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治療師:一個父母與絕望子女的故事

家庭治療師:一個父母與絕望子女的故事
photo credit: newscom/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概這世上沒人能計算,究竟要多痛苦才足夠讓青少年跨過對死亡或刑責的恐懼,又或究竟怎樣的一個社會會讓人害怕生存。

(編按︰為抗爭而死亡的人,一個也太多。請各位讀者留意自己的情緒,如有需要務必向親友傾訴,或致電文末的求助熱線。也請各位多關心身邊的人。)


文:李姑娘

我是一位家庭治療師,我的工作需要接觸有自殺傾向的青少年。

我不曾見過一個企圖自殺的青少年是因為任性或天真而自殺,反之他們一般都是被困於極度痛苦的境況中,看不到出路,對生活完全失去希望,他們的情緒被持續煎熬至絕望,以使對生存的壓力大於對死亡的恐懼,才作出絕望的一步。

曾有一個中產家庭,父母皆是有識之士,要求孩子凡事有規有矩,他們以抽離視角分析自己幾番企圖自殺的女兒,認為她為求與父母不認同的朋友外出玩樂,於是以自殘來吸引父母的注意,亦以此要脅父母就範滿足她個人目的。於是父母一直以來選擇刻意不理會女兒的要求,認為孩子氣很快會過。然而,被漠視的聲音,不會完全消失,很多時會內化為更深層更消極的情緒,逐漸蠶食孩子精神健康,親子關係更見僵持不下。

在治療室中,幾番努力,女孩終於開口表白,父母都錯了,問題不在於她想與哪些朋友在一起,而是那份被持繼漠視的態度傷透女兒心,她不敢相信父母的愛及關懷,而只覺得自己是一隻被動的棋子。她反復自問,我是誰?我有事時,有誰會幫我?

RTS2J3LL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大概父母只著眼於自己作父母的權威,而忘記了孩子的情感需要。父母沒聽到的,是女兒感覺不到家中的愛,在冰冷的溝通中,她很孤獨,她渴求被明瞭、被回應、被重視。

在一次女兒不在的面談中,父親似乎還沒有聽清楚,再問一次:「難道佢想點就點?」

我:「若你失去了孩子,那怕你連聽她要求的機會也沒有。」

如果你還愛你的子女,除了擔心你作為父母的權力及威信外,可否易地而處地了解一下孩子的無奈,請嘗試調教對的頻道,聆聽及理解清楚孩子在說的是感受,接納他們心底內的危急的呼喊。

同樣地,大概這世上沒人能計算,究竟要多痛苦才足夠讓青少年跨過對死亡或刑責的恐懼,又或究竟怎樣的一個社會會讓人害怕生存。在絕處的青少年其實不需要太多的道理,也不需要被罵醒,不需要被批評是否值得,也請各位別低估當事人的困難,沈默漠視或更多的批判,只會增加雙方距離,把青少年推到爆煲崩潰。要救回孩子心,請身體力行回應,走出來關心聆聽每一個絕望的呼求,情感回應是需要「及時」「到位」,是刻不容緩的。

我們的政府若只講管治威信,只講警方士氣,用大道理譴責暴力或以暴易暴,通通都不能阻止暴力。要知道一直被漠視的不是「任性行為」,而是一個個活生生的生命,請不要抹殺他們在掙扎求存時的努力,他們曾期望過、曾付出過、曾耐性等候過、曾用盡不同方法,祈求能和平解決問題。

作輔導人員、醫護人員、社工的,都本著救得一個得一個的心態,盡力救回生命;在社會不同層面的人士,盡可能更多的理解及關心,在社區網絡中把一個個在邊沿的生命連繫起來。救回了,這班青年人還得面對社會沈重的壓力,面對未來,最後解鈴還需繫鈴人。今早(7月1日)還聽到林鄭在升旗禮中的動人致辭「政府的施政風格需要改變,要變得更開放、更包容,聽取民意的工作要革新」,容我天真再相信這可能是真話,懇請政府能調較正確的頻道,「及時」「到位」地聆聽清楚大家的需要及訴求。

文章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請看作者Facebook

24小時求助熱線/電郵

撒瑪利亞會︰28960000 / jo@samaritans.org.hk
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23892222 / touch@sbhk.org.hk
生命熱線︰23820000 / admin@sps.org.hk
協青社︰ 90881023 / yoenquiry@yo.org.hk
東華三院芷若園熱線︰18281 / ceasecrisis@tungwahcsd.org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黎家樂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李姑娘家庭治療室』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