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竊知識產權的「白手套」?美國打壓華為的五個理由

盜竊知識產權的「白手套」?美國打壓華為的五個理由
Photo Credit: Reuter/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客觀而言,美國大部分企業與華為沒有構成激烈的直接競爭關係。因此,在這個意義上,美國狙擊華為頗有點為整個西方世界出頭的意味。

從2018年開始,美國不斷向西方盟國施壓壓力,要求它們在電訊建設中排除使用以華為設備。最近美中貿易戰似乎有一定進展,但沒有緩解美國打擊華為的力度。即使貿易戰能結束,華為問題依然是中美之間無法規避的鴻溝。

綜合而言,美國打壓華為有五個理由。

孟晚舟案背後

第一,美國認為,華為不是一個如自己聲稱的「獨立」的私營企業,背後有中國政府的支持和控制。美國2012年對華為的調查,就主要圍繞華為與中國政府的關係。華為不是上市公司,財政結構與內部運作高度不透明。甚至有人懷疑,華為之所以能生產價格較低的產品,不(光)是因為勞動力低廉和「員工勤奮」,還因為中國政府給了補貼。實情如何,由於華為財務不公開,外人很難洞悉。孟晚舟作為華為的CFO,大概最有資格回答。美國如能引渡孟晚舟,估計能從她身上得到不少信息。中國之所以出盡外交壓力要「救回」孟晚舟,恐怕這也是一個原因。

第二,美國認為,華為在很多方面擔任了中國的「白手套」,比如對伊朗出口科技禁運品。孟晚舟一案就是以此為突破點。

孟晚舟引渡案在法律上有不少弱點(特別是美國長臂管轄權和事件過於政治化兩個點上),控方勝算最多也只有一半而已。孟晚舟被成功保釋也證明加拿大的司法獨立可靠。但中國沒有打法律戰的耐性。

AP_19065647279251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據說,孟晚舟案引起「習大大」震怒,或許可以解釋為何中國展開暴風疾雨式的政治報復。中國顧忌貿易戰,不敢把怒火發在美國上,轉而針對此前一直比較「親中」的加拿大。中國不但在外交和輿論上開足火力攻擊加拿大,還接連抓了兩位加拿大人,把一個加拿大毒販改判死刑,造成風聲鶴唳的效應,向加拿大施壓。中國的如意算盤是通過施壓加拿大釋放孟晚舟,或者加拿大施壓美國不要提出引渡令。

但即使如此,西方傳媒不乏同情華為的聲音,認為抓孟晚舟太過「政治化」。就連加拿大也有不少政客同情華為。比如駐中國大使麥加廉(John McCallum)認為加拿大應該與中國合作,因此被要求辭職。

無論如何,現在甚至可以斷言,孟晚舟所涉及的伊朗制裁問題,在整個針對華為的風潮中,反而可能是相對最無關重要的理由。

思科侵權案後的兩宗案件

第三,華為涉嫌「大規模盜竊」美國(與其他國家)的知識產權。十多年前,華為侵權思科(Cisco)的案件沸沸揚揚,在行內廣為人知。華為的路由器和交換機上用了思科的源代碼,就連錯誤和註釋行也如出一轍。華為辯稱只是某個員工不慎用了「共享軟件」。由於證據確鑿,思科勝訴。這給華為帶來非常不好的聲譽。

但自此之後,有關華為「盜竊」的控訴並不多。最近才出了兩個案例,但都有可供質疑的地方。

1. 盜竊機械人技術?

第一個案例是T-mobile案,美國司法部在正式提出引渡孟晚舟的同時,還將起訴華為「盜竊」T-mobile美國公司知識產權的10項控罪。

T-mobile一案,美國指控華為員工在使用T-mobile實驗室裡的機械人測試華為手機的時候,多次違反實驗室規定(比如帶沒有授權的人進入實驗室),甚至把機械人的手臂偷出實驗室,把資料送回中國研究。美國認為,華為偷竊T-mobile的機械人技術。

從硬證據而言,華為員工違反實驗室使用協議大概是事實,但其目的到底是偷機械人技術,還是如華為所言,是為了調試自己的手機更容易通過T-mobile 的測試,看來還是後者更可信。

T-mobile本身是電訊公司,不搞機器人。這個投入重金研發的機器人(其實是機械手)長時閒不閒斷地用一個「機械手臂」點擊手機螢幕,模擬手機用戶各種操作,觀察記錄手機反應,以測試手機的可靠性。從T-mobile發佈的Youtube視頻可知,這個機器人其實是愛立信的產品。T-mobile投入重金研發的是具體如何用測試手機性能的軟件,即有什麼測試項目,測試流程如何,測試標準如何等等。這當然都是T-mobile非常重要的投資。

但華為工程師似乎對軟件不太關心,注意力集中在硬件上,他偷了機械手臂去研究,但這並非T-mobile重金投入的地方。根據華為的說法,是華為手機對機械手臂的觸碰不靈敏、不準確,因此過不了T-mobile的測試。於是懷疑和機械手臂(實際上是手臂上的「指頭」)有關,於是希望得到硬件資料,能在自己的實驗室模擬,改進華為手機。

當然不排除T-mobile對「指頭」做過優化的可能,但這肯定不是T-mobile機器人的重點。因此,認為華為刻意要偷T-mobile的機器人技術,這很難說得通。

就此事,T-mobile曾在加州法院起訴華為,最後雙方達成民事和解。華為的解釋是「工程師的個人行為。」但工程師當時也沒有被追究責任,顯示這件事並非如何了不得。

這次美國司法部轉用刑事檢控,是因為掌握了華為的內部電郵,認為這是華為公司系統性的行為,不是「工程師的個人行為。」如果屬實,這當然有理由起訴,當事人要承擔責任。但即使如此,認為華為目的是「盜竊了T-mobile的機械人技術」 ,提高自己的機械人技術還是很難成立的。

2. 盜竊玻璃技術?

在Akhan公司案中,美國初創公司Akhan據說掌握了製造比美國康寧公司的「大猩猩玻璃」薄800倍,強度反而強一倍的新玻璃技術。但技術生產出產品是為了賣錢,Akhan聯繫三星華為等手機製造公司,提供樣品測試。

Akhan的指控是:第一,華為沒有按照協議在兩個月內歸還樣本,在屢次催促下,過了半年才歸還。第二,Akhan要求華為不能用「損害樣本」的方式測試,但樣本歸還時,發現樣本已裂為幾塊,還有一些碎片不知所蹤。第三,Akhan從華為方面得知,樣本曾經送到中國檢測,而事前Akhan提醒過華為,進出口要遵守美國高科技出口限制的規定。事後,Akhan向FBI彙報,FBI認為玻璃曾經受高能激光照射。於是Akhan和FBI認為,華為有意盜取玻璃的知識產權。

目前案情都是新聞報導的片面之辭。假定彭博報導的事實屬實,要認定華為「偷竊美國知識產權」,尚有很大疑點。

在這些指控中,華為沒有按時歸還樣本看來是確鑿無疑的,屬於不守承諾。

但第二點,Akhan要求華為不能用損害樣本的方式測試樣本,卻令人感到疑惑和不合理。因為作為手機螢幕的玻璃,其耐磨性、承受衝擊力、應付強酸強堿腐蝕等都是重要指標,測試當然存在損壞樣本的風險,怎麼可能要求測試能損壞樣本呢?至於用高能激光照射之類,由於太專業,很難憑藉彭博報導的隻言片語去分析。

第三點更加奇怪,由於報導語焉不詳,目前無法肯定Akhan是否明確指出該玻璃是禁運品,還是Akhan只是一般性地提醒華為進出口規定。但Akhan既然找上華為,就希望華為能用上自己的產品,那麼華為是否只能在外銷的手機中用這個玻璃,在中國國內的華為手機就不能用呢?是否只能在中國以外生產這種手機?這顯然都不太可能。而且,如果這個技術真的是禁運品,那麼Akhan不是平白把機密送給華為?

從報導看,華為員工在與Akhan的交往中,絲毫沒有想像中的間諜那樣謹慎,比如把樣本運到中國檢測就是華為員工主動告訴Akhan的,之後與Akhan的接觸也沒有特別避忌。這不太像是蓄意「盜竊」的態度。

咬定華為「盜竊」有失公平

當然值得指出,華為在國際商業往來中,很多員工的行為不謹慎,這為人詬病。在上兩案例中,不論目的是不是真的「偷竊美國知識產權」,光是違反協議這點就足以讓人產生巨大的不信任。美國還提出,華為公司公然鼓勵這種盜竊行為,給成功的「盜竊者」發放獎金。這需要更多的證據(以及華為方面的回應)去證實。但在中國也不少類似的傳聞,空穴來風未必無因。

華為把這些行為一概歸結為「員工自發」的行為,這個願意信的人就會信。而且即使屬實,其企業文化也需要改進,否則難以令國際有信心。華為有必要改正這種處事方式,但憑以上兩個案例,就咬定華為靠「盜竊」取得進步,這也有失公平。

5G技術發展

第四,華為在電訊網絡產業後來居上,開始時候憑低價成功搶佔國際市場,現在華為在5G技術上已有國際領先水平。華為的成功將威脅西方的產業市場。

但客觀而言,美國大部分企業與華為沒有構成激烈的直接競爭關係。比如在5G產業,華為在通信基站的競爭對手是兩間北歐企業,愛立信和諾基亞。整個美國沒有像樣的設備商。反而在芯片方面,華為還嚴重依賴美國的高通等芯片商。美國的電訊商,比如Verizon和AT&T等,則是潛在的客戶與供應商的關係。在美國與華為構成激烈競爭的,只有網絡骨幹設備提供商思科。因此,在這個意義上,美國狙擊華為頗有點為整個西方世界出頭的意味。

第五,由於5G將會前所未有地改變社會生活方式,華為設備如果安裝後門,則會嚴重影響國家安全。這在2017年中國制定《國家情報法》之後更增加了擔憂。該法第七條規定:「任何組織和公民都應當依法支持、協助和配合國家情報工作。」第十四條規定:「國家情報工作機構依法開展情報工作,可以要求有關機關、組織和公民提供必要的支持、協助和配合。」

在《國家情報法》方面,華為常務董事丁耘去信英國國會聲稱:華為公司「從未使用,也絶不會」使用其設備來協助間諜活動,並稱中國外交部已表明,《國家情報法》並非要求任何企業去「安裝後門、竊聽」,其相關法律條文對中國公司的海外子公司和員工不具有境外法律效應。

但這些釋疑無法說服美國,也很難令人釋疑。於是現在華為的「水軍」的策略,轉成了如果外國用華為設備,美國就無法設置後面監聽,所以美國才「氣急敗壞」。

值得指出的是,在信息安全的問題上,中國宣傳也有問題。一個是把5G吹捧得太狠,一個是把華為吹捧得太高。把5G說得這麼核心,這麼重要,又說華為在5G上這麼一覽眾山小。外國要不擔心才怪呢。在這兩個問題上,華為自己倒是很低調,任正非說5G沒有這麼厲害,又說華為還要依賴外國技術。但禁不住國內媒體狠狠吹。

結論

華為創立人任正非在接受BBC獨家採訪時說:「美國不可能摧毀華為,即使美國去說服更多的國家暫時不要使用我們的設備,但我們也總能把這個規模影響縮小一點,變得很小。西方不亮東方亮,黑了南方還有北方,美國不能代表世界。美國只代表世界的一部分。」

但如果不只是美國,而是整個西方世界拒絕華為呢?華為顯然無法承受這樣的後果。最近,華為在加拿大和美國發動訴訟,轉守為攻,正要最後一搏。法律行動能否和中國的政治壓力雙劍合璧,逆轉局勢,我們拭目以待。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黎蝸藤』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