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產油國利比亞內戰升温 已釀681死傷、上萬人離家逃難

重要產油國利比亞內戰升温 已釀681死傷、上萬人離家逃難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歐盟各國對利比亞衝突的立場不一致:擔心難民問題的意大利支持較為無力的政府軍,但法國則長期與率兵意圖佔領首都的哈夫塔有軍事合作。

利比亞軍事強人哈夫塔(Khalifa Haftar)從本月4日,發動利比亞國民軍(Libyan National Army)向聯合國承認的民族團結政府(GNA)發動攻勢,試圖奪下首都的黎波里(Tripoli),至今戰況日益升高,世界衛生組織(WHO)今(15)日指出,已有121人在戰鬥中喪生,另有561人受傷。聯合國則說,這場戰爭已造成1萬3500人流離失所。首都唯一的機場還因被轟炸而緊急關閉,雖然國際各界都呼籲雙方冷靜,但目前情勢仍未減緩。

這場戰爭怎麼開始的?

近期油價高漲,部分原因來自石油藏量佔全球總量3.3%、日產量全球排名前二十的利比亞。這個一度堪稱生活水平居於非洲之冠、健保與教育免費的國家,目前飽受戰亂之苦。到底這場戰爭從何而起,這得從2011年說起。

《中央社》報導,統治利比亞42年的獨裁者卡達菲(Moamer Kadhafi)2011年被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支持的利比亞反抗軍起義行動推翻後,利比亞境內各敵對勢力紛紛以武力爭奪政治權力和石油控制權,全國陷入四分五裂。

《風傳媒》報導,西方支持的「民族團結政府」無力平亂,而現年75歲的反抗軍指揮官哈夫塔,為利比亞最強大的軍頭,獲法國、埃及、俄羅斯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支持,目前割據利比亞東部。他指責新政府支持恐怖主義,並爭奪正統控制權,其帶領的軍隊名為「利比亞國民軍」(Libyan National Army),雙方持續交火爭戰至今。

本月4日,「利比亞國民軍」開始往首都推進,迅速攻佔的黎波里南方96公里處的小鎮「蓋爾揚」(Gharyan),並與親政府民兵部隊發生衝突。夜幕降臨時,利比亞國民軍聲稱佔領了的黎波里國際機場附近區域。

利比亞LNA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華盛頓郵報》指出,哈夫塔攻打首都的意圖,可能是為了在和談會議中佔得談判優勢。荷蘭國際關係研究所(Clingendael Institute)專家哈爾察屋(Jalel Harchaoui)認為,「除非控制的黎波里,否則是沒辦法統治利比亞,因為所有的金融機構、各國使館,和多數人口都集中在那。」

利比亞總統薩拉奇(Fayez al-Sarraj)雖獲得歐美撐腰,但在利比亞境內沒有正規軍可用,僅有民兵部隊自發性為其效力。

利比亞內戰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有民眾上街遊行支持政府軍,並批評哈夫塔將軍是戰爭罪犯,不應率兵佔領首都
現在情況如何?

《世界之聲》報導,在的黎波里南部郊區,自4月4日以來,除了在地面戰鬥外,雙方每天都進行空襲,並指責對方攻擊平民。《轉角國際》報導,轟炸砲火與槍戰,徹夜震撼的黎波里首都圈,並讓緊張的平民百姓逐漸聚集起「逃難人潮」。

「我們被包夾在東西軍的內戰火網上,的黎波里人現在都怕得不知道怎辦才好」一名的黎波里居民向《衛報》表示,自4日衝突開始後,的黎波里已有數千居民連夜逃難離開首都區;但除了政府民兵湧上街頭之外,市區裡到處都是趁亂打劫、擁槍自重的黑幫與土匪,大規模掠劫強盜的謠言不斷傳出,這也讓地方民眾進退失據群起驚慌。

《中央社》報導,聯合國指出,利比亞東部叛軍近日揮軍直指首都的黎波里(Tripoli)後,目前已有超過8000名民眾為躲避戰火另覓棲身之處。

聯合國發言人勒布朗(Rheal LeBlanc)表示,的黎波里周邊受到戰火影響的地區,民眾流離失所的情況越來越嚴峻。還有許多家庭仍困在受衝突影響的地區。同時,各類民生用品的供應逐漸短缺。

《中央廣播電台》報導,世界衛生組織(WHO)利比亞代表胡塞因醫生(Syed Jaffar Hussain)表示,由於的黎波里的飲用水不乾淨,衛生條件差,以及逃離家園的黎波里的民眾日益增多,他們擔心當地會爆發肺結核、麻疹以及痢疾等感染性疾病疫情。

《風傳媒》報導,利比亞的武裝勢力割據、難民、人口販賣情況恐怕更為惡化,動亂也可能引發另一波難民潮,近幾年來,其餘非洲國家難民也通常取道利比亞,涉險度過地中海,前往歐洲,不少難民不幸被抓往的黎波里附近的奴隸拍賣場所。

《中央社》報導,世界衛生組織表示,世衛提供醫藥品並且加派人手前往的黎波里,針對戰鬥中「醫護人員和救護車一再遭到攻擊」,世界衛生組織嚴詞譴責。迄今已有3名醫護人員在戰鬥中不幸喪生,5輛救護車被砲火擊中。

國際社會如何回應?

聯合國、美國、歐盟以及七國集團(G7)都呼籲交戰雙方停火,回歸聯合國的和平計畫,並制止哈夫塔繼續向的黎波里進攻。

《世界之聲》報導,聯合國秘書長利比亞問題特別代表薩勒姆表示,4月14日至16日在利比亞的會談將如期舉行,除非遇到嚴重阻礙。這場在利比亞邊境小城古達米斯舉行的全國會議計畫繪製一份「路線圖」,以便實現利比亞全國選舉。

《轉角國際》報導,歐盟雖積極調停,但由歐盟外長莫格里尼(Federica Mogherini)所提出來的停火方案,卻被交戰的兩軍當成耳邊風;《金融時報》也報導,指歐盟各國對利比亞衝突的戰略立場並不一致。

像意大利政府,就因封堵海上難民的合作,而大力支持的黎波里的「民族團結政府」;但有強烈反恐動機的法國當局,則長期與哈夫塔將軍有軍事合作,並協同清剿過利比亞的「伊斯蘭國同情組織」。

《ETtoday》報導,意大利支持以薩拉奇為首的利比亞聯合政府,同時也是利比亞石油開採的主要投資者。意大利政府過去一再批評北約2011年干預推翻利比亞前領導人卡達菲的決定,稱此舉不但沒有帶來和平,反而製造更多混亂。

《中央社》報導,意大利總理孔蒂(Giuseppe Conte)表示,外國軍事介入利比亞無法化解這個意大利前殖民地的衝突;並警告,介入舉動可能會使難民外逃到各個地中海國家,孔蒂在《每日事實報》(Il Fatto Quotidiano)的訪談中說:「軍事選項不可能是解決之道。」目前應邀請相關各方出席談判,以中止戰事。

不過國際社會的大聲疾呼目前仍無法立即化解利比亞民眾對於戰火失序的恐慌與擔憂,如果衝突持續,勢必也將對其他國家造成影響,因為利比亞作為石油大國,《中央社》報導,雖然主要的油田和石油輸出端離戰地尚遠,暫不會立即受到影響,但歷史經驗顯示,利比亞任何地方的戰亂衝突,都可能導致石油出口產生劇烈動盪。

若主要輸出端的札維耶(Zawiya)港遭打亂,沙拉拉油田30萬桶的日產量將會局部或完全中斷。札維耶港口預計4月裝載600萬桶原油,一旦哈夫塔掌控札港,意味實際上控制了全國的石油產業。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李秉芳』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