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連華語都不會講,好意思嗎」星國本地華人與中國遊客的爭執是怎麼回事?

「華人連華語都不會講,好意思嗎」星國本地華人與中國遊客的爭執是怎麼回事?
Photo Credit::Juliana Chong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曾經有個住在組屋裡的新加坡印度家庭,印度家庭煮咖哩吃,天經地義(儘管那個味道真的會到處飄),有一天,他們的鄰居搬來了一個中國新移民家庭,這個中國家庭覺得,媽呀,你印度人煮的咖哩也太臭了,所以他們找上門,要求對方不准煮咖哩。

這兩天新加坡網路上爆出本地華人與中國遊客間的矛盾事件

有名新加坡華人在路上被一個中國女士問路,說要去「海灣肪」,但如果你在新加坡住過,大概知道除了牛車水之外,可能沒人會去記這些站的華語名稱,所以儘管這個新加坡居民想要幫忙,也沒頭緒,所以他問了對方要去的是不是「Bayfont」,還是「Habourfront」,沒想到對方竟然怒嗆,「華人連華語都不會講,好意思嗎?」被這樣冒犯之下,這位新加坡大哥氣得直接把這位 「China lady'」指到了反方向去。

因為新加坡華人也會自稱Chinese,所以在新加坡的語境裡,會用China people或是PRC people來指稱中國人,而隨著中國新移民愈來愈多,兩種Chinese之間的日常衝突也愈演愈烈--比如我曾在書裡提到,新移民得到組屋後,自己不住,租給我們這些留學生,然後自己跑去澳洲住,氣得樓下鄰居威脅我們要去舉報HDB。  

也讓我想起新加坡2011年曾發生過的「煮一鍋咖哩」(Cook and Share a Pot of Curry Day)事件。
  
曾經有個住在組屋裡的新加坡印度家庭,印度家庭煮咖哩吃,天經地義(儘管那個味道真的會到處飄),有一天,他們的鄰居搬來了一個中國新移民家庭,這個中國家庭覺得,媽呀,你印度人煮的咖哩也太臭了,所以他們找上門,要求對方不准煮咖哩。
 
這印度家庭簡直傻眼。我愛煮咖哩你管我,我把門窗都給關了,得了吧。不得,中國家庭覺得那味道是會穿透門窗的。於是後來這事鬧上了社區調解委員會(CMC),調解委員會很天才,最後協調雙方:中國家庭承諾會試試印度菜;印度家庭則只能在中國家庭不在家的時候煮咖哩。 
  
夠天才吧。這事最後鬧開來了,新加坡人紛紛覺得這天兵調解根本是在侮辱新加坡的多元種族社會,於是在網路上號召全國人民聲援印度人煮咖哩,並透過臉書串聯,指定了每年8月的第三個星期六為「煮一鍋咖哩日」,全國人民一起來煮咖哩!
  
尷尬的是,當時的法務部長尚穆根召開記者會,指出報載的中國與印度家庭糾紛,經調查,是大約發生於2005年前後,是非常久以前的事情了,請大家不要藉由這件事來煽動仇外主義(xenophobia)。
   
這件事後來成為文化地理學者分析研究的題材,一篇研究指出「咖哩是催化劑,新加坡人得以藉由咖哩,面對那些被認為是外來的事物,展現恐懼與焦慮」。
  
相較於平時新加坡內部的種族不和諧,咖哩味原本是一個華族拿來歧視印度族的刻板印象素材,卻在「咖哩日事件聯合了各族以及他們對外國人抱持的經濟、政治與道德主張,咖哩遂而成為,一種新加坡國族身分,新建構出的國家符號。」咖哩,原本是「過去區辨出好味道與壞味道的種族標記,這種區別現在反被用來區分內部與外來者」。(註)

54278060_1120165831477850_78319773865801
Photo Credit: 萬小弟

「華人」不是一個死板一塊的同質體,即便是在這樣擁抱華人這個名稱的新加坡,也區分出了懂得欣賞咖哩香的本地華人,和那些指責路人不會說華語的外來華人。
  
我當然不是在美化仇外主義,但所有的外來者去到一個地方、一個國家時,不管是旅遊或是移民,實在應該用盡各種管道,了解當地的政治、文化、社會脈絡,認清自己的社會位置,你的到來,對當地人意味著什麼,才能知道什麼樣的舉動才是適切的舉動。

註1:Montsion, J. M., & Tan, S. K. (2016). Smell this: Singapore's curry day and visceral citizenship. Singapore Journal of Tropical Geography, 37(2), 209-223.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萬宗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