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自己記住,永遠不要成為這樣的「大人」

我想自己記住,永遠不要成為這樣的「大人」
Photo Credit: Vincent Yu/AP IMAGE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反送中抗爭中,我想要好好記住今日對這些「大人」的厭惡,同時也提醒自己,要做一個真正的大人。

頭痛不止。

本以為昨日去金鐘看醫生後,我的頭痛症能得以紓緩,結果,呼吸過無比醒神的空氣、被人形物體親切問候後,痛症不但沒有改善,更蔓延到心臟。

應該要好好休息的,但還是有一些想法,想讓十年、二十年後的自己好好記住,那就是:不是成為今日你鄙視的「大人」。

我說的「大人」,不是年滿十八或廿一歲的成年人,而是那些看著年青人被警察打至頭破血流時,一句「後生仔點解咁衝動」,然後就擺出一副成熟、看破世情的姿態來指點江山;是那些看著別人去為這個城市去付出、去捍衛時(捍衛那些我們在享受的東西),一句「我中立,支持理性討論,但暴力就唔得囉」,然後就將事情的前因後果完全視而不見,繼續過自己的幸福生活;是那些在經過103萬人用行動表態,網上民眾、專業人士、領袖們,甚至曾在政府裏工作過的人都指出是次修訂的種種問題時,仍然可以充耳不聞,然後左一句「好人好者,怕咩?」,右一句「咁鍾意反對,真係希望個逃犯就住喺你隔離」。

第一類「大人」,你們用「成熟」、「冷靜」來作擋箭牌,掩飾自己的懦弱;第二類「大人」,你們只見到自己想看的一切,口口聲聲說反對暴力,卻把後面更大、更殘忍的制度暴力統統忽視,見樹不見林;第三類「大人」,就是你把腦袋珍藏了多年沒有使用過,會天真地相信中國式法治,一種令人可以「今日犯了明天立的法」的法治,而更重要的,是報導了上千萬次,就算今次修例成功,台灣方面亦不會接收陳同佳——那個你們朝夕想著要他得到應有懲治的人,更遑論「日落條款」、「港人港審」等概念早已提出卻不被接納,假如說上一類人是見樹不見林,那很抱歉,你們則是連樹都未見到,看的只是一片樹葉。

我想要好好記住今日對這些「大人」的厭惡,同時也提醒自己,要做一個真正的大人。

AP_19164415721976
Photo Credit: Kin Cheung/AP IMAGES/達志影像

佔領以後,我被「無力感」三個字包圍了很久很久,覺得香港不會有變好的空間,只會不斷沉淪,直至身邊一位好友跟我分享了一則貼文,大意就是,要打好這場耐力賽,其實我們還有事要做,例如:好好鍛煉身體、好好進修,而最打動我的,是令自己變得強大,心靈上、能力上的強大,因為只有這樣,我們才可以有更大的空間,去幫助更多為我們付出過的人。

所以,假如你和我一樣,未有能力的話,那我們一起加油,好好努力。

假如你已經是有能力幫人的話,希望你能在你的能力範圍內做更多。老闆級數的,求求你,如果有空間的話,盡力為這班想用自己一分力來守護自己家園的後生仔提供機會——今次事件中的傷者,年紀最小的只有15歲,而警察現時更開始在大學宿舍搜捕,一旦被捕,隨時就已經是幾年起跳的「暴動罪」;有經濟能力的,捐錢和用行動支持那些有良心的企業,因為如果我們連消費的選擇都守不住,那無形中就等於支持對家;有多餘時間的,就好好向身邊朋友(特別是「大人」)講述事情的不同角度,喚醒在睡的人,和令裝睡的人不能再裝下去。

假如你是有孩子的父母,希望你能盡最大的努力去教導孩子,教他們明辨是非、分清是非黑白,同時,灌輸他們正確的價值觀,不要因為「人工高、福利好」這個賣點就去當那些要去對付民眾的警察,要實踐抱負、報效社會的工種還有很多,不必一定要當上以執法者之名,行殺人者之實的瘋子。

如果說生於亂世,有種責任,那大概就是,一種盡力讓有心人不用走得太孤單的責任。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Medium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黎家樂
核稿編輯︰鄭家榆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蕭家怡』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