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翠珊:生不逢時的鐵娘子?

文翠珊:生不逢時的鐵娘子?
photo credit: Toby Melville/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論政治手段,文翠珊與戴卓爾夫人亦不遑多讓,成為英揆之前更打破「三煞位」內政大臣一職的最長在任時間。看似無懈可擊的政客,究竟其「死因」何在?

文:張家朗(一名國際關係愛好者)

英國政局波詭雲譎,文翠珊(Theresa May)捱過數次黨內外不信任動議後,伴隨數天前表態容許支持就其方案進行二次公投,脫歐陣營的不滿已上漲至歷史高位,終於壓倒搖搖欲墜的文翠珊政府。經過三年的脫歐爭議,文翠珊離任已成定局。但回想三年前文翠珊來勢洶洶初拜相位之時,幾近有戴卓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重返政壇之勢。事實上,文翠珊亦刻意模仿鐵娘子的打扮及風格,意圖建立個人威信,例如初期便屢屢強調要建立「強大而穩定」(strong and stable)的政府。

而比起戴卓爾夫人一意孤行得失內閣閣員,奉私有化政策及疑歐論為圭帛,文翠珊政治立場明顯更受多派支持,例如文翠珊本人曾為留歐派,任內更宣佈終結緊縮政策,理論上更容易促進跨黨合作。論政治手段,文翠珊與戴卓爾夫人亦不遑多讓,成為英揆之前更打破「三煞位」內政大臣一職的最長在任時間。看似無懈可擊的政客,究竟其「死因」何在?

RTX6WB7S
photo credit: Toby Melville/Reuters/達志影像
文翠珊宣布辭職。
脫歐:不可能的任務

文翠珊在處理脫歐時主要面對三大派系:

首先是留歐派根深柢固的反對(亦是相對容易明白的一點)。脫歐本來於英國國內極具爭議性,當年僅以微乎其微的3%優勢通過,本來就不獲廣泛民眾支持。而後來不同傳媒更揭發脫歐派在公投前的宣傳具誤導成份,高估脫歐的經濟效益,而公投年輕投票率低亦使公投結果為人咎病,認為第一次公投的結果並不是國民的共同意願。

至此,早已可預視強推脫歐面對的阻力重重,最起碼公投敗陣的「留歐派」(約一半工黨議員,蘇格蘭民族黨,自民黨,及小量保守黨「叛徒」)便不會輕易容許英國成功脫歐。及至今逾280位國會議員更表態支持二次公投,希望有機會推翻一次公投的結果。當中於四月的指標性投票(indicative vote)中有273位議員表態保留關稅同盟,以緩和脫歐構成的經濟打擊。對文翠珊而言,這四成國會議員就算她再扭盡六壬也不會支持任何實質脫歐方案,是反對陣營鐵票,難以撼動。唯一的希望是把方案內容盡量貼近軟脫歐路線,以吸納留歐派的支持。

話雖有六成的脫歐派票源可拉攏,但能夠為文翠珊所控的其實幾希。先是工黨出於政治利益的盲目反對。工黨黨魁郝爾彬雖表明支持脫歐,但作為反對派,其深明脫歐限期一次又一次的延長足以磨蝕保守黨管治威信,為下一次大選增加籌碼。故早於年前工黨已推出六大測試,極盡反對之能事,例如其中一項測試便要求脫歐方案能完全保留英國現有的利益 (exact same benefit);直至今年五月又籍口保守黨內部混亂,拒絕繼續談判,令文翠珊尋求工黨支持的計劃胎死腹中,希望拖垮保守黨。倘若要獲工黨支持,文翠珊則必須同意脫歐後要留在關稅同盟,變相與留歐無異,只是名義上脫離歐盟 ,卻同時失去經濟自主權。但留在關稅同盟則會立即得失黨內硬脫歐派。

RTS2AS12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一月英國國會脫歐表決後。

更甚,保守黨內部有強烈的硬脫歐傾向。硬脫歐派系(主要以約翰遜、Jacob Rees-Mogg 為首) 堅信既然已決定脫歐,就應該一不做二不休,要完全脫離歐盟,即使無協定脫歐,重回世貿貿易協定基礎上與他國進行貿易亦在所不辭,認為英倫三島有能力獨立於歐盟。姑勿論硬脫歐派系的論調是否合符事實,譬如財政部並預言無協定下脫歐的結果會是「災難性」,損失過千億美元,但硬脫歐派大多出身於保守黨的草根階層,亦是該黨的基本盤。文翠珊當年成功繼任英揆,很大程度亦是建基於她由留歐派急急跳船至硬脫歐派系,更揚言 “no deal is better than a bad deal”; “Brexit means Brexit”。雖然硬脫歐派在議會上不具決定性影響,但要無視其訴求,一方面會消耗支持脫歐方案的基本盤,另一方面在政治上不道義,可能完全得失黨內草根黨員,加快其下台的步伐。

面對國內立場殊異,文翠珊政治上在三年前已注定前路茫茫。我們可以嘗試幻想數個可能性:

1) 假如在脫歐後,文翠珊一心支持硬脫歐(亦即是剛繼任時的取態)會發覺完全斬斷和歐盟的經濟聯繫,根本難以說服留歐派及軟脫歐派支持。除了硬脫歐派少於100票的基本盤,文翠珊理論上是眾叛親離。在這個情況下,同樣會面對保守黨內留歐派及軟脫歐派,甚至在國會層面上的不信任動議。無序脫歐亦不會可能成功通過(後來國會便投票決定英國無論甚麼情況下也不可以無秩序脫歐)

2) 脫歐後文翠珊旋即改為支持留歐,立即進行二次公投,基本上違反政治現實,更是違反公投意願,除了死忠留歐派外,幾近整個國會亦會反對,不能選擇。

所以到最後文翠珊能夠選擇的方向只有,亦只可能尋求中間點,一方面保持強硬脫歐,另一方面減少對經濟的實際打擊,亦逐漸演變至今的文翠珊方案(如契克斯計劃中便提出適用於雙邊商品貿易的「通用規則手冊」(Common Rulebook) ,卻又要脫離關稅同盟和單一市場),變相淪為不軟又不硬的脫歐方案。問題是,文翠珊方案與順得哥情失嫂意無異,即使多次試圖闖關,在方案內容十有八九保持不變,根本無法動員硬脫歐派系、反對派(工黨、留歐派)的支持,截止第三次投票仍然差58票才能通過方案。所以對左右逢源已久的文翠珊而言,僅存的一線生機在於與工黨合作,亦即最近期的談判,考慮是否保留關稅同盟,令脫歐軟著陸,冀望工黨支持票可以蓋過硬脫歐的反對派,尋求通過方案。然後文翠珊又無可奈何面對工黨出於政治利益的反對,不可能獲得跨黨合作。在一個政治立場壁壘分明的國家,基本上所有潛在方案亦告無效,即使再多的交涉亦於事無補。

RTX6WB6J
photo credit: Toby Melville/Reuters/達志影像

當然文翠珊失敗是否完全歸咎於脫歐的結構性問題?不是。文翠珊高估其政治魅力,其沉悶乏味的演說風格被戲稱為“Maybot”便可見其魅力之低, 硬生生地在一場大選中將民意巨大領先的優勢,數十日間蒸發,更失去保守黨在國會中的多數優勢。而其為人優柔寡斷,未有認清政治現實加快脫歐談判崩盤,譬如《紐約時報》評論便指假若文翠珊一早採取更親歐的立場,或許早可促成與工黨合作,不會淪為如斯田地。

但問題是各派就脫歐一事上分歧甚大,要保留單一市場或關稅同盟,歐盟很大機會要求英國保持人員流通,完全違反脫歐派的立場;即使退一萬步,文翠珊願意妥協保留關稅同盟或單一市場, 工黨為保選舉利益亦可再作籍口,否決方案,而這也未必得到多數同意(事實上四月舉行的指標性投票便反映國會對所有其他方案均表示反對)。這本來就是一個沒有解決方案的政治問題,更不是20-30席議席之差就可以改變結局。

鐵娘子重生,面對脫歐亂局恐怕也無能為力。同一樣的背景、同一樣的性格,同一個性別,同一個眾叛親離的下場:但鐵娘子在位間尚有建樹,歷史評價毀譽參半,而文翠珊三年不到的任期卻被脫歐問題弄得焦頭爛額,最終淚灑唐寧街。

英國歷史上必然不止一個女首相,但很難會再出現一個女首相會像文翠珊般生不逢時,哪怕在錯誤的時間做正確的事亦無法力挽狂瀾。歷史會記住這位性格強硬卻被軟硬不吃的英國人辣手摧花的鐵娘子。成也脫歐,敗也脫歐。

責住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羅元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名人』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