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奧斯卡最佳影片】《綠簿旅友》與《毒行俠》:真實改編也要政治正確

【2019奧斯卡最佳影片】《綠簿旅友》與《毒行俠》:真實改編也要政治正確
《幸福綠皮書》劇照,Photo Credit:CatchPlay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真實事件改編的《綠簿旅友》與《毒行俠》並非犯罪故事,基於現實的創作在簡單的故事中,傳達出深刻真摯的意涵,清新小品卻能展現規模宏大的格局抑或政治意味。如何讓現實人生變得有趣又不失真,也是一門拍片的學問。 

幸福是什麼?是功成名就、位高權重、財富豐厚?是一段跨越種族、膚色、階級與社會藩籬的動人情誼;還是珍惜時間,享受天倫之樂,把家人放在第一位?

甫拿下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原著劇本、以及最佳男配角(Mahershala Ali)的《綠簿旅友》,以及另一部也改編自真實事件的《毒行俠》似乎提供了某些選擇。

公路電影總是有著莫名的特殊吸引力,片中主角獨自一人或與同伴輕裝便行,開著破車還是搭坐巴士,帶著浪跡天涯的浪漫感。沿途陌生的風光景點,行程中偶遇的各種人物,彼此相濡以沫的友誼,觸發了心靈洗滌而產生久違的感動與溫暖。只因「世界上有太多不敢踏出第一步的寂寞人。」

很巧合的,真人真實故事改編的《綠簿旅友》與《毒行俠》都充滿公路電影的味道。

入圍2019年奧斯卡五項大獎的傳記電影《綠簿旅友》,由彼得法拉利編導,維果莫天森馬赫夏拉阿里主演,電影主軸圍繞著種族歧視、刻板印象、世俗偏見、人際關係及人性尊嚴等議題,劇情流暢飽滿、敘事節奏佳、角色鮮明立體、演員互飆演技、剪輯寫意扎實、音樂動聽悅耳、創作感動金句、故事動人省思、嚴謹中帶著詼諧輕鬆。

最特別的是兩人的雙向影響,而非單方向的透徹大悟,已獲得金球獎音樂或喜劇類與製片工會獎最佳影片的肯定,同時問鼎小金人也不負眾望地目標達成。

電影描述1962年代的美國,個性南轅北轍,生活背景差異極大的非裔美籍鋼琴家唐薛利與義大利裔白人司機東尼,兩人從起初的互相看不順眼、文化衝突、價值觀對立、唇槍舌戰的鬥嘴、無法接受對方的個性與行為,到巡迴演出的兩個月旅程,彼此放下偏見,逐漸理解、信任與包容,相互幫忙與支持,最終成為超越種族、膚色與社會階級的摯友。這種平淡相處中逐漸培養友情的真實情感,令人動容;文化與種族融合的激盪,也讓情緒更豐富。

片名的「綠皮書」是指1960年代美國專為黑人出版的旅遊手冊,記載全美國「黑人友善」的旅館、餐廳、飯店、加油站等場所,白人則不受此限,是種族歧視與隔離制度下的產物。

電影中牙買加裔的唐薛利是享譽國際的鋼琴音樂博士,學識教養優異、品格操守自律、裝扮優雅得體、行為舉止有禮,卻因為膚色而無法任意自由的買西裝,不能隨意進入酒吧,被白人警察無理對待,也沒辦法住在喜歡的旅館。

這趟公路旅行其實隨處可以見到社會的刻板印象。雖然名流政商特別邀請黑人音樂家演奏,看似眾人簇擁歡呼的熱烈掌聲裡,卻能夠在戶外廁所與隔離餐廳等事項中,看到了當時白人內心真實的偏見,與殘酷傷人的行為,更將白人權貴階級的歧視與虛偽表露無遺。只要膚色對了,職業與國籍都不重要,「暴力不會讓你戰勝,唯有保持尊嚴才會。」即使他是全美國最棒的鋼琴演奏家,仍嘗試用自己的尊嚴與音樂,得到外界的認同與掌聲。

MV5BZjkzZmIxODktOWRkYy00YjFiLThhZjAtNmE1
Photo Credit:CatchPlay

「如果我不夠黑,我也不夠白,我又不夠男人,那你告訴我,我到底算是什麼?我只不過是個被桎梏於城堡中的孤魂。」反諷的是,由於薛利良好的教養與品味體面的穿著,也使他與傳統黑人的既定印象格格不入,導致自己也無法被黑人社會所接納。

美國是外來移民的大熔爐,但長期發生種族歧視問題,所引發的暴力衝突也時有所聞,被指為電影《山水喜相逢》翻轉版的《綠簿旅友》,敘事手法並不顯得沉重,不流於說教或太濫情,也不會尖銳探討或批判種族問題,反而以風趣幽默的方式呈現敏感隱晦的衝突局面,又不至於淡化議題的嚴肅性。

編導更用朗朗上口的簡單台詞,將大時代下人性自私又殘忍的課題,潛移默化植入大家的心中,帶著扣人心弦的反思。「光有天才還不夠,唯有勇氣才能改變人心。」只是至今,這個世界仍然充滿了各種歧視。

而兩位演員成功的表演更是極為出色。特地增胖演出的維果莫天森,將隨性自在、任情肆意、重視情義超越金錢報酬的大老粗詮釋得非常討喜,絲毫沒有《魔戒》亞拉岡王子的影子。以《月亮喜歡藍》獲得奧斯卡男配角的馬赫夏拉阿里,讓看似高傲其實孤獨的藝術家變得立體又有溫度,完全不同於《紙牌屋》的捐客角色,這兩人共演產生的強烈火花及化學反應為電影增色不少。

MV5BZDE1N2U2MGUtM2JiNi00OTMzLTk2MjAtMmM0
Photo Credit:CatchPlay

對照看另一部也改編自真實故事的電影——89歲的克林伊斯威特幾乎每年都有新作品,也都保持穩定的品質與水平,所執導的電影風格精緻細膩,步調緩慢沉重。《毒行俠》的劇本構思來自於紐約時報雜誌,編劇由此發展出一個笑中帶淚,溫暖幽默的故事。近幾年克林伊斯威特特別喜歡改編真實事件,不刻意呈現英雄事蹟,把觀點拉回到個別小人物身上,發展出《打不倒的勇者》、《美國狙擊手》、《薩利機長:哈德遜奇蹟》等電影。

《毒行俠》有著《經典老爺車》的既視感,藉由細膩真誠的情感刻劃,克林伊斯威特把原本可能會傾斜成《玩命快遞》的劇本,變成一位耆老對於過往人生的回顧與省思。電影維持他一貫內斂的特色,節奏明快的風格、跌宕起伏的劇情,合宜適當的溫馨與詼諧,描述時間的惆悵感細緻入微,而他渾然天成的演技,率直沉穩又鋒芒畢露,真實演出主角的獨特性。在生命慢慢衰老消逝的時間河流裡,展現頑強的活力。

電影敘述克林伊斯威特飾演的老兵,個性固執自我,能言善道熱愛交際,時常與朋友聚會應酬而忽略家人,與家人疏離不合,連女兒的婚禮都沒出席,得不到家人的重視。

失業破產的他因緣際會擔任起載貨司機的工作,每次完成後都能得到優渥的待遇,雖然發現自己在運毒,但為了賺錢,他仍繼續從容運毒,數量多到創下墨西哥犯罪集團的輝煌紀錄,然而賺了很多錢卻仍被家人排拒在外。透過路途中接觸到的人事物,他重新思考人生,在家庭與事業間做出抉擇。當前妻病危時,他冒著生命危險,擅自變更運毒計畫跑回家陪伴前妻修補家庭關係,終於獲得前妻與女兒的諒解,享受久違的天倫之樂,擺脫孤老終身的宿命。

劇情精采豐富張力十足,起承轉合條理分明,角色生動有趣,深刻寫實的人生,故事充滿戲劇變化。拍攝手法平穩直述,從一個奇特的真實社會案件,探討了家庭生活、分齡世代、善惡界線、工作與家人等議題,結合多種衝突的元素,轉換為體諒會意的笑容,形成幽默、細緻與溫暖的圖景。

許多真實故事不可思議的情節比創作更光怪陸離,但將真實故事改編成電影並不容易,是真實完整呈現,還是大篇幅更動改寫,其中拿捏的角度與尺度非常值得深究。像改編英國小孩虐殺幼童的電影《Detainment》入圍奧斯卡最佳實景短片,就引發軒然大波。

真實事件改編的《綠簿旅友》與《毒行俠》並非犯罪故事,基於現實的創作在簡單的故事中,傳達出深刻真摯的意涵,清新小品卻能展現規模宏大的格局抑或政治意味。如何讓現實人生變得有趣又不失真,也是一門拍片的學問。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fanny』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