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歷史教育(三):誠實的記憶,是今日身分認同的基石

德國歷史教育(三):誠實的記憶,是今日身分認同的基石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何去闡述歷史,不論對政府還是人民都存在挑戰,聯邦公民教育中心建議,嘗試從事件的表象向下觀察,結合個人生命經驗,與歷史產生連結。

文:陳宥喬(國立政治大學東亞所研究生)

重塑民主與思辨價值:聯邦公民教育中心和以色列教育旅行

德國政府有不少推進轉型正義和深度歷史教育的機構,例如「記憶、責任與未來教育」基金會(Stiftung "Erinnerung, Verantwortung und Zukunft"),2000年由國會通過成立,目的是推動青年項目,鞏固德國政治與社會記憶的現有成果。在聯邦層級有一更為重要的推手,是總部位於波昂的聯邦公民教育中心(Bundeszentrale für politische Bildung)。它重新建立戰後德國社會的民主價值,這份傳遞民主價值、勿忘過去的信念經過一代又一代,逐漸根植在人民心中。

聯邦公民教育中心屬於德國內政部,於1952年創立,最初成立的名稱是聯邦鄉土服務中心(Bundeszentrale für Heimatdienst),第一個10年的任務受到聯軍影響,專注讓人民拋棄舊有威權時期的價值,重新接納民主。1963年更名至今日的名稱,擴展的業務轉往塑造全新的公民社會。現任執行長克呂格(Thomas Krüger)是東德出身的人權運動家。

如今聯邦公民教育中心不只專注於傳遞民主價值,也同時結合政治、社會、文化、經濟層面與民主之間的互動,在各邦設有分支,使中央的事務與地方有所連結。「我們不是以一個龐大的整體,站在聯邦的高度來指示地方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而是與他們保持互動,」一位政策部門的職員表示。

DSC_1009_1
聯邦公民教育中心外觀|Photo Credit: 陳宥喬攝影

這麼龐大的公民教育機構,要如何避免執政黨單獨控制?職員表示有兩個原則,一是依照憲法賦予的基本權利,遵循憲政價值以保證服務能夠創造和展示多元觀點;另一個是制度上的設計,擁有根基於科學的諮詢委員會(Advisory Board)和體現政黨分布的託管委員會(Board of Trustees)。

諮詢委員會人員組成由委員會提名、內政部任命,內有12位研究人員來自德國各地的大學和機構,定期評價業務,給予建議,它是諮詢性質,但同時具有科學基礎,內含多元觀點。託管委員會則是22位來自國會所有黨派的成員,席次分布體現國會政黨比例,隨著四年一度的國會選舉而輪替,它也擁有評價業務的功能,同時反映國會黨派之間的張力。

這些專家的政治傾向是否會影響到他們的諮詢結果?職員解釋,當然他們各自有其政治立場,但聯邦公民教育中心更重視他們擁有國內外認可的研究資歷,再來才會去看這個人的政治傾向,除非他不崇尚民主價值;至於託管委員會,政治傾向的重要性自是首位。這個機制保證中心業務在與兩個委員會持續的對話之下,擁有科學和政治上的平衡。

普及知識亦是聯邦公民教育中心的重心。在財務是由稅金支持之下,在內部商品區販賣橫跨各類主題又非常低價的出版品,金額從1歐元至7歐元不等,另有針對不同年齡層學生的免費出版品,亦有線上版,提供給學校作為課堂素材。為了吸引年輕族群對政治產生興趣,他們運用社群媒體WhatsApp每日推播新訊,在Youtube上傳自製短片。

DSC_1017
針對不同年齡層學生的免費出版品,左上Hanisausland漫畫是教育8至14歲孩童基本的政治制度;左下Fluter是青少年雜誌,主要關注文化、社會軟性議題;右上InformationenzurpolitischenBildung老牌雜誌發行逾60年,提供關於政治社會議題完善的資訊;右下AusPolitik und Zeitgeschichte(APuZ)期刊適用於大學以上的學術研究,公信力佳,常被引用於研究生的論文|Photo Credit: 陳宥喬攝影

在教育民眾納粹大屠殺對於社會的意義,聯邦公民教育中心表示和歷史研究的革新歷程並進,現今從不同角度展示大屠殺的影響,不是只關切德國,而是一個以歐洲整體視角去看,比如更大規模的屠殺是發生在東歐而不是在德國。

為了年輕世代的教育,他們發起Mapping memories計劃,追蹤後冷戰時期歐洲各國的文化紀憶和歷史詮釋,使用許多方法像是開設夏季學校或圓桌會議,以促進歐洲歷史教育者之間的連結。為了漸少國家之間的偏見和刻板印象,他們組織在以色列和東歐紀念遺址的活動及教育旅行。

受訪的兩位職員特別介紹,以色列教育旅行從1963年開始,至今已超過50年,透過從學生、老師、記者、學者、到政治人物不同群體將近260次的訪問,每團限制人數並確保成員性別比和多元背景,批判性思考德以政治、文化和歷史議題。多年的努力使得今日的移民社會和年輕世代能以更開放的心胸,開啟新的德以關係。

如何去闡述歷史,不論對政府還是人民都存在挑戰,聯邦公民教育中心建議,嘗試從事件的表象向下觀察,結合個人生命經驗,與歷史產生連結。歷史,不只是一個抽象的事實,它對現今的生活必產生影響,隨著數位媒體的普及,了解過去並不是難事,「你完全可以從不同角度的敘述,結合我們提供的資訊,綜合後做出你個人的判斷。」

誠實的記憶永不停止

根據《時代周報》(DieZeit)在2010年訪問14歲以上德國公民的民調,平均七成人民對於納粹執政時期的歷史感到興趣,並且有意願多加瞭解,四成七的家庭曾討論過這段歷史。報導發現,承認大屠殺是德國社會集體罪責和為大屠殺感到羞恥的比例,隨著年齡層下降而呈現增加的趨勢。報導認為,戰後第四代對於曾祖輩的情感聯繫逐漸消失,因此可以想像他們的家人對大屠殺負有責任。

然而,《時代周報》也提出了警訊,這是否代表有遺忘這段歷史的危機,或是更能不帶偏見去理解這段歷史?報導表示,或許是兩者並存。

關於大屠殺歷史教育的未來,受訪者皆提及另類選擇黨(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的崛起,不僅對於德國的民主體系帶來新的挑戰,對納粹統治時期的歷史詮釋也是如此。另類選擇黨黨主席高蘭德(Alexander Gauland)曾在2018年青年團黨代表大會宣稱,「希特勒和納粹,不過是德國千年成就上的一粒鳥屎。」企圖淡化納粹罪行的言論引發各界反彈。

聯邦公民教育中心職員表示,在這個情況下展現他們正在做的事更為重要,呈現社會的不同觀點,當然他們也會劃下一條不容越過、不許傷害民主的紅線。「現今的德國是一個移民社會,來自不同背景的人們居住在此,這是一個民主社會健康的表現,向人民提供所有觀點,而不是以某個黨派的立場為圭臬。」

柏林文化計劃基金會發言人達馬羅斯語重心長地說,高蘭德的言論會傳遞給大眾一個訊息:這段歷史不重要。「我們從二戰後至今花費如此大心力去記得這段歷史,恐怖政治地形館的前身是1987年才開始形成,已經是二戰結束後40年了,這個過程經歷相當久的時間。如今光在柏林,就有超過300個場所回顧這段歷史,光是我們這個小小的地方,每年參訪人數就有130萬。在整個德國,我們有許多重要的博物館和紀念遺址,我們為何要停止這一切呢?」

DSC07311
恐怖政治地形館外近兩百公尺的柏林圍牆|Photo Credit: 陳宥喬攝影

如同聯邦總統史坦麥爾在同性戀受難者紀念碑典禮上所說,「誠實的記憶,是今日我們身分認同的基石。」("Honest remembrance is a cornerstone of our identity today.")多數德國人還是懷有「勿忘過去」的信念,繼續走在歷史省思的道路上。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