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半夜居然要吃香蕉?》:任性是我的生存之道,家就是我的戰場

《三更半夜居然要吃香蕉?》:任性是我的生存之道,家就是我的戰場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小罹患肌肉萎縮症的鹿野靖明,如何堅持「辦不到的事就是要靠別人」努力生活,雖然四肢行動不便,全身上下只剩一張嘴與一隻手可以動彈,卻瀟灑自在地活出精彩自信的人生,電影中看似悲慘的生活既不感傷也不濫情。

常看日本戲劇或電影的人應該會注意到,有些經常出現的配角演員,精湛的演技可以完美消化各種角色,演出沒有違和感又不會搶走主角光采,像生瀨勝久、竹中直人、安田顯、吹越滿、要潤、山本耕史⋯⋯,當然,還有奇怪片名的電影《三更半夜居然要吃香蕉?》男主角大泉洋,一部影片若缺乏這些綠葉陪襯往往有些單調枯燥。

號稱「北海道木村拓哉」的大泉洋,身兼演員、歌手、主持、聲優,還有高中歷史地理與公民科的教師資格,是北海道最具代表的超級巨星,據說紅到走在札幌會引起暴動。其實對大泉洋最初的印象是《派遣女王》的「捲毛」東海林,之後又與篠原涼子再次合作《黃金豬女王》,看似不搭的外型,CP感卻十分速配。

大泉洋主演的《三更半夜居然要吃香蕉?》改編自真人真事的紀實文學小說《三更半夜居然要吃香蕉?肌肉萎縮症.鹿野靖明與志工們》,高畑充希三浦春馬共同主演,敘述在北海道出生、從小罹患肌肉萎縮症的鹿野靖明,如何堅持「辦不到的事就是要靠別人」努力生活,雖然四肢行動不便,全身上下只剩一張嘴與一隻手可以動彈,卻瀟灑自在地活出精彩自信的人生,看似悲慘的生活既不感傷也不濫情,反而帶著不落俗套的喜劇調性。

《三更半夜居然要吃香蕉?》全片在北海道取景,完美還原90年代的日本樣貌,片中鹿野靖明的家就是本人居住的地方,服裝、眼鏡、輪椅、陳設與道具也十分考究,真實呈現身障者的不自由與心境轉折。原著與電影也記錄了鹿野並未與家人同住,前後由超過500位志工與居家服務員及個人助理(介助者、Helper)共同交織而成、自立生活的真實場景。而大泉洋更為了詮釋鹿野靖明特別減重十公斤,難怪在看北海道電視台的《請勿轉台!》時,驚覺他實在爆瘦太多,因為兩部戲的拍攝時間相距不久。

大部份主角為身障者的類型影片都喜歡走悲情、勵志或感動路線,劇情發展到後面越來越哀傷,但《三更半夜居然要吃香蕉?》卻迥然不同,從片名就直接點出鹿野靖明愛「使喚」人的特性。

導演前田哲也沒有刻意將生病的主角塑造成悲劇英雄或掩飾其性格缺陷,反而忠實呈現鹿野靖明自大、機車、樂天、意見多、脾氣差、愛碎碎念等性格,還愛喝紅酒、看A片等,但熟識之後才了解他的任性鬥嘴是因為生病,其實他比任何人都更堅強。

其實鹿野靖明的個性及行為並不討喜,前段戲份甚至有些讓人反感,不但總是對照顧自己的志工頤指氣使,還是個自我感覺良好、完全不在意別人感受的任性鬼,但透過高畑充希與三浦春馬的角色,讓大家了解到大泉洋在任性行為的背後,必須付出比普通正常人更艱辛費力的生存,而大泉洋的獨特魅力與細膩心緒,也讓人對他不離不棄,更讓3位主角不知不覺中產生了曖昧的三角關係。

【三更半夜居然要吃香蕉?】劇照-大泉洋(左)要求飾演志工的三浦春馬(右)代筆寫情
Photo Credit:天馬行空

雖然真實是有點悲情的故事,然而編導採用比較溫馨喜劇的方式,看似搞笑卻發人省思的情節,以喜感的方式表現出男主角行動不便造成的困擾,幾段戲的場面調度頗具巧思與趣味性,像高畑充希與三浦春馬的天台戲,尷尬點就恰到好處。舉重若輕的劇情描寫與角色刻劃相當出色,導演將理想與現實妥善鋪陳,呈現了日式本格派的喜劇風格與溫情戲碼,更碰觸到身障者也會產生的情感與性慾部份,比單純行為描述的電影更多些了深度與哲學思考,打破世人對於身障者的刻板印象。

「任性,是我的生存之道。這個家,就是我的戰場。」電影中有一幕場景,也是原著與電影名稱的由來,患有不眠症的鹿野靖明基於對死亡的恐懼,害怕睡著後再也醒不來,於是要求志工去買香蕉的劇情。

鹿野靖明認為無論身障者自身或家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應該要有自己的生活與主體性,不能為了照顧障礙家人而失去了自我。因此鹿野選擇自己住,與母親維持著母子關係,而非照護關係。「即使身為極重度的障礙者,這仍然是我的生活!」

雖然電影意圖讓觀眾感動,將身障者題材拍成笑看生死的輕快喜劇,但故事敘述略顯零散,角色的內心層次轉折不全,挖掘深度不夠,輕鬆有餘卻感人不足,齊全題材被拍成零散稀碎的片段,無法緊扣住觀眾的情緒,用力過猛的浮誇設計、刻意情節與煽情氛圍,將滿手好菜炒成大雜燴,基本上仍是一部拍給旁觀者當看戲的作品。

但不得不稱讚,本片的靈魂人物大泉洋撐起了這部電影,從剛開始的使喚志工,到後來發現到他的堅強、獨立、脆弱、任性等各種樣貌,大泉洋都表演非常細膩精湛,將角色詮釋的極為討喜逗趣,又賦予深厚情感,舉手投足充滿渾然天成的喜感,搭配高畑充希的呆萌可愛與三浦春馬的真誠善良,三人化學反應十足。

以前會覺得大泉洋普普的外型怎麼當主角,配不上新垣結衣、北川景子、戶田惠梨香、長澤雅美、柴崎幸等女星,之後才發覺其實他是自帶光環的魅力型男演員,搞笑嚴肅正派反派⋯⋯各種角色都難不倒他,無論是《派遣女王》中與篠原涼子從看不順眼到產生感情、《地之鹽》裡內斂的考古學家、《真田丸》中無奈的真田信幸、或是絲毫不遜於小田切讓版的《東京鐵塔》(甚至外型更接近原作者中川雅也呢!),而《泡吧偵探》更是連拍三集電影⋯⋯連上綜藝節目時表現的機智反應、妙語如珠與幽默自嘲,都讓人忍不住越來越欣賞這位「北海道木村拓哉」。

在《三更半夜居然要吃香蕉?》正式開拍前,大泉洋原本以為是要演出性格不佳的身障者,直到與曾經陪伴鹿野靖明的志工聊天後,才領悟到「鹿野靖明其實一點也不任性,他只是想要普通地活下去。」更在醫療指導的專業教導下,大泉洋每寸肌肉的微小動作,都如實展現肌肉萎縮症的不自由狀態。

女主角高畑充希從日劇《問題餐廳》、《大姊當家》、《忘卻的幸子》、《過度保護的加穗子》到《警察之家》,顏值與演技在眾多新生代女星中的都算是佼佼者;而童星出道的三浦春馬,在《我存在的時間》、《殺人偏差值70》等也充份展現了精彩多變的演出。其它合演的綾戶智惠、萩原聖人、佐藤浩市等人也都是好戲的演員。或許可以說,本片是靠這些出色的演員救起來,讓勉強及格的分數拉高到80分以上。

【三更半夜居然要吃香蕉?】劇照-一場高畑充希(右)與三浦春馬(左)的校園約會,洋
Photo Credit:天馬行空

從擔任道具、美術助手到自由助理導演,導演前田哲累積多年的片場經驗,曾與伊丹十三、阪本順治、黒澤清、周防正行等國際知名日本大導演共事,改編過伊坂幸太郎、漫畫《麻辣開鎖王:電影版》、《極道美食王》等暢銷原著,擅長拍攝喜劇類型電影。抱著衝擊世人價值觀的覺悟,以「娛樂喜劇」的類型試圖打破對身障者的成見。當觀眾在電影院內又哭又笑之餘,也能深刻接收到鹿野靖明的人生哲學。

「『辦不到的事,就是要靠別人』的人生哲學,絕對是鹿野靖明對於世間成見所下的挑戰書。」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fanny』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