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年生的金智英》書評:性別歧視日常,韓國女性習以為常

《82年生的金智英》書評:性別歧視日常,韓國女性習以為常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除了制度或規矩改變,女性對自我也要有新的認知,並重視自己的尊嚴。

文:沈宛臻

由韓國作家趙南柱於2016年出版的小說《82年生的金智英》,一推出即造成轟動,甚至成為百萬暢銷小說之一,真人版電影也預計於下半年上映。不同於其他暢銷書,裡面沒有華麗的冒險,也沒有高潮迭起的劇情,只有平淡敘述主角金智英34年的人生而已,但為何它能促成廣大迴響呢?答案很簡單,只因為它道出了社會上許多人的心聲,並引起韓國女性強烈的共鳴。

金智英,對韓國人來說是再平凡不過的名字,如同台灣的怡君、雅婷一樣,雖然普通,但同時也代表了社會上普遍的女性。而書中她所遭遇的性別歧視也很日常,在現實生活中每天隨時上演,無論是在學校、職場,抑或是家庭。只是主角不一定是她,可能是社會上任何一位女性,可能是你身邊的女性親友、也有可能是在看此篇文章的妳,當然,也可能包括我自己,只是我們並不知道罷了。

早在18世紀後期就有女性主義運動的發起,但男女權利不均的問題其實可以遠遠追溯至更早以前。最為著名的莫過於中世紀獵殺女巫的事件了,當時對於女巫的污名化,導致許多無辜的女性無端被燒死,當時是蓬勃發展的文藝復興時代,卻仍然有如此不人道的政治迫害。可見無論社會風氣或文化如何開放,男女之間的不平等始終存在。

放眼現代,即使女權議題得以伸張、引起關注,甚至能夠改善制度上的不公平並獲得保障,但父權社會的觀念思想仍然盛行。拿最近的時事作為例子好了,平成時代邁入尾聲,日本新任天皇德仁的即位象徵新世代的開啟,明明是個舉國歡騰的事情,但在他的繼承儀式上卻不見任何女性皇室成員,和他結縭26年的新皇后雅子也不能出席。《舊皇室典範》規定皇位只能由男性繼承,雖然這些都是百年歷史的傳統,但也多少能看出女性皇室成員在家族中的地位。不僅日本,同屬東北亞的韓國也有同樣的問題發生。根據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簡稱 WEF)去年發表的《全球性別差距報告》,韓國得了0.657分(最高分為1,最低分為0),雖然看起來很高,但這數據在亞洲地區是後段班,對比其高度發展的經濟及蓬勃的文化,如此事實不禁讓人感到失望。

明明有這麼多的不公平,為什麼這些問題至今都還沒獲得解答呢?制度也許可以藉由外在力量來改善,但觀念卻很難改變。從小我們接受的傳統就告訴我們:「女孩就應該這樣,女孩不應該怎樣……」即使課本有教導我們正確的性別觀念,但有些事實卻不是如此,漸漸地麻木了我們的潛意識,將一些不合理的行為合理化,甚至視為理所當然。如同書中舉的例子:為什麼男生的座位號在女生前面?為什麼男生的身分證字號是1開頭,女生卻是2呢?自己求學時也遇到類似情形,每次參加朝會,男生總是排在前面,有些女生明明個子比較矮小,卻還是要排在男生後面。

之前的我從來沒想過這些問題,但這本書猶如當頭棒喝,看完後才讓我驚覺這些我曾經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其實很多事情不合乎常理,可是卻又不敢發聲,只能默默忍受,甚至反而檢討自己。書中的金智英就曾在路上遭陌生人跟蹤,但他的爸爸卻怪她「為什麼這麼晚回家?」、「為什麼裙子要穿這麼短?」、為什麼、為什麼……,那又為什麼不能呢?只因為她是女生。雖然女生要懂得保護自己,但為何連自由的權利都要被限制呢?

近年女權意識抬頭,加上言論自由的開放,讓許多女性相關議題逐漸浮上檯面並且被探討。國際社會上也有許多相關運動或都讓人看到女權的進步,但如此進步也激化了兩性對立,甚至因此衍生出一股「仇女風氣」。2014年南韓著名的「媽蟲事件」便是其中一例,不只亂貼標籤,還有許多貶低女性的詞彙氾濫。不僅如此,更有藝人公開表示看過這本書後,遭到激進男粉絲焚燒周邊,這些都是厭女行為的表現。

本書的發行剛好搭上前幾年的#METOO運動,那我們要如何正視並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呢?我認為,除了外在制度或規矩的改變,女性對自我也要有新的認知,並重視自己的尊嚴。面對不對等的外在環境更要勇於表達自己的心聲,此外,無論是哪種性別,除了己方,更要多多站在異性方的立場來思考。很多時候彼此所承受的社會壓力和期許不同,如果彼此都能給予空間和時間去理解、尊重,或許就能找出平衡的方法和解答。我始終相信良好的傾聽一定能促成善意的討論空間,並在你來我往的對談中達成共贏目標。

因為傳統文化觀念、男女生理結構天生的差異,想要真正全方位實現男女平等,相信還有漫漫長路要走,但女性議題不能就此止步。期許將來電影的上映能讓社會更關注這項議題,並帶來更多的討論,讓所有的「應該、不應該」不再存在,並一起共創一個擁有和諧關係的社會。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