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深圳遇見「皇『後』大道中」

我在深圳遇見「皇『後』大道中」
photo credit: 作者圖片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深圳路過一個新開的大商場,發現「皇『後』大道中」。

文︰梁啟智

近幾年過年,通常我都會去深圳幾日。今次在深圳路過一個新開的大商場,發現「皇『後』大道中」。對,「後來」那個「後」,不是「后冠」那個「后」。

心水清的朋友,應該知道這是不懂繁簡轉換的簡體字員工搞出來的笑話。「後」的簡體字是「后」,在簡體字的世界往往產生語意不清的問題(例如「舞會之后」是指舞會中的一個人物,還是舞會接下來的時間,就要靠前文後理來釐清)。應該是負責做這個路牌的員工把所有的文字轉成繁體後,沒有注意到這兒的「后」字是不應該轉的。

我無意在這兒討論繁體字和簡體字的問題。我想說的是整個「假香港」場景本身。

1_Nz71IYynX85ahDc0a048kQ
photo credit: 作者圖片
蔡瀾花花世界

這個「假香港」原來大有來頭,是一個叫「蔡瀾花花世界」的項目。「蔡瀾花花世界」本身也是香港名人蔡瀾的 Facebook 專頁、微博帳號和淘寶店的名字,這個專題展應該是商場和蔡瀾的合作項目。我得說明,這個「假香港」除了路牌弄出個笑話之外,其實做得幾精緻,起碼下面的街道的行車方向是香港的左上右落而不是右上左落。入面的燒味店還有幾隻燒鵝毛公仔,相當可愛。

1_IkTE052_dzFs87uPTRs5lw
photo credit: 作者圖片

在整個場景的後面,不知為什麼有道城門⋯⋯香港有城門水塘、有城門河,就是沒有城門啊。城門下面寫了《獅子山下》的歌詞。這可是「香港之歌」啊!但這兒選的字句選得不好。我認為《獅子山下》最反映香港社會的那句應該是「同處海角天邊 攜手踏平崎嶇」;但這句話現在有點政治不正確了,現在用的這段就主旋律得多。

1_TlN2ksODtuIdqu69_-ZBEA
photo credit: 作者圖片

除了路牌,要找其他哈碌的地方當然還是有的,例如這個「倫敦英松街」的巴士站牌。首先,香港沒有這條街;就算有,也不會用簡體字寫,拼音也不會這樣拼。九巴的標誌雖然改了,但我懷疑如果九巴要告侵權的話,蔡瀾都會幾頭痕。

1_Y9CH8Ul5tejlXOh6hHhmMA
photo credit: 作者圖片

說到這兒,請不要誤會我要責怪這個專題展做得草率。我不是這個意思。商場展覽而已,草率是應該的。香港的商場從八十年代開始就不知道整過多少個「假日本」、「假台灣」和「假歐洲」給香港人拍照留念,粗糙程度相信真正的日本人、台灣人和歐洲人也會笑死。

學術點說,這東西叫theming ,是晚期資本主義的一個特點。這種東西不是中國大陸才有的,也不妨將之理解為本地人的主觀投射,重點並非現實中的當地人覺得真不真,反正消費的人享受就可以了。我們在香港去日本餐廳,入門口的時候成間餐廳的店員齊叫「一二三些」( いらっしゃいませ/irassyaimase),大家也不會介懷發音是否準確,對嗎?

當然,香港人呢,亂搞別家文化就得,但別人(特別是中國大陸)亂搞香港文化,硬係覺得古古怪怪。特別是「皇后大道中」,在香港認同當中可是有特殊的文化意義啊。

看見這個「假香港」,我第一時間想起的,是鄧小平在深圳剛開發的時候說過要在中國大陸「多建幾個香港」。當然,這兒的「香港」不是政治上的,而是經濟上的。這個商場本身不就是體現了嗎?但這經濟上向香港的模仿,最終又離不開政治。如果中國大陸和香港的政治環境對等,就不會有來香港買港貨的深層次結構原因了。

這些,在這個「假香港」中當然都不會討論得到。所有theming都是淨化過的。正如香港廸士尼的「美國大街」不會有種族仇恨和槍械管制等真正的美國社會,皇「後」大道東當然也不會向你介紹囍帖街和藍屋抗爭,更不會有舊新華社的六四集會,就連新伊館的黃子華棟篤笑也太敏感了。

但香港不受美國管治,香港人錯解美國的後果不是那麼直接。中國管治香港,中國不理解香港的後果就很明確。官方渠道不通,民間還是要做。把香港故事和中國大陸的民間說清楚,我仍然很頑固地相信是一件值得做的事。

1_2W9bXaL__9Oj0hBzrDoRCg
photo credit: 作者圖片
2016年反釋法遊行人群途經中環皇后大道中

文章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在此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鄭家榆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