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年】在溫哥華,沒有遠近的距離

【六四30年】在溫哥華,沒有遠近的距離
圖片來源:溫哥華支聯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溫哥華近年有紅色力量滲入,但仍無損海外力量傳承當年屠城真相,堅持平反六四,並且繼續宣揚人權精神。

八九六四,當時只有十歲,1989年6月4日凌晨,我是個小五學生,跟隨家人從公屋搬到新入伙的居屋,平日這個時間必然在床上安然入睡,唯獨這一夜,我望著母親在新居哭得肝腸寸斷, 十歲細路,對世界大事一知半解,不停追問,母親哭著說不出來,父親沉重愁眉深鎖,這個便是我的童年一個重要記憶,所以往後六四燭火晚會有出席,始終童年陰影太重。

79年出生的我,除了八九六四,很多重要事件擦身而過,而又時機不對。18歲人生混沌正值九七回歸,英國中國與我何干?03沙士,職場衝過一段,巨浪翻過從頭再來,哪有資本買淘大花園。五年來重新累積,準備三十而立,遇上08金融海嘯,一洗如貧。2012年反國教,長女剛半歲,是否要像學生一樣,放棄工作日夜捍衛兒女?2014年雨傘運動,次子出世,也就跟著學生們在金鐘靜坐多個晚上,徒勞無功,最後也選擇出走香港。

RTR49I06
Photo Credit: Tyrone Siu/Reuters/達志影像
異鄉‧異見‧同一個夢

落戶溫哥華後,認識到溫哥華支聯會主席董李美寶,她強調溫支聯的角色,不止於與香港或其他地區支聯會的聯系,推動理念也不只是平反六四,更重要的是在加拿大國會的聲音,推動人權,17年聲援劉曉波,18年試過發起集會反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修憲刪任期限制,今年4月也在中國領事館外聲援佔中九子,至於六四活動,除了一年一度的燭火晚會外,在7月13日為溫哥華重要地標座落劉曉波紀念碑揭幕。

經過她的聯繫,並採訪有關六四三十年的人和事,她建議一併訪問在溫支聯工作超過30年的義工,這批默默無聞的人,通常在每年的活動做籌劃,打點一切。多數的義工也是在30年前的溫哥華,從電視台及收音機跟進民運消息,屠城過後,有人自發集會,不少義工也是在現場留下聯絡,遠在半個地球以外盡點綿力,其中一位義工回想三十年的歲月,甚至試過編寫有關六四的舞台劇,並在溫哥華公演,說到當年的激情,即使今日滿頭白髮,仍然熱淚滿眶。

受惠黃雀行動的李一平,八九六四時他形容自己是身在天安門的群眾,當時攻讀法律系四年級,鎮壓期間他身處死傷最慘重的木樨地,坦克、機槍、子彈擦身而過,幾年後輾轉經黃雀行動拯救,由快艇轉漁船入境,進入香港上岸見到第一個人便是朱耀明牧師,短暫停留香港兩年後再到加拿大,一住便是廿二年,讀過的法律不通用,言語亦不通,只靠技術性工作維持生活,直到近年才走到網絡,持續發聲,希望六四有平反一天。

61840532_762402697489506_709076589787008
圖片來源:廣傳媒
李一平
千里之外,傳承人權精神

曾居於溫哥華,早年在哈佛大學開設天安門歷史課的何曉清教授,著作《天安門流亡者:中國民主的呼聲》。她於八九民運期間,在廣州參與省港大遊行,她憶述當年全靠香港電視台的新聞,得知北京消息,對於當日中共屠城,至今仍然歷歷在目,她一直主張承認過去,才能面對未來,在她的課堂上,有不同國藉的學生,她提供不少圖片、信件以至影像,嘗試還原歷史真相,亦曾試過在課堂上拿出當年民運期間從北京偷運出來一條染有血跡的褲讓學生親手觸摸,感受歷史的證據。講求真實感受的教授,不畏強權堅持宣揚真相,換來的是五毛大舉侵襲,令她拒絕使用任何社交平台。

LI_BOOK
圖片來源:廣傳媒
何曉清與她的作品《天安門流亡者》。

要數溫哥華對八九民運最具影響力的華人,便是溫支聯前主席周盛康先生,他擔任主席一職多年,家中大廳仍放著司徒華親筆題字:「我自橫刀向天笑 去留肝膽兩崑崙」,雖然八十年代移民加國,但自六四之後,終此一生與溫支聯結不下解緣,可惜前年去世時仍有未圓之夢。

溫哥華近年很多中國移民,甚至有紅色力量滲入,但仍無損以上的海外力量,傳承當年屠城真相,堅持平反六四,並且繼續宣揚人權。今年溫支聯嘗試走入溫哥華中學校園,以認識歷史的方式,令世人得以知道30年前的真相。我由香港移居溫哥華,香港朋友勸告「走咗唔好望返轉頭」,溫哥華的新相識卻教曉我學會面對歷史。新一代的香港移民潮雖然與八九民運沒有直接關係,但卻在同一政權管治下黯然離開,我等中生代唯有「放唔低但睇開啲,擺低咗又唔代表唔理」。

62262987_2293475637580094_66791535151698
圖片來源:廣傳媒
圖右:周盛康
62243959_1005851962944621_48419224175488
圖片來源:廣傳媒

伸延閱讀:

責任編輯:黎家樂
核稿編輯:鄭家榆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龍華琛』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