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前後腦交戰──兒女(一)

移民前後腦交戰──兒女(一)
圖片由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成年人中,也常見辦公室裡脆弱的他和她,因為工作趕不上進度而偷泣甚至崩潰,為何會認為孩子可以像成年人接受這種學界KPI而不瘋癲?為人父母,豈會不懂,何以明知不可為而為?

《華盛頓郵報》前發行人Katherine Graham:「教育不僅是最重要的社會問題,也是最有趣的問題。」

周末火鍋店裡,麻甩熱鬧聚會暢所欲言,暫且放下家庭壓力,沒有工作包袱,豪飲狂食風花雪月,痛快無比,言談間朋友狂灌啤酒,抒發情懷,你一言我一語。

「你個女星期一入小學喇喎,出年到我喇。」
「唉,呢啲大屠殺遊戲,祝你好運啦。」
「我老婆搞㗎咋,我負責排隊叩門。」
男人在家中的超然勞動地位得以彰顯。

「我打算幫個仔將來報IB。」
「你個仔仲喺阿嫂個肚,咁快諗定?」
「今年龍年,加埋班大陸雙非,生仔都冇位,你估將來讀書唔駛爭崩頭呀?」
「IB好貴架喎。」
「層樓升咗三成,打算一開二,自住加收租,人哋幫我供,咁可以儲到錢第日交學費。」
兒女債,男人在打冷震前要籌備。

「我公司都有同事拎埋張B超去救世軍申請幼稚園,點知俾人話唔係大B,入Waiting List喎。」
「都癡L線!」
「咁你有冇排呀?」
「排咗……」
「X!」比起《歡樂滿東華》呼籲打捐款熱線更齊聲。

尋常對話七嘴八舌,我卻寧靜如置身圖書館。

「肥仔,咁你呢?你個女都係今年出世,半歲喇喎,算大B喎。」朋友問我。
「我想走呀……」
「咁早?唔係嘛?難得我同老婆今晚勾到擔保,可以飲夜啲喎。」
「我想移民……」剛好個爐無Gas,水滾聲停埋,得番陣煙,全場靜L過太空。

「都食飽,不如轉場飲過咯。」
同日,有學生繼續絕食,反對國民教育。

Photo Credit: Kin Cheung/AP IMAGES/達志影像

教育有趣之處,在於政府與人民之間,如何規劃國家或地區於未來十年甚至百年後的藍圖。可好可壞可圈可點,有趣在於無限的可能性。假如教育變得沒有趣味,它還有第二個可能性嗎?

強項讀書而不愛看書,只求填飽不求營養,這套教育制度,是港英時期已沿用,填飽再拔尖,有點像農夫為養肥鵝再割取鵝肝高價出售,不人道,卻正合中央心意,如獲至寶變本加厲,加推國民教育、消滅廣東話等,看懂這個「從小入手」的遊戲規則,便會知其可怕之處,由700萬人口小島融入14億人口強國,也是朋友口中,小一開始參與的大屠殺遊戲,精準無誤。

香港人講求成果,職場講KPI(Key Performance Index)量化功德,誰高誰低成績表一目了然。放工一程車鬆口氣,回家咬實牙關陪子女做功課至夜深,應付明天的測驗、年終的考試,還有周末琴棋書畫海陸空興趣班,目標為將來心儀學校叩門的「工作」。相對於成年人,也常見辦公室裡脆弱的他和她,因為工作趕不上進度而偷泣甚至崩潰,為何會認為孩子可以像成年人接受這種學界KPI而不瘋癲?為人父母,豈會不懂,何以明知不可為而為?

源自父母內心的恐懼。

台灣劇集《我們與惡的距離》有句對白「天下沒有父母花二十年的心機養一個殺人兇手」,同樣天下沒有父母花二十年的心機培養自殺的兒女。

且看維基百科題目「香港學生自殺事件列表」由2014年至今,超過140名學生自殺,單以今個仍未完結的學年,也有23個學生自殺,8個月,23條生命,每月接近4個,每周差不多1個學生自殺,年紀最小只有10歲,這是甚麼概念?為何活得這樣苦,為何在應該無憂無慮的青少年蒙上陰影,非要走上末路不可?政府卻苦口婆心埋怨大專生應有生涯規劃?如果未出生已靠父幹拿著B超到幼稚園排隊,「一出世就捱」,這種規劃,問題出於政制還是人民?

為人父母,養育之間可以會有甚麼岔子,女兒出世以來,其實每天都問,日日有新衝擊,今天怕你病,明天怕你不讀書,後天又怕兒女誤交損友,總之每晚待他們入睡後,在寧靜的空間只有迴音沒有答案,每夜帶著問號入睡,周而復始,然後記起古訓金句「知識就是力量」,但在這個怪誕教育制度,潛移默化轉換成「唔讀書就無出息」,於是求仁得仁,港童普遍知識豐富,周身證書,常識細節卻很多孩童不懂,本末倒置變了畸型港孩,不知生活為何物。

社會上戲言生仔要考牌,既沒有考官也沒有天書,唯有觀察別人也反映自己,怕追趕不上更怕變種成為怪獸父母,職場強桿家庭溫馨,之間沒有喘息如電制轉換而且容易短路,所以互聯網上才有一眾跳制父母,每天路演大戰攝於鏡頭,轉贈蘋果日報爆相爆片網路留痕。

不想拋頭露面便要克己自律,內心的恐懼滋生,帶著冷漠生活,消磨同理心,成功把自己變成一粒推動建制的電池,耗盡了回收,循環再用,便無暇思考,那就是中央管治之道,成為《陰屍路》裡的Walking Dead,只追尋隱世極邪惡奶蓋,日復一日沒有出路,細想至此感覺缺氧。

Photo Credit: AP IMAGES/達志影像

火鍋店外,帶著醉意點起香煙。

「移民,堅㗎?」朋友問道。

以肺會友呼出煙圈,沒有答案,也是一種回答,因為前路茫茫,只有思考沒有意志。

當時流傳一篇文章<你永遠沒有辦法叫醒裝睡的人>,撰文者名字很好──清心,清澈的心。同時,一班堅定的學生想叫醒沉睡的人,有10萬人甦醒,暫緩劣政。

今天回首,七年了,教育這個問題,一直都重要,但趣味在哪?無論是被叫醒、剛剛醒還是「醒過一陣再番瞓」,只好承認醒的時間不同,爭取自主有緣無份。

然後下個七年,香港還有廣東話嗎?一想至此也只好黯然離去。移民,也就是離開,找條出路,無非是這樣。


相關文章: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請看《住加男人-CanMen》Facebook

責任編輯:黎家樂
核稿編輯:歐嘉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住加男人-CanMen』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