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是圖書館館長,晚上是賣魚小販:緬甸最小圖書館幕後英雄

白天是圖書館館長,晚上是賣魚小販:緬甸最小圖書館幕後英雄
位於緬甸的圖書館(非本文ZO ZO所負責的圖書館)Photo Credit: LWYang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今,他管理著緬甸國內7間小圖書館,但依舊每天早上準時到圖書館工作,整理來自各地的捐贈書籍,或親自將書送到需要的人手上;晚上七點開始,再到市集街上賣烤魚,每月收入大約有30~40萬緬元,而其中有25萬緬元則是拿來繳交圖書館的房租。

編譯整理:館長

根據亞洲基金會 2014 年的調查報告,緬甸國內大約有5萬5千間登記在案的圖書館,但實際上,真正有在運作的卻不到5千間,而這些圖書館的館藏,平均是9百本左右,有些甚至只有幾十本而已。

緬甸最大的城市:仰光,在市郊附近的靜謐小鎮——永盛,一處看似民宅的一樓,周圍全被販賣蔬果、衣服的攤販給包圍,進去裡頭之後,這兩坪多大小的空間,其實是一間可以「只借不還」的私人圖書館,而這間圖書館的館長,是一個連小學都沒有畢業,年紀不到30歲的年輕人:ZO ZO。

因貧窮而失學的遺憾與淚水,如今成為他開設圖書館的契機

ZO ZO出生在緬甸中部,第二大都市曼德勒附近的一個小村落,在他小學4年級時,當時的緬甸還沒有實施國民義務教育,而以他們家裡的經濟狀況,父母親皆為受雇的農人,一個月的收入大約只有1 萬緬元,要養活家裡面的 7 個小孩就已十分吃力。

因貧困的家境而無法繼續學習和接受教育,當他回首這段過去時,臉上仍是充滿遺憾與悔恨。但如今,時代不同了,現在的緬甸從小學到高中階段是義務教育。

他那時念的村內小學,由於學生人數很少,每學年僅有 4 個人,授課的老師一個月也只會來一次,大部分的時間是讓學生自習,但光是教材費一個月就要1千緬元,所以他每天從學校回來後,還會到田裡幫忙,分擔工作以賺取學費。

升上5年級後,他換到更靠近市中心,班級學生有60人的學校,但每天卻要花上兩小時才能到學校,通勤的時間變得更長,學費再加上包括教材費、文具及制服等的開銷,光是制服的費用就等於他父母親3個月份的薪水,甚至連上學用的背包,都沒有錢買,只能用塑膠袋裝著書。最後他逼不得已,只能選擇休學。

然而就在那時,他的祖父告訴他說,就算不去學校,也不能放棄學習,看書也能吸收知識,於是便將手邊的幾本書送給他。無法繼續上學的他,白天就到田裡幫忙,到了夜晚跟祖父一起看著夜空,聽著祖父聊著一些關於宗教與政治,還有經濟的話題,雖然話題內容有些困難,卻是他回憶裡最快樂的一段時光。

ZO ZO的祖父,過去曾因從事蔬菜的銷售而存下一些財產,但當時的緬甸,正經歷軍事政權的統治,為抑制通貨膨脹,平時的買賣交易不能再使用高額的紙鈔,就連小額紙鈔的兌換也無法被接受,手邊所有的紙鈔財產,瞬間變成如廢紙一般,毫無價值。

經歷過這些之後,他的祖父便提醒他說,我們不知道未來哪一天,錢會突然變得毫無價值,甚至無法使用,但唯有學習後得到的知識,是能夠永久留在我們的腦袋瓜裡,所以我們要珍惜所有能夠學習的機會,只要你讀書,說不定哪天還可以改變這個國家。

ZO ZO在他13歲的時候,為了想解決家裡的經濟困境而決定到仰光工作,在仰光的餐廳裡工作,一天大約能賺進7千緬元,但他每天回到家後,不管再累都一定會拿起書本閱讀。

他把工作賺到的薪水,一部份交給父母親來貼補家用,剩下一部分都拿來買書,當手邊的書籍累積到數十本時,他想到何不將這些自己看過的書本,分享給其他想要閱讀的人,於是成立圖書館的想法便油然而生。

13433605384_49299ca85c_k
Photo Credit: Beyond AccessCC BY SA 2.0
位於緬甸的圖書館(非ZO ZO所負責的圖書館)
借的書沒還也沒關係,沒時間來借還提供外送

在他19歲的那一年(2008 年),他拿著辛苦存下來的錢,在仰光的市郊附近租下一個空間放書,當時仍在軍政統治的敏感時期,若將有批判性意味的書借給了軍人,是會立刻被警察給逮捕。於是,ZO ZO便將昂山素姬的書藏起來,在不被警察發現之下偷偷將書借出去,因此累積了一些讀者。

2011年以後,許多規定開始鬆綁,這些具爭議或批判性的書籍,已經能被大方地擺在外頭,在媒體的報導下,關於這間小圖書館的事蹟開始有更多的人知道,甚至也出現許多願意捐贈書籍的善心人士。

一直到現在,這間隱身在市街巷道內的小圖書館,兩坪多的空間內,收藏了3千多本書,類型從小說到專門的書籍都有。營業時間從早上9點到下午5點,任何人都能夠自由地到這間圖書館借書,更特別的是,沒有借書的期限,也不需要登記的手續,看似毫無規範的隨性作法,實際上95 %的書都有確實歸還。ZO ZO說,若是喜歡到不打算歸還,其實送給他也沒關係。

除了可以「只借不還」之外,他還為一些因為工作或生病,而無法親自前去圖書館借書的人,提供「外送」的服務。他相信,若能因為自己的舉手之勞而多增加一個喜歡閱讀的人,他從中所獲得的,是無與論比的喜悅、快樂。

他堅信自己身上背負著,要讓圖書館能繼續下去的責任

隨著圖書館的知名度越來越高,他並沒有從圖書館的經營上賺取任何的金錢,就連外面的邀約演講,他也堅持不收費,比起捐贈金錢,他倒希望是大家能夠捐書給他。

幾年前,一個住在附近的問題兒童,考上了曼德勒的大學醫學系,ZO ZO表示,他雖不認為這完全是自己的功勞,但他相信,若沒有這間圖書館,若不是靠著閱讀,那孩子是無法改變自己人生。

如今,他管理著緬甸國內7間小圖書館,但依舊每天早上準時到圖書館工作,整理來自各地的捐贈書籍,或親自將書送到需要的人手上;晚上七點開始,再到市集街上賣烤魚,每月收入大約有30~40萬緬元,而其中有25萬緬元則是拿來繳交圖書館的房租。

即便圖書館的工作看似毫不起眼,這間小圖書館的館主ZO ZO仍持續用自己的方式在推廣閱讀。他認為,緬甸的人民對於知識的渴求仍顯不足,鄰國的泰國,一直以來,都是以非常便宜的價格向緬甸購買天然橡膠,然後製造成各種商品並高價賣出,若是緬甸的人民能提升知識水平,就有可能逆轉這樣的情勢與狀況。

閱讀,所帶來的影響,不只是視野的改變,也包含了生活跟精神層面;而他也分享了至今影響他最深的一本書——李察巴哈的《天地一沙鷗》,對他來說,從小到大雖未曾離開過自己生長的地方,但透過閱讀,能讓自己的思緒像鳥一樣乘風翱翔,跟著書中的文字到世界各地旅行,看遍各種風景,他說:閱讀,真的是太美好了。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請見:白天是圖書館館長,晚上則是賣魚小販:緬甸最小圖書館的幕後英雄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