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兩會閉幕,習近平「兩個一百年」攻勢才要開始

中國兩會閉幕,習近平「兩個一百年」攻勢才要開始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相較於江澤民與胡錦濤在兩岸關係中所擁有的「辜汪會談」、「導彈危機」或「國共第三次合作」的歷史地位,習近平尚無重大的成績單,而他口中的「兩個一百年」政績時間線也即將到來。

中國的「兩會」才剛結束,從會前許多政治訊息判斷,中共在2019年仍面臨不少內外的政治壓力,這對未來兩岸關係將有許多挑戰與風險。

中共學界對於彼時蘇聯解體以及茉莉花革命爆發的原因都多所著墨,多數人同意經濟的衰退、對政治異議份子的寬容,以及對於資訊言論自由的開放,是導致威權政體解體的關鍵因素,為了避免「和平演變」與「資產階級自由化」的歷史覆轍再度發生,中南海深知「維持經濟成長」與「鎮壓內部潛在反抗勢力」,始終軟硬兩手。

另一方面,為了舒緩內部政治壓力,採取「輸出危機」的戰爭邊緣策略才是「理性下的不理性」的作為;維繫政權的正當性是可預期的理性選擇,不理性的出手才能搶回逐漸陷入被動的議題主導權,台灣問題與兩岸關係則是主要的戰場。除了享有地緣政治與銳實力操作的優勢外,就時機來說也有其急迫性,畢竟台灣又即將步入選舉高峰,去年九合一大選的經驗,也為北京未來的介入提供更多切入點。

就國際情勢來說,美中關係仍是最矚目的雙邊關係,由於特朗普及其國安財經幕僚都主張在雙方的經貿中採取較為強硬的立場,其政策內容也獲得多數民意的支持,這使得北京必須在美方的「結構性改革」清單中進行策略性的讓步,否則日益衰退的經濟指標以及接湧而至的社會矛盾,恐將直接衝擊習近平的權力基礎。道理不難理解,若無經濟成長帶來的財政動能,中共不僅失去維穩的龐大預算,也欠缺宏觀調控與穩定社會的國家能力。

AP_17325686638213
Credit: AP Photo / Andrew Selsky

就其內部的權力關係來看,習近平掌權以來權力鬥爭的傳聞未曾間斷。觀察江系人馬在胡錦濤執政期間握有龐大的政治關係網絡與經濟資源,為了避免自己陷入被架空的處境,習透遂過打貪與政治整肅來鞏固自己的權力,如此一來,不僅可以將江系綿密的權貴資本主義體系逐步摧毀,將其資源進行歸口管理;另一方面,也可將其掌握的資源收歸黨有,作為美中經貿戰經濟衰退的補貼,並借力使力建構其「數位極權主義」的基礎,不僅可以強化其對內鎮壓異議人士與箝制言論自由的工具,同時也是介入台灣民主政治與選舉的銳實力來源。

這個現象,可在近期百度創辦人李彥宏「被退休」的訊息中看出端倪。

百度、阿里巴巴曾經與騰迅號稱中國網路企業的「BAT」三本柱,由於百度這個全球第二大的搜尋引擎可以決定讓中國網民「找到什麼」,同時其後台也能掌握「哪些人過去找些什麼」,這對急欲建立以「社會信用評比」制度的領導階層而言,必然有其顧忌或是歸口管理的動機。不僅如此,李彥宏與江系關係匪淺,百度近年來主要的收益多來自「莆田系」的醫療廣告,再加上企業社會責任與相關情色APP引發「精神污染」的爭議,李彥宏走向馬雲「被退休」的下場就不難理解。

5186169609_749bc31f8f_b
Photo Credit:Kevin Krejcii CC BY 2.0
著水藍西裝外套者為百度創辦人李彥宏

中共中央在兩會前夕以「加強黨建」的名義,要求黨內不得進行「低級紅、高級黑」的「偽忠誠」與「兩面人」的行為,這樣直白的政治要求在近年來實屬罕見,這顯見了在面臨內外的各項政治與經濟社會壓力下,維繫黨中央與習核心領導為當務之急,面對各項風險與挑戰有些話如果「說不好」或是「不好說」,那就乾脆不要說。

更值得關注的是,相較於江澤民與胡錦濤在兩岸關係中所擁有的「辜汪會談」、「導彈危機」或「國共第三次合作」的歷史地位,習近平尚無重大的成績單。「兩個一百年」是習近平自己十九大政治報告中宣稱的時間序列,面臨即將到來的2021年中國共產黨成立的「第一個一百」,中共必須有所作為,而相較於棘手的國際情勢與經濟社會問題,兩岸關係雖無迫切處理的必要,但卻能反應各項主場優勢與即時的政治反餽。

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週年,又適逢台灣的選舉熱季,中共除了透過外交打壓與軍事威懾的手段達成「三戰」(法律、心理、輿論)的目標外,透過各類第五縱隊與代理人所散佈的假新聞也將頻繁出現,在這樣的情勢下,政府必須讓台灣公民社會清楚理解「三道安全防護」的具體政策內容,否則就將面臨門戶大開被對手長驅直入的後果。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張宇韶』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