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小島蘭嶼,達悟族原住民的掙扎

天堂小島蘭嶼,達悟族原住民的掙扎
photo credit: 香港電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美麗的風景背後,蘭嶼上的達悟族如同其他原住民族一樣,承受著很長時間的壓迫不公和對現代化觀光化的掙扎。

文:葉家文 |圖:香港電台

香港人對蘭嶼的名字可能比較陌生,但對台灣年輕人來說,蘭嶼是近年台灣最新興的旅遊熱點, 一個有絕美打卡必選的拼板舟和藍到不可思議的海洋的「瘋玩」之選的小島。但在美麗的風景背後,蘭嶼上的達悟族如同其他原住民族一樣,承受著很長時間的壓迫不公和對現代化觀光化的掙扎。

1LanyuBoat_still13
地處偏陲 曾關押重犯

蘭嶼位於臺灣東南方外海上,在綠島和菲律賓中間,面積約大嶼山的三分之一。島上的原住民是達悟族人,常住人口約5,000人達悟文化語言與菲律賓的巴丹島相通,兩地是同祖同宗的,而蘭嶼因地處偏陲更保留了傳統的生活習俗和祭祀。

LanyuBoat_still19
招魚祭是他們每年最神聖最重要的節日。

日治初期,日政府禁止外人進島,至1923年日政府才設立蕃童教育所,後來國民政府接收台灣後又把政治犯和重犯關到蘭嶼島上。1967年,蘭嶼撤除山地管制,這個數千年來遺世獨立的小島才真正向外界開放。由第一次認識貨幣的使用,到現在到處都有WI-FI和7-11,人類數千年的發展,在這小島上都濃縮在短短60年內。

達悟人難忘「被殖民」傷痛

但對外界開放不代表就是平等進步,對很多達悟人來說他們只是一直被殖民,從日本到國民政府,偏遠小島上人口稀少的民族從來就是低端人口,明明在自己的土地上卻被蓋重犯場、死刑場,每個中年達悟人都可憶述那些經常聽到槍聲的午夜,或是曾被逃犯闖入家田中偷食物的經驗。

天堂小島淪為核廢場

到了1974年台灣政府開展「蘭嶼計劃」,以蓋罐頭工廠的名義騙過島上的居民在島上蓋核廢場,達悟人為此30年來不間斷地多番發起抗議活動,但仍無法阻止其落成,至今蘭嶼核廢場已接收台灣一半的低階核廢料,現時蔡英文上台後,因轉型正義政策而暫停運作 。

(編按︰台灣的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則曾發新聞稿表示,該會對外行文從未引用「罐頭工廠」,而施工地點的解說亦註明主辦單位為「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

猶記第一次到蘭嶼時被那藍得刺眼海洋和人文自然的美麗所震撼,沒想到轉了一個彎竟看到「核廢場」。完全無法想像在天堂美景的小島上竟聳立著一座放射性核廢料貯存場——一個強行建成的核廢場,刻著達悟人面對外界時憤怒排斥的永恆心結。

1LanyuBoat_still18
在美麗海岸旁的核廢場。
達悟青年返鄉守護拼板舟傳統

達悟人生性自由,長年與自然山海為伴,在達悟文化中處處顯露著數千年來與自然共生的傳統智慧,當中以地下屋跟拼板舟為達悟文化中的代表。隨著現代化,蓋在地底來抵禦每年颱風的地下屋已只剩下數間,並逐漸成為了博物館中的展物;拼板舟則仍因其功能性而仍「活著」,但拼板舟只能身傳,不能言授,甚至沒有藍圖。

1LanyuBoat_still17
拼板舟體驗是廣受觀迎的觀光項目。

拼板舟由最少22棵不同類別的樹所建成,不費一鐵一釘,以對樹木超卓認知而拼成。而當中使用的樹木不是隨意砍伐的,而是上一代的祖輩刻意種下來給後人造船的。要是有一代人缺席「造船的學習」,那拼造拼板舟的技術就會失傳,只能在展覽廳上看見。

LanyuBoat_still1
學習造拼板舟必須親手相授。

達悟族年輕一代既要離家接受現代的教育,同時又肩負起自身文化的傳承責任。《蘭嶼之舟》中的返鄉達悟族青年藍波安看著日漸減少的拼板舟,決心回家向父親學習傳統的造船方法,從生活了廿多年的台北回到小島,到山上,到海裡,重新當一個達悟人。

LanyuBoat_still16
藍波安正重新學習達悟的文化與語言。
完整影片:

節目簡介:
一連七集的《台灣故事》結合鄉土情調和人文關懷,帶觀眾走遍台灣島嶼,探討保育文化、鐵道記憶、獨立音樂、環境保護等議題,發掘不一樣的台灣。節目逢星期五晚上8時在港台電視31、31A播映,本集於2月8日播出。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 RTHK Screen將同步直播及提供網上重溫。

【歡迎讀畢完整《台灣故事》篇集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鄭家榆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環保』文章 更多『港台電視31』文章
Loader