理)、羅金義(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副教授)

前蘇聯加盟國的獨立與民主化經歷,曾經是香港一些知識分子關注、參考的對象。例如五年前秋天香港爆發「雨傘運動」,據說不少傘運中人都愛看Netflix紀錄片《Winter on Fire》,讚嘆同年春天烏克蘭人在「廣場革命」中面對警察勇武抗爭,羨慕革命以「勝利」告終;相信大家也沒錯過全球點擊900萬次的YouTube影片《我是烏克蘭人》,片中一句「這裏成千上萬的人留在街頭,只有一個原因:我們希望脫離獨裁統治,獲得自由」惹人共鳴。

今天香港正值「反送中運動」,不知有多少朋友注意到差不多在同一時間,格魯吉亞首都第比利斯(Tbilisi)也爆發甚為相似的示威和議會衝擊?我們的視野會關顧得及、有所反思嗎?

AP_19174777914272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6月23日,格魯吉亞首都第比利斯(Tbilisi)國會外上萬名民眾聚集要求內政部長辭職及改變選舉方法。
民眾衝擊國會不離不撤

6月20日(香港「反送中運動」首次包圍警察總部前一天)俄羅斯國會議員加夫里洛夫(Sergei Gavrilov)獲邀到訪格魯吉亞國會,激起反對派號召群眾在國會大樓外集結。身為東正教議會大會(IAO)的主席,加夫里洛夫當日坐在議長座位上主持年度會議,並用俄語發言,使格國人感到侮辱。

接近凌晨時份,部分示威者試圖衝擊國會大樓,防暴警察發射橡膠子彈和催淚彈驅散人群,場面血腥暴力,至少240人受傷(包括警察和記者),有兩人失去眼睛。人權觀察批評警方在沒有警告的情況下開槍,有使用過分武力之嫌。

AP_19171790764752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示威者試圖衝入議會大樓,警方隨後使用了橡膠子彈和水砲。有240人受傷,300多名抗議者被捕。
AP_19171782417755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抗議者呼籲釋放被拘捕的抗議者,並要求內務部長辭職,很多人認為他要為抗議者與警察的衝突負責。

衝突導致至少300人被捕、121人被控擾亂公共秩序。國會議長科巴希澤(Irakli Kobakhidze)問責請辭,執政黨承諾明年國會大選改行比例代表制,令到「我們將有一個現有政治黨派全都能夠得到代表的議會」。

不過,示威者在國會外連續多晚集會,要求政府答允更多訴求,包括革除內政部長、提前舉行國會大選和釋放被捕示威者,否則不離不撤。部分示威者戴上單邊眼罩,上面寫著「20%」,抗議警方濫用武力之餘也抗議俄國侵佔格魯吉亞兩成領土。

RTS2J4AA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部分示威者戴上單邊眼罩,上面寫著「20%」,抗議警方濫用武力之餘也抗議俄國侵佔格魯吉亞兩成領土。

加夫里洛夫到訪似乎是這嚴重政治衝突的觸發點,但具體成因之辯依然莫衷一是:格國總統祖拉比什維利(Salome Zurabishvili)批評是俄國在背後策劃事故;反對派則抨擊政府是施政不當使然。究竟格魯吉亞政治危機的深層原因是外憂還是內患?

俄國:背後煽惑還是落井下石?

其實,加夫里洛夫不屬於執政的統一俄羅斯黨,在俄國政壇名不經傳;不過,他曾投票支持莫斯科承認南奧塞梯(South Ossetia)和阿布哈兹(Abkhazia)從格魯吉亞獨立,認同普京於2008年軍事介入格魯吉亞。這次格國政府錯估形勢,未有阻止加夫里洛夫到訪,惹來過萬群眾聚集抗議。他坐在議長座位上用俄語主持大會,觸發民眾對俄軍入侵的歷史創痛。

RTS7RZK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加夫里洛夫認同普京於2008年軍事介入格魯吉亞。

當年隨著蘇聯解體,南奧塞梯和阿布哈兹借勢宣佈獨立,分別於1991年和1992年與格魯吉亞交戰。內戰由俄國介入「調停」,以獨聯體名義派遣維和部隊進駐,令南奧塞梯和阿布哈兹成為事實上(de facto)的獨立國家。格俄兩國於2008年8月爆發「五日戰爭」,時任總統薩卡什維利(Mikhail Saakashvili)打算在南奧塞梯收復失地,引來俄軍入侵還擊,承認南奧塞梯和阿布哈茲獨立,格國則與俄國斷絕外交關係。

AP_18218652849628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格魯吉亞2008年與俄羅斯發生戰爭,但數日內戰敗,兩國至今仍然處於斷交狀態。
AP_18218652994715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一名格魯吉亞女士在俄軍的空襲下受傷。

現任執政黨主席伊萬尼什維利(Bidzina Ivanishvili)多次批評薩卡什維利當年的極端反俄路線,故現屆政府在外交上主張兩條腿走路:既尋求加入歐盟和北約,又推動格俄關係正常化。近年兩國的經貿關係重上軌道,俄國目前是格國的第二大貿易夥伴,也成為格國紅酒和農產品的主要出口市場,去年雙方貿易額達13.7億美元。旅遊業對格國本地生產總值貢獻近8%,去年訪格遊客達870萬當中,俄國旅客就佔17%。

不過,經貿利益並不足以消除格國人民對俄國的敵視,根據國際共和研究所(IRI)的調查,85%受訪者仍視俄國為政治威脅。

即或如此,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高級研究員Thomas de Waal相信,俄國因素只是這次事變的催化劑,卻不是主因。俄國真正介入事件,應從普京的禁飛令說起——在格國國會遭受衝撃之後,普京頒令從七月初起禁止俄航飛往格魯吉亞,同時俄國食品安全監管機構下令海關加強抽檢從格國進口的紅酒。克里姆林宮是試圖利用經濟手段左右格國國政,其實不乏前科,早在2006年就曾經對格國農產品實施禁運,回應薩卡什維利的親美親西方政策。

RTS2IXWO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格魯吉亞人痛恨普京介入。

莫斯科是致力阻撓格魯吉亞加入歐盟和北約,這也是2008年爆發格魯吉亞戰爭的主因——藉南奧塞梯和阿布哈兹等具爭議領土去牽制格國加入北約。近年第比利斯大力爭取撤銷相關禁運,而俄國也逐步放寬對格國農產品的進口限制。可惜俄格關係緩和相當短暫,而克宮對今次衝撃的回應,或將進一步動搖祖拉比什維利的管治威信。

政客「勝者全取」的歪風

「格魯吉亞夢想黨」(Georgian Dream)自2013年開始執政,惟施政表現每況愈下。美國國際民主研究院(NDI)進行的民調顯示,56%受訪格國民眾認為政府施政表現差劣,46%認為其施政方向錯誤,夢想黨的支持度跌至21%,黨主席伊萬尼什維利的負面評價達39%,成為格國最不受歡迎的政治人物。

伊萬尼什維利是格魯吉亞首富,雖無任何官職,但一直在幕後操縱由他創立的夢想黨。由於他有權無責,惹來民眾對政府不負責任、與社會脫節等批評。夢想黨未能兌現競選承諾,經濟改革成果有限,人民對高失業率、物價上漲、貨幣貶值等經濟困境愈見不滿;與此同時,政府屢次爆出黑金、貪污醜聞,進一步打擊管治威信。

AP_19172602880833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抗議已導致國會議長科巴希澤(Irakli Kobakhidze)辭職,但抗議者要求實行更大的改革。

夢想黨施政不善難辭其咎,但今次示威其實反映格國面臨更嚴峻的政治崩壞。夢想黨在2012年的國會選舉擊敗薩卡什維利代表的統一民族運動黨成為執政黨,兩年後第比利斯地區法院控告薩卡什維利在職期間濫用權力,迫使他逃亡到烏克蘭。薩卡什維利抗辯這起訴是政治檢控,事件曾一度引起美國和歐盟關注,但諷刺的是早於2003年他借「玫瑰革命」奪權,指控議會選舉舞弊,動員群眾強迫時任總統謝瓦爾德納澤(Eduard Shevardnadze)下台,到自己當上總統之後正是利用行賄罪名檢控和充公前朝官員的資產。

不過,謝瓦爾德納澤又可能正是這種冤冤相報政治倫理的始作俑者——他在軍事政變推翻格魯吉亞獨立之後首任總統加姆薩胡爾季阿(Zviad Gamsakhurdia)而掌權,從政以來樹敵眾多,兩次遭遇暗殺,故沿用蘇聯專制管治手段鏟除異己。

鎮壓民意的教訓

自從脫離蘇聯獨立之後,格魯吉亞飽歷政治動盪。它的政制參照歐洲議會改革,從1995年憲法訂定的總統制改行半總統制(2004年),2010年又改為半議會制,到2017年再修憲改行議會制。

更讓人憂慮的是政壇菁英之間的權鬥從未間斷,從謝瓦爾德納澤,薩卡什維利到伊萬尼什維利,都操弄群眾運動來滿足個人政治野心,奪權之後就推倒前朝政策和清算遺臣,但對政黨健全發展、法治、公民參與建設等正事卻乏善可陳。在缺乏深層政治改革的困局下,各屆政府組閣淪為新瓶舊酒,施政朝令夕改,管治效能難有提升。最終,政府逐漸背離群眾,走向專制,釀成一波又一波社會運動。

AP_19176682524600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執政黨格魯吉亞夢想黨宣布進行「大規模政治改革」,明年的議會選舉將實行比例代表制,但並未能滿足抗議者的要求。

夢想黨主張改善對強鄰俄羅斯的關係,但卻低估群眾的反俄情緒,自然不得民心;今天更似乎忘記歷史教訓重蹈前朝覆轍,利用武力鎮壓示威運動——薩卡什維利曾先後在2007和2011年鎮壓反政府示威,造成民間強烈反彈,使他即使在濫用行政資源和縱控選舉的詭計之下依然在大選中被反對派擊敗。現在輪到夢想黨對內缺乏民眾認受,對外被俄國咄咄進逼,施政勢將舉步維艱,甚或難保執政大位。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鄭家榆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