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vel隊長》貝兒娜森有歧視白人男性嗎?

《Marvel隊長》貝兒娜森有歧視白人男性嗎?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Marvel隊長》貝兒娜森所批判的,是少數族裔與弱勢性別,難以獲得足夠的注意與機會。然而,屢屢將矛頭指向「白人男性」。卻讓原本的議題,焦點出現嚴重的模糊。

文:鹿ㄦ

Marvel隊長》(Captain Marvel)是由漫威(Marvel)影視製作,即將上映的漫畫改編電影。然而,這一部以女性為主角的超級英雄電影,卻遭遇了大量負評。許多攻擊性的言論,直指著Marvel隊長的扮演者,貝兒娜森(Brie Larson)而來。

網路媒體Huffpost調查了影評以及二次創作圈,認為這些挑釁言論,主要針對貝兒娜森本身是個女權提倡者。這使得《Marvel隊長》被推上了性別議題的浪端。

目前,Rotten Tomatoes已調整了系統,試圖制止用戶的擾亂行為。

「我是說在座的各位,都是……。」

無庸置疑,貝兒娜森是最為矚目的新時代演員之一。在2016年時,便以電影《抖室》(Room)榮獲奧斯卡金像獎。她在劇情中扮演一名遭受暴力,守護孩子而堅強無比的女性。

不過,事業上的成功,可沒有讓她得以順利抵擋輿論的攻擊。

貝兒娜森所收到的批評,都指向她近期的訪談或發言。在接受Marie Claire雜誌採訪時,貝兒娜森期許一個更加包容的媒體群體,因為現在「白人男性已然占據了這個圈子」。

在一場頒獎典禮上,她再度論及評論界女性與男性數量的懸殊。並稱自己「不想聽到一個40歲的白人男性,嘮叨著他不喜歡《時間的皺褶》(A Wrinkle in Time,一部奇幻片)。這部電影不是為他拍的,我想知道更多膚色、年齡、族裔的女性對此片的看法」。

她補充,「我不是針對白人男性,這些都只是事實。」

Marvel隊長她本人。
AP_18165251866009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貝兒娜森於Crystal + Lucy頒獎典禮

事實上,這只是整段訪談中的一小部分。貝兒娜森稱她後來與一些電影評論家進行交談,才發現有色人種與女性,都表示自己並未獲得足夠的重視。原來,同樣身為女性的她,在整個行業之中已是個足夠受眷顧的幸運兒。

她表示,「我現在得到了《Marvel隊長》的角色,那應該善用這份力量,將議題連結起來」。

在典禮的部分,貝兒娜森再次抨擊了媒體與評論界中,多元性不足的現象。「如果這一部電影,主要的客群是少數族裔女性。但這些女性,卻有可能無法發聲」,她說。

「貝兒娜森小姐,我覺得不太舒服。」
1*PsrrTRYDmyXJoA4SjqKSVQ
Photo Credit: 漫威工作室
漫威《復仇者聯盟3》海報

貝兒娜森所批判的,是少數族裔與弱勢性別。在電影產業中,難以獲得足夠的注意與機會。並且質疑原本應當反映民意的影評與報導,缺乏足夠多元的觀點。她認為自己應該負起責任,藉由《Marvel隊長》這部廣受矚目的超級英雄片,將這份想法傳遞給公眾。

然而,屢屢將矛頭指向「白人男性」。卻讓原本的議題,焦點出現嚴重的模糊。甚至於給觀眾留下一種印象——貝兒娜森在譴責這些又白又有權有錢的男人,壟斷了荷李活的權力。他們對多元化毫無熱情,奪走了原本屬於少數族群的資源。

矛盾的是,這正是弱勢族群運動所批判的一點。那就是不應該因為這個人的性別、種族、性取向,投以特殊眼光或差別待遇。但貝兒娜森此舉,卻賦予「白人男性」某種特殊的標籤。被型塑成整天坐擁特權、尸位素餐,並不是真正靠實力與能力上位的這樣一群人。

「這個味道……是『歧視』的味道!」
1*0cbiF0I8OboScB6UpYkRcg
Photo Credit: Rotten tomato
被撤除期待評價的《Marvel隊長》頁面

攻擊貝兒娜森的論點,都十分地類似。那就是認為她歧視白人男性。不只是影評網站Rotten Tomatoes,連一些匿名性論壇如4chan,也發起「抵制Marvel隊長」的活動。

根據報導整理,有些評論稱,他「受夠了貝兒娜森這個超級正義魔人(SJW,Social justice warrior)」。有的悲嘆,「貝兒娜森的意思是,男人不需要出現在這部電影裡」。另外有人則認為,貝兒娜森打著女權大旗。實際上,卻充滿種族主義與性別歧視,對白人男性尤其充滿敵意。

誠如衛報對此事的評論,對於性別議題鍵盤俠(尤其是親愛的「男權」倡導者們)而言。任何風吹草動,都足以讓他們瞬間高潮。貝兒娜森的做法,讓這股火苗瞬間地燃燒起來。並讓更多的群眾產生疑慮,質疑是否只是在伸張一種新的特權,並沒有妥善地談論原有的問題。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自己遭遇過的痛苦,理當不應施加於人。男性與女性、強勢與弱勢族群。任何性別或膚色,裡頭都有作惡者也有善人,有努力不懈且奮發向上的人,也會有「薪水小偷」。所有人都不該因為某個標籤,被社會差別性的對待。

貝兒娜森的初衷,或許是對於所處環境的反思。她指出了少數族裔與弱勢性別,缺乏舞台與機會的困境。但是,扣出「白人男性」的大帽子。卻讓原本的議題,迅速地模糊化,嚴重失焦。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鹿ㄦ的medium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