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電子商務撤出中國,阿里巴巴與京東就成最大贏家?

亞馬遜電子商務撤出中國,阿里巴巴與京東就成最大贏家?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淘寶各種名目與收費讓人疲憊,京東也傳出融資只夠再蝕兩年。雖然亞馬遜離開市場讓中國店商得到了表面的勝利,但透露了背後「不賺錢」的現實。

2019年4月18日,據路透社報導,全球最大的電商平台亞馬遜,擬在今年7月中旬關閉中國電商業務,並將重心轉移至更有盈利空間的海外購和雲服務上。同日隨後,亞馬遜官方也證實將在2019年7月18日停止為亞馬遜中國網站上的第三方賣家提供服務。內部人士並稱未來三個月內亞馬遜還將陸續關閉中國的配送中心,未來中國的消費者只能透過亞馬遜的全球網站向美國、英國、丹麥、日本等國家購買跨境商品。

此消息一出,中國媒體多以「中國電商戰勝亞馬遜」、「馬雲擊敗世界首富」等標題或主旨撰文,並開始探討亞馬遜如何的水土不服、如何的不懂中國市場、如何既不信任又不放權中國團隊、如何在2004年高調風光進入中國後,如今又是多麼黯然的退場等出發點論述,並聲稱這是繼Google、Facebook後中國本土互聯網平台再一次成功的抵禦外侮。

RTR4DNE8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中國的電商市場的「量」驚呆世界,但真的有「利」可圖嗎?

確實,以亞馬遜15年來在中國年年衰退的市佔率,從一度高達15.4%掉到目前僅剩0.6%左右,不熱衷於打價格戰的亞馬遜對陣阿里、京東動不動來的雙十一、雙十二、618、女神節、家裝節、秒殺、團購……等,以及拼多多萬物主打「9.9元包郵」的手法,確實早已淪為雞肋般的存在。退出,也實在不令人意外。

但,這是否就代表著中國電商的勝利?

首先來談談目前中國電商的霸主——阿里巴巴,早在2016年10月份阿里雲棲大會上,馬雲就曾說過:「純電商的時代已過去,未來十年是新零售的時代,未來線上線下必須結合起來」,兩年多過去了,「新零售」究竟是什麼?除了被一些品牌拿來做為商業口號與融資的賣點外,我們只看到了阿里巴巴不斷的收購實體品牌如:蘇寧電器、三江超市、大潤發、銀泰購物中心等,而這些所謂被新零售「賦能」的品牌,除了可以使用支付寶、加裝了一些人流計數器、人臉識別系統外,我們並沒有看到阿里巴巴為他們帶來任何的改變,反倒是這些品牌原本的獲利能力為阿里巴巴集團的帳面營收起到了一些助益,簡單來說,這也不過就是帶有一點實驗性質、能夠藉由題材激勵股價的投資行為。

2017年12月9日,阿里巴巴CEO張勇也曾公開承認,2009年做雙十一是因為「沒有辦法,只想活下去」,這並不是一個經過深思熟慮後,有計劃性的手段,充其量也就是一個天時地利人和的流血大促銷,挽救了瀕零垂死的淘寶。筆者一位任職於某中國知名奶粉品牌的朋友曾說,2018年的雙十一他們一共賣出了1700萬罐的奶粉,但精算後每罐奶粉只賺了一塊錢人民幣。更有多位筆者所認識在中國經營淘寶的朋友表示,未來在淘寶上經營,不但要註冊公司、要開始繳稅,且基本上不會給新進業者流量曝光,除非你花數十萬元成立天貓店,並配合平台要求的各種促銷活動、繳費去參加各種的培訓課程,無窮無盡的名目與收費早已讓業者感到疲憊。

再說中國電商平臺的第二大咖——京東。

眾所皆知,京東自2006年成立以來,連續12年都是呈現虧損的狀態,這12年來幾乎都是依靠資本市場的融資過活。根據中國網媒藍鯨產經的爆料,京東集團的核心業務—京東物流,光2018年全年就虧損高達23億,創始人劉強東更發出員工內部信指出再照這樣虧下去,京東物流融來的錢只夠再虧兩年,公司就要倒閉了。而一到2019年年初,京東快遞員全面減薪、裁撤副總裁級以上高管的新聞也屢見不鮮。追根究柢還是在於京東花費過高的成本企圖以全自營的方式在中國建立物流系統,但電商市場激烈的價格競爭下,中國幾大城市早就成為所謂的「包郵區」,即便京東引為傲平均一天到貨的效率,在這些大城市的物流成本都要自行或由賣家吸收。不論阿里、京東,都只是把中國電商搞到「玩家通輸」的難堪局面後,再依靠資本支持的倖存者罷了。

面對一個無利可圖的市場,退出,又有什麼值得惋惜?

AP_279236327700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只要中國平台上的假貨還在,亞馬遜的海外市場就有存在價值

另外,為何亞馬遜為何仍保留海外購的業務?中國中央電視台曾在2017年12月份的新聞中報導,幾大中國本土電商平台上標榜所謂「海淘」或「全球購」的保養品、奢侈品、運動鞋、母嬰用品,有半數以上都是商家聯合中國五大快遞公司集體造假的仿冒品或次等品,消費者在平台下訂單後,訂單將自動發往位於福建、廣東幾個仿冒工廠,快遞公司再配合這些工廠將偽造由美國、香港…等來自國外發貨的快遞單發給消費者。筆者為此找了四、五位公司的中國同事詢問,如果要買進口產品,幾乎清一色都會選擇亞馬遜,而亞馬遜也藉由大量跨國供應網絡與品牌信譽在進口商品上有絕對的優勢。

靠著欺騙與假貨的手段,勝利,又有什麼值得光榮?

最後,在2017年8月,馬雲接受媒體專訪時曾談到,將把阿里巴巴定位為國家企業,且如果有需要,支付寶隨時可以送給政府。不久後,中國人民銀行便頒佈一則通知要求,自2018年6月30日起,所有中國的電子支付平臺,只要有涉及到網路支付的業務,都必須通過一家叫「網聯清算股份有限公司」的平臺來處理,並公佈了這家網聯清算公司的股東組成。

其中,包括中國中央銀行清算總中心、上海清算所、黃金交易所等在內的7家下屬單位,總持股比例達到37%,而阿里巴巴集團的支付寶、騰訊的財富通在其中分別僅佔9.61%,簡單來說,一紙通知,支付寶就被收歸國有了。最後,大家都記憶猶新的故事就是,在2018年9月10日,馬雲則正式宣佈將在一年後辭退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

一個對事業經營毫無主導權的環境,是輸是贏,又有誰能真的說的清楚?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商業』文章 更多『馬振洲』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