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歲德國長者的自我批判:德國人都是罪犯!

70歲德國長者的自我批判:德國人都是罪犯!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德國在戰後仍然留下強而有力的種族歧視流派(Seilschaft),他們之間的連結非常強,彼此互相支援幫助,他們很多是現在的醫生、法官等高階社會人士,這些流派的人仍充斥在德國社會中。

德國人自批:德國人是罪犯

德國的一位70歲長者,在我問他德國是怎樣的國家及其未來時,他給了我一個令我驚訝的答案。他說德國的未來是悲觀的。

我本以為,他是受太多難民或外來移民者的影響,所以如是說。但他的回覆讓我非常意外,他說:德國在戰後仍然留下強而有力的種族歧視流派(Seilschaft),他們之間的連結非常強,彼此互相支援幫助,他們很多是現在的醫生、法官等高階社會人士,這些流派的人仍充斥在德國社會中。

一個世界上轉型正義被公認做到極致的國家,德國人怎麼會這樣看自己呢?為了確認我沒聽錯,我還問了他,你的悲觀與這些外來移民者或難民難道完全無關嗎?他接下來說,「這與移民到德國的難民與外來者完全無關,德國人就是罪犯。」我聽到有些不敢相信,他為什麼這麼說,為了安慰他與再度求證,我繼續追問他。「那這些難民與移民者可以讓德國更好嗎?」他回答地毫不遲疑並點頭稱是,之後他就站起來離開了。

看來和一個素昧平生的外籍人士談德國的看法,讓他感到沈重,但也讓他一吐對自身民族的不快而感輕鬆。

聰明的年輕人與種族歧視

與他的談話讓我咀嚼了很久。我的腦海中,出現了德國家族中一位年輕大學生的面貌。他是個哥廷根大學自然科系的大學生,平常廣泛涉獵各種書籍,可以說是博學精深。他也是我認識的德國人當中,唯一可以認出台灣紅色百元大鈔上孫逸仙面貌的人。他對於中國與台灣的關係也能侃侃而談。

前一陣子家族聚會中,他提出外來土耳其新移民的觀點,非常負面並極具偏見。他認為學校中的土耳其同學對女性的貶抑,無法跟上主流社會的腳步,在他的看法中,這些來德國的土耳其族群,完全不想融入德國社會。他說得振振有詞,非常激動並且不留任何餘地讓人跟他討論。

這讓我馬上聯想到,這樣的年輕優秀學生,雖然讀了很多書,沒有多少的人生經驗,也未曾到國外闖蕩,使得他對其他族裔的看法偏執,很容易就會被那些德國種族歧視的流派吸收,早晚會變成種族歧視流派互相取暖的同路人。

AP_18265595759146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種族歧視的形成

在德國時而我會遇到被人莫名其妙歧視的情形,常常恨得牙癢癢的。看到光頭與虎背熊腰的德國年輕男人,不免讓人心生害怕,對於他們不帶好意地訕稱我是「中國人」,讓我很想脫口罵出「納粹」。但說真的,我也只能敢怒不敢言。因為對方若是納粹,可能我就要吃棍棒了。而當我心中冒出他就是納粹的感覺,其實也沒有經過證實,不也是無形中的歧視?一個正常人如何形成種族歧視,這也讓我好奇而想探究的。

近來看到德國時代週報報導一群極右派年輕人,為了因應前幾年來德國大量湧入的外來難民人口,集結了一個新群體叫做「一個百分點」(Ein Prozent)。他們希望能夠喚醒右派多一個百分點的人往極右的方向移動,抵抗外來人口。這與德國的Pegida愛國歐洲人反對西方伊斯蘭化的團體很像,只是「一個百分點」的人大多是年輕人,我才恍然大悟納粹思想在德國社會一直都存在。

嚴厲看待自己歷史與深刻反省

面對種族歧視的問題,光是遊行或訓斥叫罵有任何效果嗎?遊行時訓斥叫罵的一方覺得他有理,但對於認同種族歧視者而言,他們何嘗不也同樣覺得,他也是站在正義的一方?我們又有什麼可能可以改變一個種族歧視者的價值觀與想法呢?我想,就只有如同那位70歲德國長者一樣嚴厲看待種族歧視問題,時時持有批判的態度,深刻反省並視種族歧視者為罪犯,這樣才能讓每個人反省到,自己是否也在無形中變成種族歧視者或其幫凶呢?基於這樣的意念,我完全理解那位長者並認同他提出的批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劉威良』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