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結美中貿易戰露曙光:雙方起草「諒解備忘錄」要中國如何改革?

終結美中貿易戰露曙光:雙方起草「諒解備忘錄」要中國如何改革?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稍早特朗普曾對美國民眾表示,貿易協議「必須包括實質的結構性改變,以終結不公平的貿易行為」,不過中國分析家指出,中國要有結構性改變需要較長的時間。

美中貿易戰持續超過半年,最後的休兵期限3月1日前若未有共識,關稅將再提高,雙方日前進行第七輪談判,在過去數次談判中,仍有許多分歧,不過就在期限之前,今(21)日《路透社》獨家報導,雙方已經開始起草一份「諒解備忘錄」,內容涉及中國要向國外企業開放市場、強化智慧財產權的保護、人民幣的保值問題,甚至要求中國制定「評量機制」用以檢視中國改革的進度,專家分析,這些「難度非常高」。

《中央社》報導,美中貿易戰迄今已滿7個月,兩國高階貿易官員為解決貿易爭端裡最棘手的問題,已開始起草「原則性承諾」,本週將致力達成6項協議並研究解決貿易失衡的10項短期對策,雙方同意兩國之間作出的所有承諾,都將備註在這份備忘錄。

這兩個全球最大經濟體試圖在3月1日的最後期限前達成共識,假如協商破局,美國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開徵的關稅將由10%升至25%。不過美國總統特朗普也說,假如談判進展順利,他可能延長貿易戰休兵期限。熟知內情的消息人士表示,談判人員正在草擬6項「諒解備忘錄」,要求中國採取行動,就貿易和經濟政策進行結構性改革。

美中談判人員也在研究10項解決貿易失衡的短期對策,包括透過購買農產品、能源和半導體等產品,來減少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

以下為《路透社》整理雙方料將涉及的議題:

  • 強迫技術轉移和網路竊密

華府指中國經常強制要求外國企業轉讓技術和放棄智慧財產,但中國否認這類指控。美國希望中國確保不會透過合資企業要求、不公平的商業許可、產品批准規定和其他形式的手段向外國企業施壓,強制要求轉讓技術。

特朗普政府也指控中國從事並支持駭客和網路竊密行動,偷取美國企業商業機密,希望中國加強監管並起訴駭客。

  • 智慧財產權

美國說,中國的技術許可要求剝奪了美國企業掌握旗下技術的權力,要求中國強化相關法律與執法程序,以確保獲得許可的智慧財產不會被竊。華府也希望有更多違反著作權和其他智慧財產權者遭到刑事起訴。

  • 農業

華府要求中國向美國禽肉、牛肉和其他農產品開放市場,也希望中國對穀物出貨限制,符合參與世界貿易組織(WTO)的義務,美國也希望,中國加快批准新基因改造作物的速度,並要求中國解除對酒精和酒精生產的副產品乾燥酒粕開徵的關稅。

  • 服務業

美國財政部長梅努欽(Steven Mnuchin)要求中國向Visa公司和萬事達卡公司(MasterCard)等更多外國企業,開放金融服務市場。

中國已採取行動,將允許外國保險公司掌控當地合資企業,並預計在今年初公布指導方針。不過企業擔心,不透明的規定和當局專斷獨行,恐將持續阻礙他們進入這個全球最大市場。

  • 非關稅貿易壁壘

特朗普政府官員也反對中國以補貼、監管、許可程序、技術標準等方式作為對外的非關稅壁壘。他們認為,這些舉措是為了將美國商品拒於門外,或給予國內企業不公平的優勢。

  • 外匯

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去年大幅走貶,對抵擋特朗普加徵關稅做出部分貢獻後,梅努欽等美國官員警告中國不得藉由讓人民幣貶值來增加競爭優勢。

  • 削減雙邊貿易赤字

除了6項備忘錄,美中談判人員也在研究10項解決貿易失衡的短期對策。兩名消息人士說,中國除允諾購買更多美國農產品、液化天然氣和半導體等產品,也將調降美國製多晶矽的關稅。多晶矽是太陽能電池的核心原料。

  • 執行機制

美國有意為中國改革進程制定一套評量機制,倘若中國未兌現改革承諾,美國可重新對中國商品加徵關稅。特朗普團隊說,中國曾在改革結構性問題方面打破承諾,還說制定一套執行機制將可避免相同情況再現。

雙方要達成協議的困難點在哪?

《紐約時報》報導最困難、棘手的問題是,特朗普政府希望對中國繼續用來自政府和政府管轄的金融機構得大量資金,對中美存在行業競爭關係的諸多先進製造業領域進行投資的能力施加限制,這些領域包括商用飛機製造、半導體和人工智能等。

談判人員面臨的另一個挑戰是,雙方都將某些情況視為危及國家安全。中國一直不願意在互聯網上解除對Facebook和Goolge等一些最大、最成功的矽谷企業進入中國市場的限制,中國擔心如果沒有嚴格的審查,將很難對付從民主思想到色情內容的各種各樣的東西。

《中央社》報導,談判考驗在於特朗普是否願意接受一份解決貿易赤字、但允許中國延後「結構性改革」的協議,本月稍早特朗普曾對美國民眾表示,貿易協議「必須包括實質的結構性改變,以終結不公平的貿易行為」。

中國分析家表示,結構性改革需要時間。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張燕生說:「我們是行動緩慢的國家,需要有點耐心。」他舉例,中國加入WTO的協商,進行超過10年。

《聯合報》報導,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國際政治系副教授成曉河分析,目前談的協議大綱,有些涉及金融開放與匯率問題,有些是法律法規的體制問題,更多還需要重新立法,還涉及中共治國理政的傳統問題,要改變中國體制的,「難度很大」。

除此之外,任何協議內容將如何確定落實,也是個問題。因為北京長久以來對外來監督抱持警戒態度。

談判可能失敗告終,但備忘錄仍有關鍵意義

《大紀元》報導,美中同意以「備忘錄」(Memoranda of Understanding,簡稱MOU)的形式,記載達成的任何交易,以及在華府續行第八輪貿易談判,中共副總理劉鶴將率團來華府,與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E. Lighthizer)及財務部長史蒂芬・姆欽(Steven T. Mnuchin)再次面對面會談。

萊特希澤1月底在第六輪貿易談判結束後曾向媒體記者表示,美中正在討論呈現雙方最終交易的形式,不論哪種形式都不需要送到國會表決,其中一個可能選項是諒解備忘錄。由此判斷,MOU是萊特希澤希望約束中方未來行動的書面文件。

諒解備忘錄是一種比「君子協議」更正式的書面文件,係指兩個以上當事方之間達成的一種協議,表達各方的意向以及預期的共同行動方針。MOU的法律拘束力雖然不及正式協議或協定,但是並非全然不具有法律上的拘束力,它可以被理解為「簡單形式的條約」。

萊特希澤希望採取較不具法律約束力的MOU,有其理由,因為本次美中會談並不屬於關稅減讓或進一步市場開放的自由貿易協定談判,而是源起於美國對中共展開的301調查,諮商重點主要是中共長期以來的不公貿易行為。

《紐約時報》報導,依知情人士透露,美中談判官員在第七輪談判中僅「機械式地」將各自提出的清單合併在諒解備忘錄中,並以括號方式標註雙方分歧意見。從括號的數量巨大暗示,雙方仍存在「廣泛分歧」,意味著要達成實際的、全面的諒解仍有困難。

《天下雜誌》報導,消息人士提醒,這次談判還是可能以失敗告終,不過這些合作備忘錄依然是促使中國就關鍵議題簽署廣泛原則與特定承諾的重要一步。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李秉芳』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