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沙刑》:透過斯德哥爾摩富二代 揭示瑞典階級差異

《流沙刑》:透過斯德哥爾摩富二代 揭示瑞典階級差異
Photo Credit: IMDb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看完Netflix上的瑞典連續劇《流沙刑》,這部劇集很勇敢地點出了瑞典正在面臨的問題,也點出了許多下一代正在挑戰瑞典價值觀的例子。

經常一直談瑞典的好,今天來講一下瑞典社會遇到的挑戰。

昨天剛看完Netflix上第一部的瑞典連續劇《流沙刑》(Quicksand),非常寫實地呈現出斯德哥爾摩上流社會的縮影,尤其是他們子女的教育問題和開始氾濫的毒品現象。詢問過瑞典友人,他說近一二十年來,首都的階級現象越來越明顯,大家對於瑞典平等均富的形象現在可能只存在於鄉村地區。

住過斯德哥爾摩的人都會知道,哪區是高級住宅區、哪區是瑞典富人區、哪區是中國人區、哪區是土耳其社群、哪區是伊拉克社區等等,每個區的社經狀況相異,區內的學校品質差異也越來越大。基本上和陌生人聊幾句,知道她/他住哪,就能對其背景與經濟狀況有所掌握。城市內的階級已形成,雖說此現象在國際大城內並不陌生,卻挑戰了瑞典傳統。

故事圍繞在斯德哥爾摩的Danderyd區,是全瑞典最小卻也是最富裕的區之一,在上流社會的家庭裡,從他們的豪宅、名車、傢俱、幫傭、騎馬、和奢華的生活方式,很難想像這是在瑞典,但他們卻是真實從在現實生活中的一部分人。富裕的父母階級複製了孩子的未來,上流家庭們彼此緊密連結,盼望自己的孩子能認識更富裕家庭的孩子;而這些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孩子,全都就讀同一所富人區高中(真實存在於Danderyd區),已喪失金錢概念的他們,沈浸於奢華派對甚至毒品交易中,天真卻又危險地邁入18歲。

讓我想起了待過的某公司隔壁部門金髮小伙子,從瑞典最好的那所商業學院碩士畢業,開一台跑車,每天都是貴公子打扮,也很樂於和我分享他身上的行頭是哪個名牌的。在認識不久後,他開始好奇問我是不是從台灣的首都來、父母的職業是什麼、在台灣是住在房子還是公寓裡等等的問題,他並沒有惡意,人倒是挺好的,這只是他用來判斷我階級的一種方式。後來透過一個俄羅斯同事了解,金髮貴公子在莫斯科有加入一個兄弟會,那是給歐亞各國上流階層貴公子交流的百人俱樂部,這也難怪他的IG上有這麼多在莫斯科奢華旅行的照片。

部門裡的HR也曾經面試過一個原本差點要派給我的實習生,她說從姓氏來看就知道這22歲的女孩是來自一個頗有勢力的家庭,對方開口就要了一個天價薪水,那大概是要有20年資歷的行銷人有的價碼,根據HR的敘述,這女孩很誠懇又天真地表示,她媽媽是某某某、爸爸是某某某、家裡住在某某區,她必須要有這樣的薪水才能繼續維持她的生活方式。我們能怪她不懂市場規則嗎?她從小到大的所見所聞都默許她擁有這樣的金額。

但我還是想強調,出生於富裕階級沒什麼問題,這階層也只是在瑞典均富的平均上更上一大層樓的階級,瑞典還尚未出現嚴重仇富的狀況。這部片是在點出其所伴隨而來的種種現象,刺激社會思考。

劇裡的另一大亮點,是巧妙地點出了瑞典想談卻又不敢談的難民問題。劇中的富家子弟在晚餐聚會中不忌諱地說出「敘利亞的博士難民來到瑞典開計程車和當幫傭」這句話,其實是真的,許多戰亂國家的高知識份子逃難到瑞典後,也無法找到與自己專業相符的工作,計程車司機和幫傭都是正當的工作,但顯然地在金錢價值觀混亂的瑞典富二代眼裡,這是帶有貶義且被他們拿來嘲弄的工作,他們與難民後代的相處也當然就不存在。在他們說這話的此時,負責為家庭晚餐上菜的傭人是個亞裔面孔。

這是由一部由小說改編的劇集,編寫《龍紋身的女孩》的編劇也參與此片的籌寫。這部劇集很勇敢地點出了瑞典正在面臨的問題,也點出了許多大大小小下一代正在挑戰瑞典價值觀的例子。其實和《我們與惡的距離》有那麼一點相像,這部劇在講社會大眾輿論如何曲解與誤判殺人犯,在此劇中你可以一窺瑞典的司法途徑,以及沒有死刑的判決方式。

這部片還是在一片黑暗中點綴了瑞典人性的光輝,巧妙地加入了加害人家屬與受害人家屬之間的互動等等。我最滿意這部劇的演員,並沒有挑選一些長得像仙女仙子的不食人間煙火模特兒,而都是很典型的瑞典人形象,演技相當自然內斂,配上所有真實的、去過的場景,讓我從第一幕開始就很容易入戲。

瑞典有很多極好的地方,只是烏托邦並不是永恆的,在全球化的影響之下,瑞典正在面對的問題其實不少。每個國家都在全球化的影響下努力走出自己的路,他國的榜樣可以當他山之石,但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最終我們還是要誠實地面對自己的問題。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瑞典劉先生』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