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流寄生族》中的符號分析——界線逾越,食人的暴力,和難以擺脫的美國依附

《上流寄生族》中的符號分析——界線逾越,食人的暴力,和難以擺脫的美國依附
photo credit: 安樂影片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部電影裡融入貧富懸殊、社會階層矛盾、人性的貪婪等議題,有黑色幽默,也有令人意想不到的驚悚變奏。

文:梁冬莉(詩人,愛藝術與電影,教育工作者。想養隻貓卻總要出差)

早上去看了《上流寄生族》,史上首部奪得康城影展最高榮譽金棕櫚大獎的韓國電影。故事講述的是一個無業遊民家庭,通過騙術走入富翁社長家為其子女補習、當司機、做管家,逐漸墜入不可收拾的境況。一部電影裡融入貧富懸殊、社會階層矛盾、人性的貪婪等議題,有黑色幽默,也有令人意想不到的驚悚變奏。以下希望探討一下電影中幾個符號的象徵意義,內含劇透。

水蜜桃的暗語


水蜜桃在富爸爸朴家裡是禁果,由於管家對其過敏,長女多蕙喜歡吃卻不可嘗之。她和金家長子基宇互生情愫,基宇還偷看她的日記,也幻想日後能與她正式交往。金家借用水蜜桃皮粉屑趕走原來管家,成功讓窮媽媽成為新的管家。當窮爸爸基澤還在開玩笑說妻子是在為未來媳婦洗內褲的時候,仍不知道危險已在迫近。水蜜桃帶有夢幻的性象徵意味,但在朴家的階級界線下,這樣的結合是難以發生的,也只能成為金家在宿主豪宅裡肆無忌憚地享受時的幻想。

PST_STI-MKT-01
photo credit: 安樂影片
燒烤叉的暴力

朴家的生日派對上,雯光的丈夫被窮媽媽用燒烤叉刺死。叉上還帶著幾根烤香腸,直刺他的腰間穿腸破肚。這裡象徵著cannibalism, 一個因優越感而食人的社會。雯光的丈夫與金家不同的是,他甘於一直住在地牢裡,為朴社長進行每日的感謝儀式。而金家由於貪婪的魔性,意欲不斷往上流動,於是每步一個謊言地走向不可收拾的境地。吃人的象徵展現的是金家相對於前管家雯光夫婦,朴家相對於金家的內在優越感。這種暴力除了是報復和自衛,還帶出了金家對於低端階層盲目崇拜高端階層,「寄生蟲」樂於依賴「宿主」的一種摒棄。面對如此尊敬他的雯光丈夫,朴社長僅是一句「我認識你嗎」,再加以一副嫌棄其臭味的嘴臉。這樣的強烈對比引起基澤的羞辱感,致使其失控的一面。

PST_STI-MKT-21
photo credit: 安樂影片
地上與地下,不要過界

影片多次強調富人與窮人的無形界線。富爸爸朴社長經常說“Don’t cross the line”。富爸爸和富媽媽在客廳沙發上歡愉的時候,他道出了自己對於「踩界」的看法,而躲在茶几檯下的金家也聽見了。他評論當司機的基澤開車可能會踩界,但不會過界;而他身上的氣味卻逾越到後車座了。他認為那臭味像濕了的熱毛巾,像坐地鐵的人也會有的氣味。地下鐵就如金家生活的地牢一樣,隱喻著低端階層蝸居的生活是陽光照不到而潮濕黯淡的;朴家代表的一族是地上的社會群體,能在私人花園裡沐浴陽光之下(這也是金家長子非常中意之事)。金家的氣味無所遁形,這種嗅覺上的「過界」同樣不為朴社長接受。

PST_STI-PRE_09
photo credit: 安樂影片

富爸爸決定要解僱前任司機,也是因為他以為司機踩過界,在屬於他的後座做出逾越的、暗示挑戰權威的行為。「在我的座位上射精很興奮嗎?」透露了他對「下流」階層的嫌惡和蔑視。朴社長透過所謂的「理性分析」,抹黑司機和性伴侶是與毒品相連的人,進而貶低其人格。在朴社長的觀念裡,寄生與宿主,兩個不同階層的人應留在自身的位置而不可越界。這也折射了在韓國當代社會無形的權力。在財閥和政府操控的企業壟斷市場下,精英階層意圖維持自身利益和格局,社會流動性幾乎成為一種無望的幻想。

北韓的威脅與無法擺脫的美國依附

寄生的關係除了暴露貧富懸殊,另外也映照出南韓對美國的依賴。美國的影子存在於朴社長在美國的成就,他太太對美國貨的信任,還有強調芝加哥名校的學歷作為與朴家關係建立的條件。朴家夫婦總是時常拋出一句英文,代表他們「上流」身分的建立與美國不可分割。

PST_STI-PRE_11
photo credit: 安樂影片

另外,導演也在片中以黑色幽默滲透出對北韓的威脅。朴家的地下室是一個秘密,也只有前管家知道並用以窩藏避債的丈夫。它最初的建造是為了避免北韓入侵而提供的避難所,也為上一任主人帶來恥感。有趣的是,暴雨天的夜晚,當雯光夫婦用金家的短片作威脅,以訊息的發送鍵喻為北韓導彈的發射,又扮演朝鮮主播帶出的幽默段子,實際反映北韓核武擴張威脅下的恐懼。而用摩斯密碼發送求救信號和書信,甚至是朴社長和兒子用對講機溝通,同樣潛藏著韓戰時期的象徵。

從這一個角度看,一個房子裡面的人其實代表三個利益主體——無法擺脫宿主的金家是軍事上依賴著美國保護的南韓,秘密隱匿在地下室的雯光丈夫是恐怖的北韓威脅,還有外表亮麗善良、內心卻虛偽而不誠實的朴家夫婦實際是代表美國。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Abby Huang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