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想像中當總經理的威風,我一點都沒感受到

大家想像中當總經理的威風,我一點都沒感受到
Photo Credit: home thods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也曾經以為,總經理人前人後,總有人陪著簇擁著。但事實上,在被老闆罵了以後,想抱怨,想吐苦水,才發現,全公司上下,沒有一個人能說,只能一個人默默的出去買杯果茶,轉換心境。

文:Betty Huang

準備預算的會議上,大老闆砲聲隆隆的給了一堆指示,要求一堆更改,給了更高的目標挑戰。

我們灰頭土臉的走出會議室,覺得好像已經做了完全的準備,結果一天會議下來,又要重頭來過。


「Betty,我問妳喔,在台灣當總經理是不是很爽呀,開會把人罵一頓,接下來兩手拍拍,坐等大家把東西交來。」

我苦笑,「每個位子都有自己的課題呀。」

我剛接手台灣百事的時候,業績已經連續下跌三年了。零食又不是生活必需品,加上競爭激烈,實在不知道谷底在哪裡。

我每天努力上手新工作,熟悉新產業,認識新同事;追著業績,拜訪客戶,了解同業;還有來自於中國老闆們的殷殷期待,追著利潤,盯著市佔,逼著數字。大家想像中總經理的威風,我一點沒感受到。

我也曾經以為,總經理是只要在會議上說說,接下來團隊就會去執行。但事實上,常常在每個月的月報會議前,夜裏輾轉難眠;在會議上,被批評的窘促不堪,還是要堅強微笑。

我也曾經以為,總經理人前人後,總有人陪著簇擁著。但事實上,在被老闆罵了以後,想抱怨,想吐苦水,才發現,全公司上下,沒有一個人能說,只能一個人默默的出去買杯果茶,轉換心境。

我也曾經以為,總經理操持生殺大權,愛誰來誰來,想誰走誰走。但事實上,想留的人留不住,想趕走的人趕不走,這些無奈,連想找個人商量討論都要小心翼翼,避免團隊老是透過蛛絲馬跡胡思亂想。

業績的壓力,團隊的磨合,老闆的督促,都要自己吞下來。

Image of businessman with suitcase. Promotion concept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有一年年底,大中華區的老闆帶著團隊到台灣開會,我們包了三棟宜蘭民宿,訂了要排很久的美食,加上那幾天剛好有位同事生日,還加碼從台北送來一個超好吃的蛋糕,就當一切都順利美好的時候,財務長打來找大老闆,一陣討論之後,發現因為大家的預估不夠準確,最後收完訂單,一加總起來,發現業績少了幾百萬。

接下來,老闆的電話就沒停過,就算老闆用耳機聽,我們也隱約聽到電話那頭怒氣沖沖,一路到晚餐之後要切蛋糕了,老闆才拿下耳機,嘆了口氣,停了一會兒,才說,
「你們慶祝吧,我先上樓休息一下。」

那時候,我才了解,大老闆也會被罵,也有沮喪,也很憋屈。

於是之後,每次報業績,我必定除了預估,還要把風險解釋明白,誤差標明清楚,影響說明清晰,盡量減少失誤,就算真的有差錯,老闆也知道怎麼和上面說清楚。

我當行銷總監的時候,很羨慕總經理,卻從沒想過總經理這麼寂寞,有這麼多無奈,扛這麼多挑戰。

當品牌經理的時候,羨慕行銷總監可以決定主視覺什麼時候完稿,廣告什麼時候上檔;當品牌副理的時候,羨慕品牌經理可以決定報告什麼時候截稿,簡報什麼程度完成。殊不知,你沒有能升上去的時候,只能憋屈,以為上面的位子不會有委屈,但等你爬上去,才發現有新的憋屈,是還沒升上去的時候不會懂的。

不過,當你開始察覺老闆的憋屈,並幫助他減少憋屈的機會時,就是離向上一層不遠的時候了。

延伸閱讀

作者新書《下個十年,你在哪?:時時檢視目標,無懼打掉重練,10年10倍薪不是夢》,現已上市

本文經Betty Huang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職場』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